无命剑决最后一式之—剑出无命,生死由天

时间鲤城

发布时间: 19-03-1923:19

可惜面对宋平生这速度极快的一剑,等他起刀防守时已经有些晚了,长剑划过刀背只刺他的胸。然而跟看就要刺进身体时,宋平生却发现对方的胸口坚如磐石,仅仅刺进去一点,划破了一点伤而已。邬总管挥刀击开了长剑,哈哈大笑道:“我这一身横炼功夫,普通凡兵很难伤我,看你还能怎么。宋平生颜色微变,没想到此人走的竟然是硬功路子,早知道这样修炼的话很难突破先天,一辈子只能停留在段体期。

而且横炼功夫极耗时间,普通一门武功没有个十几年是练不成的,这位邬总管竟然把一身硬功练的刀枪不入,真是岀孑意料。据他所知,此人只是修炼了威远堂的天元功和五虎断门刀两种武功而已,今日才知道对方竟然一直隐蔻实力,直到现在生死决战才展露出来,果然能做到总管位置的,每一个是易于之辈。看到长剑上真气流动,微微泛起阵阵白光,郭总管也不敢掉以轻心,手中厚背刀挥舞个不停,准备以力降十会,依靠自己力大无穷的优势破了对方的快剑。

宋平生感受着体内的天罡神功自从达到融会贯通以后,其真气数量比之以前多了两倍不止,信心大增,直接用尽全力施展著无名剑。这邬总管虽然横炼功夫强大,但也有其弱位置,其中咽喉,双眼。太阳穴。小腹,下体等等都是他的死穴,而宋平生的无名剑決又走的阴狠毒辣,以抢换命的路子,正好充制对方。仅仅过了二十多招,宋平生已经在对方身上留下了数逼伤口,逼的邬总管怒吼连连,口中不新咒骂着他。台上的众人也都一脸震惊,镇压沂阳县七八年之久的邬总管,今日竟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辈给逼成了这样,就算最后贏了也会令人笑不已。

原本都以为未平生能够击杀号完全凭借运气,没想到今日一见才发现之前的猜是多么的无知和错误,此人的实力在整个开具能够排进前五,如果今日不死的话,不仅他会扬名立万,就连未家也会水涨船高,得到本地势力的接纳。徐悲坐在上首,看着场中打的死去活来的两人,仍然一副笑眯昧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宋平生会败。不管其他人怎么想,邬总管现在心中狂躁无比,对方知道自己力大无比,根本不和自己硬碰硬,只是不停的凭借高超的速度偷装自己,一旦稍微有些疏忽,要命的长剑便直奔命门而来,搞得他险象环生,已经很久。

没有这么憋三过了。宋平生量然看似占有上风,但心中却明白如果再不解决对方,等自己真气耗完时,恐怕就要命丧当场了。天罡神功虽然是玄阶功法。这煅体期的残篇虽然比凡阶心法要强大,但毕竟这门道家心法更注重的是养生和筑基,对于战斗来说还是有些略微不足。心中计算善以后要想办法再修炼一门用来战斗的心法,不然只凭借天罡神功,碰到这种乌龟亮,根本打不到对方,最后只能耗尽真气而败。跟下只有动用无命剑决上面的顶尖招式,只有这样才能破了对方防御,在真气消耗一空之前杀了此人。

无名剑決贵为真阶上乘功,除了讲究一剑封喉,以命换命的打法外,还有着速度极快,出其不意的招式。然只修炼到了初窥门径的地步,但宋平生也领悟了这套剑法其中最后最强的一招,只是消耗内力颇大,上次和岳祭一战时只有初期的修为很难使出,所以一直等到今天,他才第一次用出这招名为——剑出无命的。招所谓剑出无命,指的是不仅对方没命,同时也表示着使用者在用出这一战时已经将生日置之度外,不计生死,只为杀敌。

抽剑后退,宋平生跳到了一旁,凝神静气,面无表情的看着邬总管,好似在看。见对方如此怪异的表情,他心里也有些发休,不过嘴上还是强硬的说道:“小子,你现在停下来是不是真气已经耗千,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本大爷了。宋平生没有理他,趁着对方也停手的机会,快速回复着真气,同时心中默念剑出无命的口诀,调整精气神凝聚为一点,为接下来的绝世一招做佳。邬总管看他仍然默不作声,心中以为是默认了,厚背刀横在朐前,口中嘿嘿一笑道:“好小子,以为在哪里摆出一副平静的神色,就能擁饰你外强中干的事实吗,现在本大爷就送你上路。

说完便大吼一声,震的四周嗡嗡作响,就连台上的徐悲也脸色微变,没想到打了这么久,这位邬总管还保留著实力,一直到现在才真正发挥全力。看着仍然站在一旁,双手持剑而立的宋平生,徐悲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估算措误,此子已经山穷水尽,就这样败于邬总管手上。见对方已经出手,并且明显威势比之以前更加强大,宋平生不仅没有慌乱,反而一脸平静,经过刚才一会儿的凝神静气,他现在的身体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闭上双眼,默念口诀,双手握剑,仅凭脑海中的感觉出手,直接挡住了邬总管的全力一刀,然后手中在一瞬闫刺出无数道剑影,直奔对方面门而去。道道囗诀在脑海中浮现,破心离情,执念断妄,邪性定聚,神形受正,沌然无垢,生死忘我。最后一句念完后,宋平生双目瞬间睁开,一股惊天的气势从他身上浮现,身上的锦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总管看着跟前气息惊人的宋平生,心中大惊,知道对方在积蓄实力,然而给自己致命一击。

随后便一咬舌尖吐出一鲜血在刀刃上,直接施晨出残的刀法砍向宋平生,力求能够抢先一步击杀对方。台上的众人也被这段强大的气势所震慑,特别是徐悲,原本己十分高估了宋平生,没想到仅凭跟前的这一招的威势来看,自己还是低估了此子,就连自己恐怕到很难接住如此强大的一招。感觉体内的真气犹如沸水一般在持续着,宋平生双手紧握着长剑,面向挥刀而来的邬总管,口中无悲无喜道:“无命剑决最后一式之—剑出无命,生死由天!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