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宋代过元宵:盛大全民狂欢

孔夫子旧书网

发布时间:02-1810:11

一转眼,元宵节就要到了,这不由得勾起了小编儿时逛花灯会的回忆,你有多久没看过花灯了?在元宵节“灯”味渐淡的今天,不如,索性跟着小编去书里走一圈,体验一把宋人的元宵节。

看表演歌舞:节日气氛渐浓

元宵节于宋人,更被惯呼为元夕、上元,是一年中极其重要的节日,持续的时间很长。宫中自上一年九月赏完菊灯之后,就断断续续开始试灯了,这叫做“预赏”;冬至后,开封府就命人搭起山棚,架起立木,正对宣德楼,游人这时已经聚集在御街两廊下游赏了。击丸蹴踘,踏索上竿,各色技艺,不一而足。“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嘈杂十余里。”

《东京梦华录》记录下一份节目单,在北宋末年,你可以欣赏到这些人的绝技表演:赵野人——倒吃冷淘;张九哥——吞铁剑;李外宁——药法傀儡;小健儿——吐五色水、旋烧泥丸子;大特落——灰药;榾柮儿——杂剧;温大头、小曹——稽琴;党千——箫管;孙四——烧炼药方;五十二——作剧术;邹遇、田地广——杂扮;苏十、孟宣——筑球;尹常卖——《五代史》;刘百禽——虫蚁;杨文秀——鼓笛。“更有猴呈百戏,鱼跳刀门,使唤蜂蝶,追呼蝼蚁。其余卖药,卖卦、沙书地谜,奇巧百端,日新耳目。”

而南宋,自孟冬以后,就已有“乘肩小女、鼓吹舞绾者”数十队,到需要的豪门大宅人家歌吹乐舞。杭州的三桥等处,因为客店官邸最为集中,往来于此的舞者最多。“每夕楼灯初上,则箫鼓已纷然自献于下。酒边一笑,所费殊不多。往往至四鼓乃还。”

就在这一片表演歌舞声中,元宵的节日气氛,一日盛于一日。到了正月七日,各处灯山开始上彩着色,金碧锦绣,交相辉映,人人都在等待节庆高潮的到来。

买灯装扮:上街游玩前的准备

在天街的茶肆上,有“灯市”每晚开放,罗列出各色灯球进行出售。灯的品类极多,且“竞出新意,年异而岁不同”,若想购买若干来装饰庭院,可需要你好好地挑选一番。

《武林旧事》载,灯以苏州、福州为冠,新安灯虽然晚出,但是更为精妙绝伦。所谓“苏灯”,大者直径三四尺,全身用五色琉璃制成,上有山水人物,花竹翎毛,以光彩炫目胜;所谓“福灯”,纯用白玉,通体洁白,“如清冰玉壶,爽彻心目”,以皎洁清爽胜;新安灯则更加奇巧,灯圈灯骨全部用琉璃所制,剔透纤巧,号“无骨灯”。 这种灯是用绢囊装满粟米做成内胎,在此基础上烧制琉璃,烧好以后拿掉内胎,就成了浑然一体的琉璃灯。

有珠子灯,以五色珠为网,下垂流苏,有的还装饰有龙船、凤辇、楼台故事图案;有羊皮灯,雕镂精巧,用五色妆染,其工艺颇类影戏。

不过,用罗、帛等丝质品制成的灯还是主流,“或为百花,或细眼,间以红白,号“万眼罗”者,此种最奇。”

有用五色蜡纸或菩提叶制成的会旋转的灯,飞转起来,可以达到看沙戏影灯、走马人物一样的效果,其中由深闺巧手女子剪纸所制的,尤为精妙。更有一种颇为有趣的玩法,在绢灯上写上嬉笑讽刺的诗词或藏头隐语、旧京诨语、或绘人物画,以“戏弄行人”,博取众人一乐。

买好了灯,挂于庭院门户,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穿戴打扮起来,外出游玩了。

女儿家,往往佩珠翠、闹蛾、玉梅、雪柳、菩提叶、灯球、销金合、蝉貂袖、项帕,流行穿白色衣物,这是因为彻夜出游,白色于月下最为适宜。还有两种今人看来颇为新奇的元宵专属装饰玩物,一为“夜蛾”,是“游手浮浪辈”用白纸制作的大蝉;一为“火杨梅”, 是用枣肉炭屑制成的丸子,玩法是用铁丝系住点燃。

元宵夜百态:观灯游赏玩法众多

宋代观灯,既有盛大的官方庆典活动,也有民间自发的娱乐游赏,仅就后者而言,就花样繁多,足娱耳目。

“诸坊巷、马行,诸香药铺席、茶坊酒肆,灯烛各出新奇。”其中有一家莲花王家香铺,灯火最为出众。又有僧道作场打花钹、弄惟鼓,引得游人无不驻足观看。在每一处城门,都设有公家的乐棚,鼓乐歌吹齐奏,“万街千巷,尽皆繁盛浩闹。”而格外有心的是,在每一坊巷口没有乐棚的地方,都设有“小影观棚子”,本坊游人家的小孩,若与家人走散,往往被影戏吸引,家人可去此处寻找。

在元宵的街市上,你可以吃到:乳糖圆子、科斗粉、豉汤、水晶脍、韭饼,及南北珍果,并皂儿糕、宜利少、澄沙团子、滴酥鲍螺、酪面、玉消膏、琥珀饧、轻饧、生熟灌藕、诸色珑缠、蜜煎、蜜果、糖瓜蒌、煎七宝姜鼓、十般糖之类。而售卖这些吃食的商贩,用斜插飞蛾红灯彩的花架车儿装了,若歌吟叫卖的好,让达官贵人买去,往往“倍酬其直”,也可以小赚一笔。

当然,同今天一样,在节日的热闹中,总有人在背后坚守。“诸营班院于法不得夜游”,于是各位需要值守的官吏,想出了既不擅离岗位,又能参与节庆的法子:“各以竹竿出灯球于半空,远近高低,若飞星然。”另外还有节日期间巡查警戒风烛失火的,捕缉奸盗的,看来官府公人们的元宵夜,往往奉献给了公务,不得享受百姓夜游之乐了。

到了南宋,观灯同样繁盛一如汴京往昔。据《西湖老人繁胜录》记载:南宋庆元年间,油钱每斤不过一百会子。城内外有百万人家,前街后巷,家家户户挂灯,即使于僻陋小巷也是如此,“南至龙山,北至北新桥,四十里灯光不绝。”或用玉琉璃灯,或用罗帛灯,或纸灯,或故事灯,争奇斗巧,你我相赛。民间巷陌人家尚且如此,公家豪门更是不能缺席,“州府札山棚,三狱放灯,公厅设醮,亲王府第、中贵宅院,奇巧异样细灯,教人睹看。”

节日期间,家家灯火,处处管弦,豪宅大户各逞其能。其中有一清河坊蒋检阅家,“奇茶异汤,随索随应,点月色大泡灯,光辉满屋,过者莫不驻足而观。”

热闹有热闹的玩法,清雅有清雅的玩法。别出心裁的人家,如清河张府、蒋御药家,于花边水际设有雅戏烟火,在水光花色映衬下, “灯烛灿然”,游人士女来玩赏的,则迎门酌酒而去。“又有幽坊静巷好事之家,多设五色琉璃泡灯,更自雅洁,靓妆笑语,望之如神仙。”

世尘之人爱灯如此,尘外之人亦莫能免。在西湖诸寺中,以“三竺”(上、中、下天竺寺)张灯最盛,往往有宫中所赐贡灯,吸引众多都内市民好奇前去观赏。

《梦梁录》这样记述这一晚的繁华:“深坊小巷,绣额珠帘,巧制新装,竞夸华丽。公子王孙,五陵年少,更以纱笼喝道,将带佳人美女,遍地游赏。人都道玉漏频催,金鸡屡唱,兴犹未已。甚至饮酒醺醺,倩人扶着,堕翠遗簪,难以枚举。至十六夜收灯,舞队方散。”

节日福利:与民同乐获利多多

在宋代过元宵节,不仅可以享受精神上的娱乐狂欢,往往还能得到实际的经济报偿,比如领取官府补贴,赚取外快等。

福利一:参加节日庆典的各家舞队,从冬至日开始,就渐渐多了起来,如四国朝、傀儡、杵歌之类,到了元宵期间,达数千百队之多。从十四日开始,官府每晚派官吏巡视,发放钱酒油烛补贴,让各家去南边升暘宫领取酒烛,去北边春风楼领钱;街上做买卖的生意人,也同样可以领钱领物。 这部分由每年州府固定的财政支出来负担,一方面是犒赏,一方面也是让大家不用顾虑娱乐成本,尽情享受节日的欢乐,“庶几体朝廷与民同乐之意”,可以说是十分贴心了。

福利二:官员用大布袋装满纸币(交子或会子),凡是遇到小生意人,必定给数十(一说数千),这叫做“买市”。有狡黠贪小便宜的人,用小盘装着几片梨藕,也装扮成卖零食的小贩,从稠密的人群中进进出出,反复多次领取,大过节的,即使被发现了,也可以得到默许,其宽纵若此。

福利三:在宋代,租房是很普遍的现象,南宋临安居民,“兼官私房屋及基地,多是赁居”。而杭城元宵节期间,官府免除公私出租房三日的房租,“以宽民力”。

福利四:元夕夜,皇上乘坐小辇,幸宣德门,观灯毕,坐一看位,露台下也团团密布着市井舞队及食物摊子,等待御前索唤,诸如鹌鹑骨饳儿、圆子、半拍、白肠、水晶鲙、科头细粉、旋炒栗子、银杏、盐豉、汤鸡、段金橘、橄榄、龙眼、荔枝之类。“既经进御,妃嫔内人而下,亦争买之,皆数倍得直,金珠磊落,有一夕而至富者。”看来宫内之人解囊慷慨,是买卖人发一笔小财的好时机。

福利五:白日狂欢之后,到夜阑时分,就有人手持小灯照着街道,拾捡掉落的物品饰物,称作“扫街”,“ 遗钿堕珥,往往得之。”

看到这里,宋人的有趣与风雅,可见一斑,你也是不是也恨不得能穿越回宋朝,亲自体验一回了?虽不能真的穿越,除了上述的宋人笔记,你还可以看看这两本,随书神游大宋市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