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这本让牛津大学图书馆舍不得送给国王的书,到底有多好看

辽宁抚顺顺城妇联

02-1311:13

1603年5月的一天,英国的托马斯·博德利爵士写了一封信给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馆长,让他把一本叫《植物志》的书交给出版商诺顿,因为诺顿想把它送给国王詹姆斯一世。

没想到,馆长竟然拒绝了他的要求,不肯交出这本书。

放到今天,这个故事可能更好理解一点。毕竟,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如今鼎鼎有名,作为馆长也更有底气。它现在是仅次于大英图书馆的英国第二大图书馆,馆藏超过1300万件,有数量庞大的珍本图书、手抄本、地图、乐谱等。

它还是影视剧里的常客。尤其是属于博德利图书馆系统的这座拉德克利夫阅览室(RadcliffeCamera),因为外形很有辨识度,爱看英国影视剧的小伙伴一定觉得非常眼熟。

拉德克利夫阅览室

更厉害的是,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图书馆的原型就是博德利图书馆。每次格兰芬多三人组遇到什么难题,赫敏一定会跑到书堆里找答案。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剧照

博德利图书馆

尽管博德利图书馆现在地位超然,可在1603年,它只是一个重新开放才一年时间的大学图书馆。还是多亏了博德利爵士出资整修(当时他刚与一个有钱的寡妇结婚),图书馆才能于1602年正式开放,并被命名为博德利图书馆。博德利爵士对图书馆的影响力显而易见。

在这样的背景下,馆长还是拒绝了博德利爵士的要求,我们不禁要问,这本《植物志》到底是何方神圣?

《植物志》出版于1597年,作者是英国人约翰·杰拉德。外科理发师出身的杰拉德当时已经52岁(那时外科手术通常不由医生执行,而是由理发师执刀),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本书将获得巨大而恒久的成功,成为英国最著名的植物学著作之一。

约翰·杰拉德,自《植物志》

这本书的出版商诺顿对它非常自豪,1601 年,他向博德利图书馆捐赠了一册。在这一册书中,全书1800多幅植物木刻画全都手工上了色,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因为在当时,为了上色,这些植物的样本必须应季采摘,提供给画家才可以!

直到今天,收藏在皇家图书馆的《植物志》仍是一个只有部分上色的版本。可怜的国王一直没有得到这个全部上色的版本。

《植物志》扉页

尽管几个世纪以来,这册书经常被使用,但图画并没有因为暴露在阳光中而褪色。只是有些表现叶片不同层次的部分从绿色变成了青绿色,可能是因为颜料中含有铜的缘故。因此,这些插图在现在看来仍然非常美。

结果的双季开花樱桃树,自《植物志》

颠茄,自《莎士比亚植物志》

三色堇

三色堇又名爱懒花(love-in-idleness),在《仲夏夜之梦》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仙王命令淘气小精灵迫克采来三色堇,趁仙后睡着时将花汁滴在仙后的眼睛里,她醒来就会狂热地爱上第一眼看到的人。

杰拉德形容三色堇“散见于各处原野、花圃”。在他看来,花园里的品种比野生的“尤为艳丽壮美”。

三色堇,自《莎士比亚植物志》

莎士比亚也许在诸多方面都令人难以参透,但是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对植物学非常熟悉,包括花卉、草木、水果或蔬菜。他甚至还意识到,植物在当时的日常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一些学者认为,在《植物志》出版之后,莎士比亚在创作时参考了该书。有人提出,约翰·杰拉德可能认识莎士比亚,因为他在介绍黄油花(他对毛茛的称呼)时曾提到,自己和一位植物学家朋友步行前往“剧院”时发现了一株重瓣黄油花。他提到“剧院”时用了大写,说明他指的是位于肖迪奇的剧院。当时在那里上演的戏剧就包括莎士比亚的《亨利六世》《错误的喜剧》《罗密欧与朱丽叶》。近两年,还有人提出,杰拉德和莎士比亚其实私交甚笃,他们都得到伯利勋爵的庇护。

不论他俩是真的志同道合,还是因为每个英国人都有一颗园丁的心,他们的作品都真实而生动地展现出一幅伊丽莎白时代的花园图景。把这本集自然植物、莎翁戏剧、珍贵插图于一身的《莎士比亚植物志》拿到手里的瞬间,仿佛就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莎士比亚式花园,这番惬意就连国王也是难得拥有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