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连霍、跨黄河,跨武陟、获嘉,郑州北怕是要飞天了!

乐居网

03-0511:10

郑州北是什么概念?

并非土著的我往前的三十余年里一直生活在遥远的郑州北,这个北是跨过了黄河的北。

以至于对“郑州北边”总有种说不清楚的情结,即便是结婚生子也断不会考虑北边以外的方向。每次父母从老家过来,总是会念叨上两句,“你住的这个地方以前都是麦田,以前这还有个在种子市场……”

说实话,看着如今的郑州,这画面我实在想象不出来。

昨天中午跟同事聊天,他说起很小的时候跟父母去农业路的一个医院体检,当时交通不是特别方便,他们一家六口人骑了两辆自行车。

过了金水路之后连柏油路都没有,上了农业路一段土路一段柏油路,路北面基本上都是农田和果树,导致他现在回想起农业路还有一种农村土路的感觉。

他说完,整个办公室都在笑。现在谁还敢说农业路是农村土路。

2015年1月20日农业路高架开建,目前地面道路已全线通车,预计今年4月底,将实现农业路高架的全面建成通车。

农业快速路是东西向城市快速通道,作为郑州“三纵三横2环”中的重要一横,肩负着金水路北北三环南的东西向大动脉走向,建成后将大大缓解金水路和北三环的压力!

郑州北的第二条“金水路”——北三环

1994年北三环在巨大的争议中落址如今的位置。

1999年北环中方园迎来了第一批住户,没有路灯的北环黑黢黢的,坑洼不平,除了刺眼的车灯,半天碰不到一个人。所以很多人潜意识里觉得北环就是郑州农村。

2001年,郑州三环建成通车,城市三环路建成,全长43公里。这是郑州市城建史上一次性投资规模最大的基础建设项目,但那时的北环依然像个乡村,北环路以南的丰庆路上,一到晚上,鲜见行人。

从2005年开始,北三环慢慢变成了郑州的闹市区,沿线的新楼盘也多了起来。

2014年4月30日,经历了一年半的阵痛之后,当时号称郑州历史上规模最大、投资最多、影响最深远的三环快速化工程正式通车,将绕郑州一圈的时间缩短为半小时。

随着北三环区域升级改造完成,北龙湖和龙子湖区域的开发,以及高新区的迅速崛起,北三环成为串联东西的“第二条金水路”,并一跃而成郑州的城市中轴。

郑州向北破局——北四环连霍高速北移

随着郑州的城市发展,原本作为国家东西向交通大动脉的连霍高速,在郑州中心城区内,也承担起城市道路的功能。

为优化城市用地布局和道路网络布局,方便市民出行,经过郑州市规划委员会会议研究,拟将连霍高速郑州中心城区段北移,将远距离过境客货运交通移至城市外围,减少对城市交通的影响。

2016年市规划局已基本完成连霍高速北移的可行性研究和初步规划方案,下一步就是提交交通部门进行深化、协调相关迁移工作。

关于连霍高速北移的消息,自从被爆出来之后就时常出现在新闻中,但是这不是一般的小工程,高速公路的建、改、撤都需要多个部门审核许可,并非一纸规划就能改变。

2017年郑州市规划局发布的《四环线及大河路快速化工程规划方案》明确了连霍高速为北四环,打破了此前不少人对于“大河路就是北四环”的印象,并透露出连霍高速市区段将被纳入城市道路范畴的讯号,为连霍高速的北移埋下伏笔。

2019年1月15日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召开新闻通气会,发布的郑州第三部《畅通郑州白皮书(2019-2021)》明确提到,将积极推进建设“双环+放射”高速公路网络,新建焦平高速、机西高速(连霍高速以北)、焦桐高速(现义北段),实施郑少高速加宽改建,开展郑新高速、郑巩洛高速、连霍高速北移前期工作,研究新增跨黄河高速公路通道。

连霍高速北移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交通对于改变城市之间的交流与互通,对于促进空间的缩短、城市的繁荣有着非常巨大的作用。对于普通人来说连霍高速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拉开了北区与中心城区的空间距离和心理距离。如果连霍高速的北移,这道“屏障”必然会弱化,这道“天堑”就会逾越。

连霍高速北移,标志着郑州城市框架进一步扩容,城市中心进一步北进,这是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大都市区的必然选择,势在必行。另一方面,作为横贯郑州东西的交通大动脉,连霍高速北移,势必牵一路而动全城,必然会改写郑州北区的版图。

向北外围突破,大河路快速化工程

大河路快速化工程6月底前高架主线建成通车

说起北边的大河路,实在有点可惜,本来是北区人心目中板上钉钉的北四环,却不知一朝被连霍高速抢了名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北五环。

好在,并不影响与东四环、西四环、南四环的“牵手”。

郑州四环快速化全长93公里。市规划局拟定的《四环线及大河路快速化工程规划方案》(批前公示版)显示,全段规划控制宽度180米。

其中,西四环、南四环和大河路规划为连续高架形式,高架、地面均为双向8车道,东四环即四港联动大道规划为地面快速路,双向10车道。

四环的快速化工程,标志着郑州的成熟建成区将跨越四环,达到超大级城市规模!

大河路的快速交通圈不仅将解决拥堵,还会带来居住范围的扩展。城市之间的空间距离相对缩短,各地之间的资源共享成为现实,为郑州向北急速扩张提供有利的条件。

并且大河路快速化工程将增加大北区域与主城区的紧密联系。按照设计车速80Km/h计算从北区到大南区最快只需要20分钟,到东区、西区也就是10分钟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快速路建成后让沿线的居民将不再忍受过境大货车带来的安全隐患及噪音困扰,大大提高居住的舒适度。

向北跨过黄河,实现大都市区崛起

郑州向北横跨黄河,不少人质疑这是痴心妄想。且不论郑州东、西、南,还有多少区域亟待开发,就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堑”黄河,就限制了在郑州向北的想象力。

可现实真的如此吗?

从上海浦东新区开始,跨大江大河的发展已经成为超大城市的战略选择,兰州、武汉都是跨江跨河发展。

尤其是正在修建的济南黄河隧道,更是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隧”。建成后汽车、地铁将同步穿过黄河,济南将由“大明湖时代”进入“黄河时代”。

郑州将黄河划入“内河”,也未尝不可,说不定也能借机从“龙湖时代”直跨“黄河时代”。尤其是黄河变成内河之后,打造沿黄生态带、经济带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郑州面临着城区水系少、湿地少、林地少,自然环境对缓解城区热岛效应和污染物稀释等作用有限的窘迫。如果跨过黄河,城市环境和城市形象将得到极大改观。

2月22日举行的“郑州大都市区一体化暨大郑北发展高层论坛”,更是针对大都市区建设、大都市区定位和任务、郑北崛起与黄河风景区转型升级、以快速交通通道建设支撑郑州大都市区向北跨河发展等问题进行了超前的规划思考。

每年的2、3月份都是“两会”召开的时间点,按照惯例各级代表委员都会针对本地新年度的经济社会发展建言献策。

这几年,关于郑州向北发展都是热议话题。尤其是郑州升级为国家级中心城市以后,扩大郑州管辖范围成为每年两会必谈话题。

而且《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行动纲要》中明确提出了“东扩、西拓、南延、北联、中优”的发展思路,而“北联”就是要探索向北“跨黄河”,与焦作、新乡毗邻地区联动发展。加强黄河两岸生态保护,建设沿黄生态经济带,加快一体化进程。

除此之外,着力推动"1+4"郑州大都市区建设,加快形成"一核四副六廊多点"大都市区空间结构也被着重提出。向北探索与新、焦跨黄河联动发展,促进产业、生态、旅游融合发展已敲定。

目前的郑州在全国9个国家中心城市中,市域面积是最小的一个,仅为7446平方公里。

不久之前,莱芜市划归济南管理,其市域面积达到了10244平方公里。巢湖并入合肥,市域面积大为增加。成都通过并进简阳,也拓展了市域面积。郑州作为中原城市群"龙头",也是河南最具首位度城市,跨区域协同发展势在必行。

自从郑州在2018年末跨入“双万” 俱乐部(万亿GDP、常住千万人口大城市)以后,新乡、焦作求抱大腿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从新乡和焦作发布的诸多改革措施看,“北越黄河发展”这一大计,不仅有着很好的民意基础,而且两地的主政者早已行动起来,大量的交通基础设施均已与郑州对接为主,比如跨黄河公路、铁路大桥等等,而且两地有联手趋势。

2019年新春伊始,规划启动的新乡到焦作的城际铁路,就是尽快打造与郑州的半小时交通圈。除了交通设施投入,其他一些经济社会措施也是为融入郑州量身定做。

郑州向北,需以惠济区、金水区为桥头堡,与对岸各功能要素完备的县区如武陟县、获嘉县对接,形成跨河连体发展。

跨过黄河,郑州在中原城市群中的“带头大哥”地位便会日益稳固。郑州要变得更为强大,提升首位度至为关键。而提升首位度,就需要与许昌、新乡和焦作等周边城市融合发展,提升经济要素的集中规模。

这样看,郑州北,怕是要飞天了。

【关注百家号乐居买房,掌握购房好时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