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阿尔泰零下39度生活 被当成中国版的“荒野猎人”

中国旅游日报网

发布时间:19-01-2514:18

谢里克跟我们讲起一次捕猎,图尔森追着一只蹦蹦跳跳的鹿往坡下滑,一跃而起跳到鹿的背上,抓住鹿角,把它摔倒在雪地里。鹿急了,对他好一通又踢又咬。几千年来,这一场景在阿尔泰山区不知上演过多少次,山里发现过许多岩画描述的就是古代滑雪的场面——比如一幅画面中,一个人形正踩着滑雪板追逐野山羊。众所周知,岩画的年代难以追溯,因此可否以它为线索来定夺滑雪活动的诞生地,还有待商榷。中国考古学家认为这幅岩画刻画于5000年前,还有些人说可能是3000年前。关于滑雪最早的文字记载是用汉语书写,也指向阿尔泰山脉,其年代却是始于公元前206年的西汉时期。

第二天一早,温度计显示零下 40°C,身上盖的毛毯都成了雪白的硬板。猎人们在这冰板下醒来,面无血色,如死人般苍白。四下一片死寂,甚至能听到冻僵的树枝折断时极细微的声响。火堆周围一圈融化的雪水已经再次凝固,结成一块块的冰板。我们踢走冰块,重新把火烧旺,煮红茶喝。大家都不说话,捧起热气腾腾的茶碗,几番豪饮之后方觉元气恢复。

日出后几小时,气温上升至零下 29°C,队伍开始朝山上行进。他们一次也没摔倒,坡很陡,他们就用木棍作桨,支撑身体往上爬。登上山顶后,不出所料,在几棵树周围发现了两头公鹿的足迹。图尔森指给我看被鹿角撞断的树枝。

我们沿着足迹追踪到山阴处的一座悬崖,图尔森不假思索地跃了下去,其他人紧随其后。他们蹲坐在滑板上,身体使劲后仰,双腿大幅叉开,双臂紧紧夹住木棍,就像把住舵杆一样。他们在茂密的树枝间穿梭,冲破灌木,从被雪覆盖的巨石上蹿下,在空中飞行6米远的距离后落下,激起一片雪尘。

图尔森找到了麋鹿脚印,跟着它下到一座山谷中,再爬上对面的山坡,在那里停了下来。“它们能闻到我们的气味,”他说,“所以它们在移动。”

挪威考古学家也发现过关于滑雪的岩画。俄罗斯的一个泥炭沼泽中曾出土一截滑雪板末端,碳同位素测定显示其年代处于8000年前。这几个国家都自称是滑雪的发源地,但有一点是得到普遍认同的:第一个蹬上滑雪板的人很有可能是为了捕猎动物才做出此举。

我问图尔森后来他是怎么把鹿杀死的,但他只盯着篝火,缄口不言。人们唯恐触碰当局敏感词,从不敢跟我提有关杀害动物的字眼,只说“追踪”。腌马肉煮熟了,大家顾不得聊天,都欢快地狼吞虎咽起来。吃完之后钻进毛毯,在温暖的篝火旁很快进入了梦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