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前瞻]松鼠AI:中国AI教育龙头 产品战胜特级教师

发布时间:19-02-2718:50

来源:金融界网站

2019年亚布力年会落幕,金融界现场对话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

乂学教育松鼠AI于2014年成立,是国内人工智能教育的领跑企业,已于去年结束A轮融资,目前估值约11亿美元,累计融资近10亿元人民币,据悉已与中介机构就登陆科创板相关事宜接洽。

记者:栗总好,首先请您先简单的介绍一下乂学教育松鼠AI。

栗浩洋:乂学教育目前主要从事AI(人工智能)教育的研发和应用,旗下拥有产品松鼠AI智适应教学引擎。我们是中国AI教育最早的“开荒者”,2014年就开始做相关业务,2016年松鼠AI实验性上线,2017年正式推广目前在中国已经有了100多万的用户,年收入实现了300%到600%的复合增长率。

但就像中国的电动车跟美国的区别一样,其实国内AI教育的发展速度已经远远的落后于海外了。目前AI教育在美国已经有两千万的学生,在全球有八九千万的学生,但目前在国内还属于是新鲜事物,大众对它基本不了解。在美国最早是谷歌开始投资AI教育,然后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乔布斯基金等也开始大量投资,目前10亿美金以上的独角兽已经有很多,像皮尔森、麦克希尔这种顶级的教育集团也在不断的并购和投资该类公司。

记者:AI教育的实质是什么?目前发展到了什么阶段?

栗浩洋:假如全中国有一千万的老师,特级教师可能每三千个人里才有一个,一共只有几千人,如果每一个学生都想找最好的老师来教是不可能的,而且特级教师一般都在名校,哪怕八百万买了一个学区房也不见得能轮到一个,更不可能让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一对一的特级教师,这个是人类社会500年也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用AI教育就能够得到解决。

就像谷歌的阿法狗通过几年时间学习战胜柯洁一样,用很短的时间就训练出了一个超级围棋大师。我们的AI教育产品也是用了三到四年的时间,通过数据、算法等等科研手段训练出了一个特级教师,在过去的五、六次“教学人机大战”AI老师授课都战胜了人类特级教师,也就是说AI教育的教学水平已经超过了人类特级教师,对此艾瑞出过白皮书报告。

去年在中国已经有超过60家公司宣布做AI教育,从新东方、好未来这种上市公司,到已经成为独角兽作业帮、一起作业等等,都在做AI教育。但从研发周期而言他们的正式产品面世可能还需要三年时间,所以对我们来说赢得了未来三年的市场空档期。

不同的AI成熟度是不一样的,像自动驾驶可能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成熟,而AI教育在海外已经有大量用户和数据,科研投入也足够充足,所以这个领域已经非常成熟了,只是在中国大家对这个行业还不了解,尤其是资本市场不了解,最近好多券商分析师都在找我们了解AI教育。

记者:我注意到新东方有投资过松鼠AI,俞敏洪是怎么看待AI教育的?您认为AI教育能否取代传统机构庞大的教师队伍?

栗浩洋:俞敏洪直接讲过AI教育就是未来,这点我是认同的。

我认为AI教育目前还不能取代所有老师,它只能取代老师在教学中的作用,机器的教学效率可以比人多十倍、百倍,但还无法取代老师与学生在情感沟通方面的作用,也就是“育人”部分AI还不能解决,比如目前阶段AI再智能你也很难真的把它当女朋友。

最近这三年有大量的人机大战都证明了AI教育是远远超过人的,但是在美国它有巨大的阻力,美国对隐私的担心程度远远高于中国,这使得他们对AI的发展做出了很多限制,所以AI在中国的发展比海外快。我觉得AI教育一定会取代人类教师,但是在未来的十年里二者可能会有一个并行。

记者:那在目前已经落地的应用场景中,系统和人类教师是怎样实现耦合的呢?

栗浩洋:在学生通过系统学习之前,老师会先和学生做一些问询和情感的沟通,沟通以后由系统进行测试和教学,在这个过程中当学生在系统里遇到问题时人工就会介入,这个有点类似现在的自动驾驶,它还是会有人在车里,但是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介入。

我把AI系统形容成钢铁侠的外套,任何一个老师穿上它都能够打败特级教师,这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其实在做的是一个钢铁侠的外套,老师和这个系统一起去配合,来去完成这个事情。

AI教育可能一个班里30个、50个学生在进行一对一的个性化学习,而老师在这个系统里边拿着ipad看到每个学生的情况进行监控,如果没有问题就不需要人工介入,如果有问题他能进行方向上的调整。

记者:也就是说目前的教学场景主要还是在线下完成吗?线上教育是否最终能取代线下?

栗浩洋:对,是这样的,可以看到线下教育经历了三个阶段的互联网化的过程:

第一阶段是慕课,像广播电视大学一样,通过网络视频学习;

第二阶段是双师课堂,新东方、好未来现在都在做,是他们现在业绩增长点中很重要的一个板块,双师课堂可以解决优质教师资源稀缺的问题,总部最好的老师同时在线教几千个学生,一般的三线城市几乎没有的优质老师,但是它没有解决互动性的问题,仍旧是千人一面;

第三阶段就是AI教育,它给每个孩子不一样的内容,每个孩子是千人千面的授课方法,有人把这个叫做智能教室、无人课堂,也有人叫教育新零售,因为传统的教育是以老师为中心的,而我们则是以学生为中心。

虽然线上的模式一定会取代线下,但目前整个教育市场的需求在倍增,线下新增的部分抵消了线下向线上转化的部分,我认为长久来看纯线上的部分应该是占市场的30%,线下的部分应该是占70%。

记者:您认为AI教育在未来几年会成为下一个投资风口吗?

栗浩洋:一定会,我们从几个角度可以看,第一个从美国来说,美国已经有两千万学生用这个体系了,那么他的五千万中小学生里边相当于已经有一千万相当于20%已经使用了,而这个市场在未来三年美国的各种报告,白皮书,第三方机构都是讲有30%到48%的预测年复合增长率,这个是非常恐怖的一个增速,也就是说未来所有的教育都要是AI教育。比尔盖茨基金会还专门研究了说AI教育是教育里边最需要的东西。

那么中国肯定也是这个趋势,在过去的一年多尤其明显,前边提到中国有60家公司已经宣布做AI教育,从这个角度已经看出来,他们中的大部分其实还没开始做只是以此吸引投资,说明市场已经非常重视这点了。

记者:有消息称乂学教育松鼠AI或将登陆科创板属实吗?

栗浩洋:是的,未来希望可以在科创板上市,上海市有关部门已经到公司调研过,科技部、教育部的领导对我们也比较认可,目前和中介机构已经有过初步接触。

如果我们能够在一年左右时间上市,公司发展就还有两年的市场空档期,我们可以加速发展来占领这个市场,我们也希望资本市场能够对AI教育有更多的了解。

记者:目前公司的整体发展状况如何?特别是在业绩方面。

栗浩洋:去年我们总部加上合作学校的,总共接近10个亿的收入,保持着每年300%-600%的复合增长率,已经连续三年,所以我们去年拿了德勤中国高科技高成长50强。

做AI的公司盈利比互联网公司难度更大,因为我们不但要投入到商业化上面,同时还要投入研发,研发费用成本非常高。去年我们已经有四个月实现盈利,第一个原因是目前竞争对手比较少,我们在国内几乎没有竞争对手;第二个是我们的研发开支目前有效控制范围内。但随着未来竞争加剧,我们可能需要加深研发厚度,更高速的扩展市场也需要进一步投入。

对于我们来说想要盈利其实相对来说并不难,但关键是发展策略要如何选择。

记者: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是“独角兽”?

栗浩洋:是的,目前在国内没有明显的竞争对手,国内的其他机构和我们差距还很大。我们不只是比国内,比海外的AI教育集团都是领先的,虽然他们的学生人数比我们多,排名第一的有约一千万名学生,第二的有约400多万名,而我们只有一两百万名,但是从收入上我们去年已经跟第一大持平,今年我们预计就会远超过他们。因为我们的收入每年翻三到四倍,他们只有30%-40%。

在学术研究方面,他们每年有1-2篇论文获选,我们去年是4篇获选,今年预计有12篇,今年前两月我们已经有2篇论文获选,在学术上我们也保持领先,我们除了和斯坦福研究院(SRI)在两年前就建立了联合实验室以及和全球AI排名第一的卡内基梅隆大学(CMU)的联合研究实验室,我们的首席AI科学家Tom Mitchell教授是和谷歌、Facebook的首席科学家同一个级别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