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纽约时报都点赞的《流浪地球》,为什么会让某些观众这么不爽?

深度生活八卦

发布时间:02-0721:40

“在万众瞩目下,《流浪地球》将作为中国电影工业黎明的新开端隆重登场。”

瞧这黄婆卖瓜的口吻,你以为又是哪个本土媒体又在臭不要脸地自吹自擂了?

这是《纽约时报》作者Steven Lee Myers,在《中国电影工业终于跃入“太空时代”》一文中,给出的评语。

美国主流媒体用一篇专栏安利一部中国国产片,这画风也是十分罕见了。

无独有偶,连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也加入到了“球吹”行列,转发微博以示鼓励。

看来,这部“拯救地球”的片子,还是有很多“地球人”作粉丝的。毕竟拯救地球人人有责嘛。

不过,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有观众看法不同。

影片上映不久,有人就开始在豆瓣刷一星差评了。

他们断定,这不过就是一部太空版的《战狼》,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是“爱国营销”、“排外主义”的产物。

我就纳闷了——《流浪地球》讲的不是一个“全球人民齐心协力、前仆后继拯救了世界”的全球主义、国际主义、普世主义故事吗?除了主角吴京之外,还有俄罗斯人、日本人、韩国人、印尼人……都用自己微小的肉躯,以不计代价的牺牲,共同参与了星球的营救,能有几部科幻大片,在立意和主旨上能如《流浪地球》这般做到彻底的跨国别跨民族跨地域跨文化,这么“普世价值”?

想不通,这到底哪儿“狭隘的民族主义”了?

这些差评,在影片中完全找不到根据,已经不是正常批评而是恶意找茬、为黑而黑了。

没办法,为了有理有据地打脸这帮杠精,实在不得不开启一些“剧透模式”。

简而言之,《流浪地球》讲述的是一个“给地球搬家”的故事,正在遭遇灭顶之灾的地球,为了逃离已经衰老的太阳,必须离开太阳系,在太空中寻找一个新的落脚点。而这个新的家园被选定在距离4.2光年以外的坐标里。

人类要带着“地球”迁徙,这本身就是一项逆自然、逆天命的艰辛工程,是一次充满险峻的愚公移山,累计要用2500年的时间来完成,在这段时期内,人类首先要把生活空间从地上转移到地下,而资源稀薄、空间逼仄的地下城市又只能容纳有限的人类生存,于是很多生命不得不被进行功利式的权衡计算,从而被取舍、牺牲和放弃——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那些执行特定任务的特种战士,他们随时都会被一视同仁地剥夺生命,主动或被迫地为“更多人能活下来”而献身。在地球艰巨的“自救”过程中,诞生了一个个催泪的人道主义悲剧故事,也赋予了全片最悲壮凄美的精神内核。

那些张口就喊“民族主义爆棚”、“个人英雄主义爆棚”的哥们,难道和我看的不是同一部电影?全片几乎所有的设定,都在刻意淡化“一国独大”、“一人全能”的意味,所有的行动都是集体行动,每一次营救或牺牲,背后都是全人类集体命运最大化的考量。

就连美俄中英法这“五大boss”都为了挽救全人类而搁置争端,组建起了联合政府,成为地球的最高决策机关,高度统一地部署和调度着全人类的行动;而影片中空间站的“疑似叛逃”,都是经联合政府授权执行,为了保留人类“火种”的艰难选择。此时,和平年代的伦理观道德观已经悉数失效,而是处处面临“死一个人能不能救五个人”的电车伦理难题。这种处处揪心的情节设定,恐怕是那些怀有“圣母心”的观众们所难以接受的。

饶有讽刺意味的是,众多科幻片几乎都会伴随一个“主角全能”的设定,而《流浪地球》却没有,甚至绝大多数时候,主角和他的小伙伴们毫无作用。很多悲壮的牺牲实际上纯属徒劳——包括男主角姥爷的死,事后倒推发现对拯救地球毫无意义;主角们经常“晚来一步”,重启发动机的是捷足先登的其他救援队,“爆燃木星”的自救方案在主角们恍然大悟之前7小时已由以色列科学家提出……即使佩戴了主角光环,他们在全片中的贡献也是那样的微不足道。这暗示着渺小的人类只有通过叠罗汉式的悲壮接力,才能奉献点滴力量,去燃烧人类续命的希望。

另外,《流浪地球》中闪耀的集体主义光芒,恐怕也让不少人感到羞惭甚至恼怒。因为,这正是对当今世界各种“精致利己主义者”们的打脸和戏谑。

片中,吴孟达一句意味深长的台词,可以说是既简洁而又铿锵地道出了眼前这个时代的弊病:“那个时候,人们的心里只有钱”。

在当下这个崇尚个人主义和个人自由的时代里,我们曾经的集体主义情怀,早已被束之高阁了,和平年代下的社会关系,人们不可避免地自发走向逐利和内部竞争,人类内部的资源分配问题,上升为主要矛盾,内讧也因而成为主流。而当灾难的阴霾降临时,面对来自宇宙和大自然的不可抗力时,人们又会幡然醒悟,原来要想对抗灭顶之灾,你根本不可能指望超级英雄的突然降世,集体主义的优越性才会重新显露出来。我们曾经有过,而又丢弃并忘却了的利他精神,只有在面对极端困难的时候才会重启;人类的统一行动,又偏偏只有在面对严峻的外部威胁时才会合拍——这不得不说是人类的一场无法绕过的宿命。

现实中,我们的星球还没有面临重大危机,还没有走到被迫“流浪”的地步,但身处袅袅宇宙之中,地球的渺小和脆弱已毋庸赘言,人类即使穷尽所有的文明和科技也未必能在星际灾难来临之时,保住人类文明的火种。但至少我们还能搁置种族、国别、财富地位的差异,实现一次全人类的大团结大融合,投身于最后的战斗,在集体团结的强大能量中缔造人定胜天的奇迹。

给人类逐渐远离和缺失的集体主义补课,这就是《流浪地球》留给人类的终极寓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