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教育”从娃娃抓起?证监会联手教育部发文引热议

红星新闻

03-1820:23

3月15日,证监会与教育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证券期货知识普及教育的合作备忘录》(以下简称《合作备忘录》),称在学校教育中大力普及证券期货知识,推动全社会树立理性投资意识,提升国民投资理财素质,将投资者教育逐步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金融理财有必要从娃娃抓起吗?”“这是要教学生炒股吗?”一些家长认可应该让孩子掌握基本的理财常识,树立正常的金钱观,但也有人担心太早向孩子灌输投资理财的观念,会把孩子引向“拜金主义”的歧途。

其实这样的热议已不是头一次,有媒体甚至以“炒股教育从娃娃抓起”为题报道此事。红星新闻了解到,早在2017年证监会就推动上海、广东、四川、青岛、宁夏等20余个省、市、自治区开展试点工作,将投资者教育纳入中小学、高等院校、职业学校等各级各类学校的课程设置中,而民间的财商教育实际上早已开始“从娃娃抓起”。

▲两部委文件

两部委发文:

证券期货知识进入中小学教材 鼓励开设投资理财课

根据《合作备忘录》,教育部要推动证券期货知识有机融入课程教材体系——基础教育阶段在相关学科课程和教材中有机融入证券期货知识,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设投资理财课程;高等教育阶段,则鼓励有条件院校面向全体学生开设证券期货知识相关课程,鼓励设置金融类专业的院校加强与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的合作。

而证监会则统筹利用好各地证券期货投资者教育基地,免费向当地大中小学生和教师开放,提供必要的学生实训和教师培训服务;开展证券期货系列公益讲座活动,开发证券期货知识学习资源。通过双方共同规划,提升教师队伍金融素养,利用各类学校社团活动、夏令营、社会实践等创新证券期货知识学习、应用方式。

实际上在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的意见》中,就明确要求“将投资者教育逐步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先行试点”。

红星新闻了解到,近年来有的地区将投资者教育纳入中小学课程设置,编制了中小学普及金融知识教材;有的地区将投资者教育纳入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体系,作为选修课或必修课;还有的地区在继续教育、民族教育中进行了探索……涉及500多所学校,上百万学生。但在试点实践中也发现存在教材质量参差不齐、师资力量不足、学习资源有限等问题,亟需加强统筹规划和规范指导,《合作备忘录》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发。

▲理财课程教材

试点城市:

每两周一次课 授课多为语文老师

投资者教育在上海学校兴起的时间较早,具体表现为各种理财教育课程。早在2008年就有媒体报道一项面向初二至高二学生的青少年理财教育项目《理财有道》课程在沪启动,有30余所中学参与该项目,覆盖超过1万名青少年。《中国证券》介绍,2011年上海116所中小学的课堂率先开设金融教育课程,由浦东教育局与上海远东出版社联合开发了《金融与理财》教材。

广州被认为是国内首个将金融理财知识教育纳入到国民教育地方课程体系的试点地区。2015年9月,广州市在36所中小学正式试点开设金融理财知识教育地方课程,覆盖上万学生。广州市教育局强调,金融理财课程绝不是教学生“炒股”,目的在于普及金融知识,塑造正确财富观。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这门课的教材名为《金融理财知识教育读本》,分小学、初中和高中三本。该教材则由广东证监局组织邀请省内高校的相关行业专家进行编写,历经半年时间,四易其稿才得以出版。

据介绍,小学版第一课是从孩子们熟悉的压岁钱谈起,从而引申出“辨识真假钞”的课题等。高中教材则会介绍整个国家的金融活动体系是怎样运行的、金融市场的发展状况以及背后存在的金融诈骗等行为,还有家庭投资理财及一些投资理财的选项等。

在广州理财课为选修课,一学年15到20学时,平均下来每两周只有一次课程。而据第一财经报道,上海很多理财课的授课老师是班主任和语文老师。

▲理财课程教材

专家看法:

知识概念灌输为主 目前效果不明显

“一项教育在学校中面向学生开展,如果要起到相应的教育效果,需要进行科学论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向红星新闻表示,在学校教育中推进理财教育早已有之,在全国各地的推进程度不同,但在他看来更多的仍是概念和知识上的灌输,具体效果还不理想。

“只教给学生一些理财知识、投资概念,并不能增强学生的理财意识和能力。”熊丙奇表示,很多学校就是上几节课,不是来源于生活的教育,真正好的理财教育应该让学生在实践中去学习——在家平衡自己的收支,合理安排自己的生活,在外可以参加公共事务的监督,比如学校的后勤管理能不能让学生来参与,包括各种物品的采购、收支等,甚至商家的招标等。“理财教育,说到底是生活教育。和安全教育、生命教育一样,这类教育不能知识化和概念化。”

熊丙奇认为,要求将证券期货知识融入课程教材体系,那么对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等不同阶段设计怎样的课程,培养怎样的能力,达到怎样的效果,都需要一个系统的设计,并要求教师有相应的教学能力。包括采取什么形式,需要哪些资源,要开设新的课程,还是只是作为课外活动;如果纳入课程体系,就需要具体的上课时间、授课教师、教材,这些怎么解决;如果只是作为课外活动,那课外活动怎么组织,怎么评估课外活动效果,如何和社会实践相结合等。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基础教育专家姚文忠也认为,当今社会新事物非常多,对普及程度广的内容应该教给学生知晓,但一定要按教育规律办事。据他了解,目前大多数理财课程的教材都属于自制的校本教材,教师也没有专业培训。“进入课堂必须按课程概念与原则加以编排,实验后经过评议再考虑投放,理财教育也是一样,不能单凭课堂效果是否热闹来评判。”

熊丙奇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不少大学生陷入校园贷、网络贷的陷阱之中,舆论一直呼吁要加强对学生的理财教育,但他认为真正对学生有价值的理财教育,首先要建立在自强自立的教育之上。

熊丙奇认为,很多陷入校园贷的学生并不是真正贫困,而是攀比消费、超前消费,不懂得量入而出,所以如果只是学习证券期货知识,但花的是家长的钱,即便知道入市有风险,后果仍不能避免。“首先是要在责任心和独立性上加强教育,没有这些基础上的财商教育、投资理财教育是没有根基的。”

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编辑 敬玲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