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有赞白鸦丨从北大青鸟学员到上市公司996冷酷老板

传文社

发布时间:01-2918:47

在年会上宣布全员996的有赞CEO白鸦,2003年从河南北上京城,从北大青鸟培训班起步,2011年做到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那是中国互联网黄金时代的起点,10年之后,巨头鼎立,996的奴隶时代来了。

“互联网就是神奇”

白鸦是个老互联网er,年轻时捧过唐骏,贬过马云,追过周鸿祎,还教育过王兴。

生于河南信阳,出身草根,电大毕业,摆过地摊,做过泥瓦工。14岁时,因为被误以为偷拿了舅舅一百元钱,被父亲打,被母亲骂,被姑父鄙视,被亲戚责怪。无论怎么说冤枉,父亲都不相信。

2006年5月,白鸦还是个浪迹江湖的产品设计师,一身好花绣无从施展。那时,BAT三巨头尚未一统江湖,互联网草莽英雄辈出,豆瓣正火,徐静蕾是博客女王,北京的3G信号刚刚覆盖二环路。

白鸦在博客里不无揶揄地提到,一个名叫“校内网”的网站和一个名叫facebook的网站几乎一模一样,除了“英文网站的logo是个公的,中文网站的logo是个母的”。“真的非常非常希望facebook是一个校内网的英文化版本。”

校内网创始人王兴给白鸦留言,“我是xiaonei.com的创始人王兴。不好意思,让某些盆友失望了,是我们抄facebook.com,这一点其实我从来都不否认。我只想说,国外确实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并不过时。”并留下了招人的邮箱地址。

白鸦教育王兴,“校内的兄弟:咱‘拿来’也应该好好拿,能不能不要把别人的垃圾也拿来?更不要拿的途中自己又增加一些垃圾上去?”

那时候的互联网,不问你是北大清华还是北大青鸟。

当年冬天,校内网被王兴以200多万美元卖掉。白鸦:“互联网就是神奇。”

2011年,校内网改名人人网,赴美上市,首日市值超70亿美金。那一年,王兴在折戟饭否后,蛰伏在五道口的华清嘉园小区,又双叒创业了,新项目的名字叫美团。

曾经是懵懂少年,曾经度日如年

2005年,白鸦写道,“马云的团队目前还不具备做到成就霸业的地步,他没有陈天桥的‘肚量’也没有唐骏那样的帮手。马云某些地方和周鸿祎一样,可以把一个小企业小公司做到大公司,可以有很好的前景规划。马云缺乏一种肚量和成就大业的气势。”

此时的白鸦一定不会想到,他今后的起落,都暗合在马云的攻守道之中。

2011年10月,白鸦辞去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的职务,创业做电商导购网站“逛·发现喜欢”。电商导购是2011年的当红炸子鸡,代表项目“蘑菇街”当年业绩爆炸性增长10倍,给团队开出了25个月工资的年终奖。

那时候,融资渠道远未像今天这样发达,创业真的是需要老板卖房子的。但互联网充满了理想主义和情怀。除了一不留神就发钱之外,还用以下手段吸引员工:弹性工作制、免费马杀鸡、零食不要钱,等等。刘强东因为给配送员上满五险一金,“实诚人”的口碑鹊起。互联网人才稀缺,老板几乎求着员工内推。白鸦在多个场合放出了自己的gmail邮箱招兵买马,真正做到了“找工作直接和老板谈”。高居招聘次序榜首的,是做早餐的阿姨。“为了自己的胃,为了大伙的身体。”

形势在2012年急转直下,BAT三足鼎立之势已成。淘宝甩掉了易趣、拍拍、百度有啊等C2C电商竞争者,巨擘之形初现。淘宝封杀外部流量入口,导购网站一夜入冬。

“逛”一年不到,烧了1000万人民币,没有起色,团队就地解散。

2012年,白鸦再次创业。最开始想搞个老人手机项目,还好只是想想。

让他成功的是基于微信面向淘宝卖家搭建经营系统的“口袋通”,也就是有赞的前身。口袋通不收使用费,靠从微信向淘宝引流的“淘宝客”形式获利。这一年,微信用户数量突破 2 亿。由于巨头之间的界限尚未探明,白鸦抓住了一个淘宝和微信缝隙之间的机遇。

2013 年底,白鸦完成A轮 2000 万元融资,经纬领投。

2013年8月,淘宝封杀微信,史称“阿Q之战”。口袋通商业模式一夜之间行不通了。创业者在巨头之间的绞杀中艰难求生,我颠覆你,但与你无关。

有赞再次转型,成为解决B端商户经营和营销方案的SaaS服务提供商。2018年5月,有赞在香港借壳上市,市值一度超60亿港币。白鸦终获创业成功。

此时,白鸦的老东家支付宝(蚂蚁金服)的估值是1500亿美元。一些像白鸦一样早年放弃期权出来创业的人,错过了“一个小目标”。

创业是久败一胜,创业者没有江湖。白鸦变得沉默了。一入江湖岁月摧,他不再是那个分享许巍与老狼的快意少年,江湖也不再是他和大佬们平起平坐的舞台。

缺少巨头流量扶持,996掩盖不住有赞的焦虑

2003年,21岁的白鸦从河南北上京城,从北大青鸟培训班开始,去拥抱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机遇遍地的黄金时代。这个时代如此漫长,以至于我们都几乎以为没有增长的边界,前方永远有蓝海。但是随着PC转向移动端,4G得到普遍应用,十几亿人的互联网增量红利终于趋向耗尽,转向存量血拼,资本成为舞台上的主演。

白鸦仍将自己视作创业者。上市一年,团队规模翻了一倍,但感觉势头不好又马上转头996软裁员,这反映的是创业者的格局。以创业的名义拿员工试错,其实最错的应该是自己对形势的判断。

互联网草莽英雄的创业时代已经远去,老互联网“大虾”白鸦虽然搭上了最后一班列车,但老东家阿里巴巴已经鲲鹏展翅九万里,给后来者投下一片几乎难以突围的暗影。有赞股价在借壳上市后一度冲高,1年内又回落至“仙股”,连续亏损的财务数据似乎印证了这种焦虑,而最根本的还在于有赞2B的商业模式本身。

白鸦说“我是做工具的,我和谁都不冲突”,但是,没有冲突也意味着没有属于自己的地盘。同样是微信端开C店,拼多多成了黑马,在微信流量带动下,市值超过了京东。互联网行业没有老三,C店的小微用户在一个渠道做熟了,很难迁移到其他渠道——何况还要收费。有赞商户缺少巨头的流量加持,在拼多多的爆发后显得更加落寞,996从另一面折射了对公司前途的焦虑。

昔日追寻自由的屠龙少年,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996老板。也许曾经的文艺青年白鸦,听过Coldplay的《Viva la vida》,“我亦知天堂之门不会为我敞开/逆耳忠言从未存在/但这却是我统治的时代。”

欢迎关注chuanwenshe

谢绝私自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