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成为好莱坞新贵的Netflix,和它的亚太野心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02-1812:56

记者 | 彭郑子岩编辑 | 柏小莲1

在即将公布奖项归属的第91届奥斯卡上,由Netflix出品、墨西哥三杰之一的阿方索·卡隆导演的《罗马》被视为多项大奖的领跑者,尤其是在最重要的最佳影片以及最佳导演方面,阿方索·卡隆很可能继《地心引力》之后拿下自己的第二座奥斯卡小金人。

当然站在得奖大热《罗马》背后的Netflix,同样也极有可能因为这部作品的大获全胜宣示自己作为流媒体巨头在好莱坞的巨大影响力,尽管Netflix曾凭借出品纪录片《伊卡洛斯》在奥斯卡上有所斩获,但纪录长片的影响力显然无法与最佳影片相提并论。

在剧集方面已经与HBO平起平坐之后,Netflix的冲奥野心几乎已经摆在了台面之上。2015年,Netflix端出了第一部自主出品的电影作品《无境之兽》,尽管收获了威尼斯与金球奖的提名,但由于当时Netflix强硬坚持院线与网络同步发行的策略,使得《无境之兽》遭到了Regal、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线的联合抵制,直接被奥斯卡无视。此后Netflix与韩国导演奉俊昊合作的《玉子》则因为本身质量一般也未能收获奥斯卡青睐。

《罗马》拿下了十项奥斯卡提名,也视为多项大奖最有力的争夺者而此番Netflix联手阿方索·卡隆打造的《罗马》无疑是其在冲奥之路上的最大筹码。在去年被戛纳拒之门外之后,《罗马》从转战威尼斯拿下金狮奖开始便几乎横扫了各大风向标奖项,包括最近的英国电影学院奖上《罗马》依然是最大赢家,这种强势的表现加上Netflix投入的千万级公关费用,使得此片极有可能让Netflix在今年奥斯卡上拿下最佳影片的大奖。

一方面是Netflix凭借近乎“癫狂”的高投入和内容制作速度在好莱坞大肆扩张,不论是对于顶级人才的吸纳还是奖项的斩获都是这种高投入的直观体现,另一方面Netflix也开始从一家硅谷出身的互联网公司开始逐渐适应好莱坞这一内容王国的游戏规则。

1月22日就在今年奥斯卡提名名单揭晓的同时,Netflix正式宣布加入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以下简称:MPAA),这一条在普通人眼中或许不起眼的新闻,却对Netflix这家被视为好莱坞“搅局者”的公司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这也是MPAA历史上首次接纳非传统制片厂加入这一协会。

美国电影协会标志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MPAA是由美国六大电影公司所成立的商业交易协会。最早成立于1922年,原名“美国电影制片人与发行人协会”,其最初的目的主要是为其成员之间提供交流平台,后成为一个依靠电影制作守则(1930年引进的“海斯法典”)规范电影制作,并形成了今日的美国电影分级制度,也是目前美国电影分级制度的实际执行方。

同时MPAA也常年站在反对与打击盗版的第一线,尤其是近年来通过点对点网络(日常中多为BT下载)分享版权作品的行为。同时这一协会承担着代表美国电影和电视产业游说美国及各国政府保护版权和消除贸易壁垒的责任,因此可见这一协会在美国影业行业的地位。

MPAA的创始会员为当初好莱坞的“八大电影公司”,分别是:派拉蒙电影公司、20世纪福斯电影公司、罗伊斯电影公司、环球电影公司、华纳兄弟电影公司、哥伦比亚电影公司、联美电影公司和雷电华电影公司。

如今大众熟知的“好莱坞六大”均为MPAA会员之后经过多年的成员更替,在Netflix加入前,MPAA的会员有华特迪士尼、派拉蒙、20世纪福斯、索尼哥伦比亚、环球影业、华纳兄弟,这也是为何这六家公司长期以来被称为“好莱坞六大”,当然随着迪士尼对福斯的收购已经整合完成,20世纪福斯大概率不会再作为独立的会员存在于MPAA。

行业协会在美国这样分工极其细致的国家基本上代表整个行业利益的作用,尽管MPAA如今已经甚少介入各大公司的版权交易,但其将近百年的历史以及新一任主席多德将协会重点放在打击盗版、市场销售和改善好莱坞的形象方面,因此如今的“好莱坞X大”更多在于以会费换好名声,而对Netflix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从来都是最简单的事。

在MPAA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上,不论入选还是退出,能够加入这一协会的无一例外都是扎根于好莱坞的影视公司,Netflix的入选显然打破了这一惯例。这家诞生于硅谷的科技公司,从DVD租赁起家之后转型为流媒体订阅服务商,而从2013年的花费重金打造原创剧集《纸牌屋》开始,Netflix已经不再甘于只做好莱坞各大制片厂的“搬运工”,从剧集、电影、纪录片、脱口秀等各个类型的视频内容,Netflix都试图打上自己原创的标签,并以此作为在全球推广的杀手锏。

《纸牌屋》让Netflix一战成名最初以剧集作为突破点,Netflix除了在资金投入上力压传统有线电视台,最大的创新举措无疑是一次性放出全季的“刷剧模式(Binge-watching)”,《纸牌屋》以及这种新模式迅速成为了Netflix的标志。诚然剧集原本就是电视荧幕的产物,Netflix的胜利则进一步使得美剧精品化并扩大其在全球的影响力,尽管HBO遭遇了最强的竞争对手,但对整个产业而言蛋糕做大所有人都能最终获益。

2017年,Netflix在全球的订阅用户数量已经突破了一亿,并且几乎将服务覆盖到了全球所有国家及地区,显然其已经不满足在艾美奖以及金球奖的剧集类的收获,Netflix将目光投向了影视行业巅峰——电影,斩获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以及奥斯卡成为了它下一个想要达成的目标。

Netflix作为在线流媒体平台其实天生就与为大银幕而生的电影有着近乎不可调和的矛盾,主打原创之后Netflix所追求从来都是能够让全球多数订阅用户能第一时间在电视或移动设备上看到其作品。但作为艺术或一门生意所存在的电影,不论观看介质还是商业模式都早已固定,大银幕配合多声道音响从来都是电影最佳的体验方式,而进影院买票观影则已经催生了一条价值千亿美元的完整产业链。

因此从Netflix打算从事电影生产开始,它便已经成为了传统制片厂和影院的敌人,一方面是实际的经济利益,Netflix的崛起让流媒体成为了影院的一大竞争对手,观众每月花在订阅消费上的越多进入影院次数自然会减少,另一方面Netflix作为新兴影视公司也在于传统大制片厂在颁奖季进行着正面交锋。

2017年《玉子》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尤其是在电影诞生地法国,大概是全球最保守的法国院线人士认为Netflix这种纯粹线上发行会伤害原本拥有窗口期的传统放映模式,进而对整个行业带来破坏,因此在戛纳电影节也成为了国际三大电影节中对Netflix出品电影最为严厉的地方。2017年Netflix与韩国导演奉俊昊合作的《玉子》以及亚当·桑德勒主演的《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双双入围了戛纳主竞赛单元,引起法国电影行业的极大不满,随后《玉子》在戛纳的世界首映式上Netflix的标志一出便遭到了全场嘘声的待遇。

此后便是双方冲突的加剧,去年戛纳宣布以后进入电影节的参赛作品一定要进入法国院线才有资格。而根据法国电影行业的相关规定,一部电影的银幕放映和网络在线播放之间至少要有36个月的时间,莫说36个月,Netflix就连36个小时的窗口期都不愿留给院线。这也直接导致了去年包括《罗马》在内的五部作品直接放弃了戛纳,转而投向了更加友好的威尼斯电影节,并一举拿下了金狮奖。

作为《罗马》的导演,阿方索·卡隆则在多个场合都直接表达了自己对于目前院线与Netflix争端的看法:“我曾希望大家对于Netflix和院线的比较就此终结,因为他们互相合作更能够提升电影业界,也能促进电影多样化。有一点我认为很需要警觉,那就是院线片已经变得有点中产阶级化了,受限要产出某种特定的电影商品,但像Netflix这样不同的平台就不会害怕冒险去制作《罗马》这种类型的电影。”

而刚刚结束的柏林电影节也同样面临着是否要将Netflix出品作品纳入主竞赛的争议,据深焦报道,此前160家独立电影参展商联名上书,要求柏林电影节将Netflix出品的《伊莉莎与马瑟拉》逐出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随后柏林电影节艺术总监迪特尔·科斯里克在回应抗议活动时表示:“国际电影节应当就未来处理流媒体平台上的电影采取共同立场。”

柏林电影节红毯出现了抗议Netflix的示威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而在美国本土,Netflix同样也面临着被院线声讨和抵制的问题,短期内加入MPAA很难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虽然目前Netflix的部分作品都选择在平台上线前小规模进入院线上映,其中就包括了之前热门的《蒙上你的眼》、《罗马》、《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以及将于下月上线的动作大片《三方国界》。但似乎这些妥协依然没能让院线满意,按惯例奥斯卡颁奖前,最佳影片提名作品会在北美三大院线Regal、AMC和Cinemark进行展映,但目前三大院线都声明将不会展映Netflix出品的《罗马》。

用千万级的会费换取一个名义上的大佬席位,对于想要成为好莱坞一方势力的Netflix无疑性价比颇高。同时,MPAA也并未对Netflix全无帮助,作为线上流媒体Netflix对于盗版的憎恶不亚于任何一家传统影视公司,从其移动端播放设备甚至无法在播放视频时截图就能看出Netflix在反盗版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包括去年年底上线的互动电影《黑镜:潘达奈斯基》也被视为是Netflix在防止盗版传播上的一种新尝试。MPAA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经验与操作模式,MPAA甚至曾因为盗版侵权起诉过中国知名的下载软件开发公司迅雷并在2017年胜诉,Netflix两年前便与MPAA在反盗版方面开始了相关合作。

当然MPAA作为正式的行业协会还承担着为美国电影打开国际市场的重任,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中国自然也在其中,由于中国内地严苛的监管条件,Netflix的服务始终无法落地。

前些年搜狐视频通过购买版权短暂同步上线过《纸牌屋》,但那也只是昙花一现。如今他们与爱奇艺达成的合作目前来看也并未取得太多实质进展。而加入MPAA或许能够有助于Netflix的电影作品进入内地市场,去年Netflix发行的《湮灭》便通过内地片方购买版权的方式进入了院线,如果能成为被中国监管机构所认定的好莱坞影视公司,Netflix原创电影势必也将有机会享受美国分账片的优待。

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在“See What's Next:Asia” 图片来源:cnet不过虽然还未能染指内地,Netflix却几乎将整个亚太地区视为其最重要的用户增长来源,相较于多数竞争对手,Netflix在执行全球化战略方面无疑最为坚决,这种全球化并未单纯将服务落地,更多体现在包括对同一作品的多语言翻译以及本地化作品的制作。Netflix也不只一次强调,开发“非英语内容”是其全球化的重要策略,而整个亚洲就是其目前全力投入的重镇。

基于对亚洲的重视,Netflix先后在日本、新加坡、台湾、印度、韩国成立了五个办公室,去年11月Netflix在亚太总部新加坡举行了名为“See What's Next:Asia”的发布活动,这也是Netflix首次在亚洲举行大型活动,同时这一活动所发布的内容也几乎是完全针对亚洲用户。Netflix在发布会上一口气公布了由台湾、日本、韩国、印度及泰国制作的17部新亚洲原创作品,其中就包括了目前已经上线并且广受好评的韩国原创剧集《李尸朝鲜》。

在现场的演讲中,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提到了为何他们如此重视亚洲市场,首先自然是亚洲巨大的增长空间,Netflix目前在全球190个国家上线,全球用户已达1.39亿,尽管北美是其主场,但超过7900万的用户来自非北美地区,其中来自亚洲的订阅用户就已超过美国本土的5800万。

Netflix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亚洲影视制作者 图片来源:Netflix其次便是亚洲内容对于Netflix用户的巨大吸引力,在2018年,Netflix上的亚洲内容在平台上的观赏时数超过一半来自亚洲以外地区,亚洲内容的这一特点无疑非常契合Netflix的内容全球化策略,同时也有助于Netflix摆脱对于好莱坞内容过度依赖,尤其在目前各大传统制片厂都要自主开发流媒体平台并开始将版权内容从Netflix撤出的大背景下。

从2015年进入印度与日本市场,2016年落地韩国与中国台湾地区,Netflix基本上在这些亚洲重点地区布局将近三年,针对各个地区的用户偏好以及影视制作特点,Netflix从购买本土版权内容独家发行开始入手,再快速摸透本地模式之后,Netflix基本上沿用了在好莱坞那一套模式,大手笔投入加上极高自由度与各地区本土影视公司或人才合作,发力本地化原创内容。

尽管Netflix会根据用户网络IP来划定部分版权内容的推送范围(各地内容库并不完全相同),但一般意义上Netflix的原创内容会全球同步上线,因此Netflix对于原创内容最大的要求便是“global+local”,既要有本土特色又要具有全球视野,这一要求对于好莱坞当然不难,他们早已习惯了为全球观众服务,但具体到不同地区要到达这一标准自然还是颇具挑战性。

2016年Netflix就已经拓展到了全球190个国家及地区 图片来源:statista印度被认为是Netflix冲击2亿订阅用户大关的重点地区,因为宝莱坞每年大量的电影产出让Netflix将重点放在了剧集这一空白区域,目前Netflix已经为印度开发了三部原创剧集,展现孟买的有组织犯罪、腐败、政治和间谍活动网络的《神圣游戏》和主要围绕板球和腐败展开的原创剧集《甄选日》都已上线,另一部以女性为主的侦探系列剧集原创剧集《Again》则在开发中。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在前在接受瑞银的采访时提到针对印度市场未来将会有12部本土剧集和20部本土电影上线。

在进入日本不到一年,Netflix就联合吉本兴业打造出了年度“神剧”《火花》,这也是目前为止Netflix在日本市场搞出的最大动静。基于日本海量的动漫资源,在Netflix资金的加持下,《百万日元的女人们》、《深夜食堂》等漫改剧也颇受好评,而包括《恶魔人》在内的动漫作品更是Netflix与日本动画行业密切配合的成果,接下来神作《新世纪福音战士》全集也将会登陆Netflix,同时还有Netflix重新打造的《钢铁奥特曼》与《圣斗士星矢》等动漫作品登场。

在“See What's Next:Asia”活动上,《李尸朝鲜》是唯一一部举行了试映活动的原创作品,同时当时在该作还未上线前,哈斯廷斯便宣布将会续订这部剧集的第二季,这也是少见的再得到市场反馈前便续订剧集的举动,显示出了Netflix对于这部剧的极大信心。

《李尸朝鲜》主创团队 图片来源:Netflix上个月正式上线之后,《李尸朝鲜》的高口碑也确实不负这种期待,这部集合了韩国电影导演、知名男明星以及最具名气的国际化女演员的古装丧尸剧,从题材新颖度到制作水准都集中体现了韩国影视行业的特点以及Netflix的高投入,并且出人意料的是Netflix甚至为这部全球同步上线的剧集专门制作了中文配音。导演金成勋在采访中也提到Netflix所给予的无限创作自由度,以及在近乎电影拍摄的技术品质。不过在原创电影上,Netflix与奉俊昊合作的《玉子》不甚成功之后,目前更多精力显然都放在了韩国原创剧集和综艺方面。

而在华语方面,Netflix选择了中国台湾地区作为原创内容大本营,除了早前已经公布的首部华语原创剧集《罪梦者》之外,Netflix还发布了由台湾作家藤井树担任导演,Netflix的第二部华语原创剧集《极道千金》。1月29日由来自好莱坞、 马来西亚与台湾等地的团队操刀制作的Netflix华语原创剧集发布了先导预告,这一剧集改编自旅美华裔作家朱洋熹所撰写的纽约时报畅销榜小说《鬼新娘》。

Netflix非常直接的表示2019年要加重在亚洲的投资,预计将上架100部亚洲原创作品,虽然短时间内还看不到进入内地市场的机会,Netflix却并未放弃购买国内影视公司的作品,去年暴走漫画制作的动画电影《新世代小英雄》便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被Netflix拿下国际发行权并在年底上线。而一向乐于在纪录片方面投入的Netflix,最近也上线了由腾讯视频旗下风味工作室制作的纪录片《风味原产地·潮汕》,据腾讯视频相关人士表示,《风味原产地·潮汕,》还没有正式定档播出前,就已经被Netflix提前独家购买了海外的版权。

《风味原产地·潮汕》海报已经成为中资动画公司的东方梦工厂第二部原创作品‘Over The Moon’(暂译 奔月),由创造过小美人鱼、泰山等多个著名动画形象的奥斯卡金像奖获奖动画导演格兰·基恩参与执导,这部电影也计划在2020年通过Netflix进行海外发行。同时包括多部国产电影以及电视剧也早已登陆了Netflix平台,通过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Netflix仍然可以依靠中国这一影视作品主产地补充其华语内容库。

一方面Netflix依然是在依靠自己最擅长的原创内容去尽可能的去留住老用户吸引新用户,另一方面,在北美地区不断涨价的Netflix也逐渐意识到,亚太地区并不全是所谓的“发达国家”,尤其是被他们视为下一个巨大增量市场的印度,因此就在宣布更多的亚洲原创内容时,Netflix也开始低调的测试在亚洲部分国家推出更亲民的“低价套餐”。

据早前TechCrunch报道,Netflix正在部分国家和地区测试一个新的低价套餐,该套餐订阅价格仅为平台上最便宜“基础套餐”价格的一半。 目前已披露的测试地区为马来西亚,Netflix在该地区的月基础套餐订阅费为33令吉(约 7.87 美元),而正在测试的低价套餐月费只需要17令吉(约 4 美元)。两个套餐最大的区别就是:低价套餐只能在移动端使用。Netflix已经证实了这一测试的存在,并且补充称类似的测试还在其他几个国家进行中。

2019年对Netflix而言无疑又会是一大重大节点,最为值得关注自然是群雄环伺的竞争局面。尽管面对即将到来的竞争哈斯廷斯曾表示“看起来我们在互相伤害,但事实上我们在彼此帮忙,”并且他也将热门游戏《堡垒之夜》视为最大竞争对手,但显然不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不会忽略即将进入流媒体领域的迪士尼、华纳、环球甚至是苹果,加上就在战局中的HBO、Hulu与亚马逊。成为MPAA会员并扩大对亚洲市场的投入,都是Netflix在巩固护城河的重要举措,对Netflix来说最有利的是这条河他们比很多对手提前开挖了五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