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计局公布最新数据显示,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139538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30万人。
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94‰;死亡人口993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3‰;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81‰。
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1351万人,女性人口68187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64(以女性为100)。男比女多3164万人。
从年龄构成看,16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8972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4.3%;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658万人,占总人口的11.9%。从城乡结构看,城镇常住人口83137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790万人;乡村常住人口56401万人,减少1260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59.58%,比上年末提高1.06个百分点。
全国人户分离人口(即居住地和户口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2.86亿人,比上年末减少450万人;其中流动人口2.41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8万人。
延伸阅读卫健委近期公布人口数据,专家预测2028年增长出现拐点
2019年出生人口会比去年减少200多万?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宋树立回应称,生育问题影响因素比较多且复杂,卫健委一直在持续监测,具体数据有关部门近期会公布。
在10日举行的卫健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预计今年的出口人口数据什么时候公布,和去年相比,可能会有哪些不同?现在有一些地方的出生人口数据已经陆续公布了,据此有些专家预测今年全国出生人口可能会比去年减少200多万,请问对此观点有何评论?下一步生育政策的研究重点可能是在哪个方面?
宋树立表示,生育问题影响因素比较多,育龄妇女的规模、结婚年龄、生育年龄、经济社会因素等,是比较复杂的。卫健委一直在持续监测,具体数据有关部门近期会公布。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陶涛进一步解释称,第一,怎么去看待2018年出生人口的变化。出生人口的规模受到育龄妇女的规模的影响,全国15—49岁育龄妇女的规模2011年达到顶峰,之后一直是下降状态,相应的出生人口也进入下行通道。从2000年以来,每年出生人口大概是1500—1800万之间波动,最近受到政策调整的因素,还有龙年、羊年等生肖选择的影响,波动也是在加大的。
除了育龄妇女规模的影响外,还有一些因素,比如育龄妇女的年龄结构,整个育龄妇女的平均年龄是在提升的,2015年数据显示,在所有育龄妇女当中,有一半以上都在40岁以上,这也是一个影响因素。包括结婚的情况,2017年全国结婚人数大概是1063万对,同比下降7%。还有一个因素是婚育的推迟,近三年以来,平均的初育年龄和平均生育二孩的年龄都往后推了一岁,这些也会对出生人口规模、生育水平是会产生影响的。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规模大概是在1500—1800万波动,可能2018的出生人口也需要在更长时期里客观看待。
陶涛指出,第二,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国内的生育模式和生育状况确实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需要进一步加强人口的监测。城镇化的推进,高等教育的普及,婚育的推迟,所有的因素都会对生育水平产生一些影响。90后成为了生育主体,他们的生育观念、生育意愿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所以在今后一段时期内,进一步加强人口监测,进一步掌握人口生育模式、生育规律,这是十分重要的。
最后,陶涛提到,调查发现,人们在生育养育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顾虑,对经济社会政策的配套呼声比较高,主要反映在住房、就业、女性劳动保护、税收,产假、婴幼儿照护等等各个方面,都有一些政策上的期盼,这也是生育相关的政策,需要构建生育友好的、家庭友好的政策支持体系,切实帮助更多家庭在生育养育过程中解决一些实际的困难。
宋树立还表示,这两年二孩的出生比始终保持在50%左右,二孩政策所产生的积极意义在持续释放出来。卫健委也会会同相关部门加强监测、加强研究,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的“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加强人口发展”。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中研网
编辑:TF003
举报/反馈

北晚在线

4521万获赞 295.1万粉丝
专注报道您想看的新闻
北京晚报官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