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洁:养老金全国统筹最大障碍是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

新京报

03-1317:03

2019年3月6日,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新京报:目前,养老金领域有哪些问题急需解决?

孙洁:当前养老金急需提高统筹层次,尽快实现全国统筹。目前我国养老金才刚实现省级统筹,而且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省级统筹,省内个地区之间的养老金调剂还没有实现。只有提高统筹层次,养老保险化解风险、统筹互济的功能才能有效发挥。

养老金除了提高统筹层次的问题之外,没有实现社会全覆盖也是一个问题。目前,我国还有部分例如民营、小微企业员工以及一些灵活就业、流动就业,例如农民工之类的群体,没有缴纳养老保险,这些人将来的养老保险怎么解决?所以我国基本养老保险覆盖面也应该继续扩大。

此外,养老金投资目前是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但实际上是委托投资的比例依然偏小,很多资金都沉淀在省市级的财政,没有得到相应的保值升值。还有比如延迟退休、延迟养老金全额领取等相关政策,今后按步骤都要实施。

新京报:您认为实现养老金全国统筹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孙洁:养老金要实现全国统筹,最主要障碍就是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过大,财税体制本身也是各省自收自支,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实现全国统筹,路途漫长。

所以,我国可能需要恢复统收统支的财税体制。中央调剂制度本身就带有统收统支意味。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上解的资金构成,收集起来后,再去支援黑龙江等养老金已经透支的地区。 不过,这个制度是暂时的,最终我国应该进入到养老金全国统筹阶段。

新京报:去年我国推出了税延养老险,但实际效果并不好,原因是什么?

孙洁:税延养老保险是去年4月份推出来的,到目前为止,也只实行了不到一年时间。当时,税延养老险的试点地区是上海、苏州和福建含厦门,但后来考察发现,效果远没有达到预期。原因有几个:第一,相关政策的宣传力度不够,很多人都不了解这类保险。其次,税延养老险经办环节特别繁琐,普通职工去保险公司买税延养老险,每个月可以享受1000元的税延额度,但办手续过程给公司人力部门造成了很大的负担。第三,额度不够,吸引力不足,而且等到领退休金的时候,延交的税要按照7.5%的比例来交,这个比例还是较高的。

新京报: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

孙洁:建议将领取阶段的交税比例调整到3%-5%,其次,提高税延额度,比如2000元/月等,增加对工薪阶层的吸引力。

新京报:在整个养老保障,您觉得我国还可以做哪些改变?

孙洁:养老保险要强调在预算平衡的基础上实行精算平衡。像德国、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这几个国家,很早就开编制精算报告。但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已经发展了20年,这其中出现的很多问题,与没有精算是有关系的,比如说为何将法定缴费年限定为15年?1997年的时候,我国养老保险法定缴费年限就是15年,而现在已经2019年了,为何法定缴费年限还是15年?没有精算平衡是无法解释的。当然,社保强调的是统筹互济,所以不可能完全依靠精算平衡,但在做决策的时候,应该把精算平衡作为一个决策的依据进行参考。

新京报:您今年的提案里也提到长期护理险,这种保险如何与养老保障相结合?

孙洁:我今年题目就想把长期护理保险跟养老挂钩。现在我们更多说的是,长期护理保险是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制度安排,但是目前的长期护理保险从政策设计来看,很多都与医疗相关,一些学者甚至有观点称长期护理保险是医疗保险的延伸,我认为这是概念性错误。

长期护理保险和医疗保险本身应该切分开,为何我国要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现在中国人家庭结构小型化,基本上是421结构,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养儿防老会越来越少。其次,人口的寿命不断增长,得慢性病的老人会越来越多,这些老人不需要救治,但需要有人护理,发展长期护理保险能够将部分失能老人从医院分流出来,释放床位、节省医保资金。要注意,长期护理保险主要解决的是寿命延长,护理人员抚养赡养能力不足的问题,以生活照料为主,医疗护理为辅,重点保障的是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这块儿的需求。

新京报记者 陈鹏 编辑 程波 校对 李立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