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虐童事件发酵引民众怒吼 如何预防悲剧发生?

中国新闻网

2019-01-18 14:44中国新闻网官方帐号
关注

中新网1月18日电 综合台媒报道,近期,台湾社会接连爆发多起重大虐童事件,引发民众怒吼要严惩!如何阻止虐童事件再发,真正做到对“虐童零容忍”,值得民众及当局深思。

图为虐童情境照。(台湾《联合报》/记者苏健忠 摄)

虎毒不食子?台湾虐童事件频发

近几个月,台湾发生多起重大虐儿事件,包括2018年11月台北市2岁男童疑遭母亲饿死,以及2019年1月16日传出,台南2岁女童疑遭生母等人虐打致死。

2019年1月17日,台中、苗栗再次相继传出幼儿遭幼儿园及继父施虐案件。

据了解,全台2018年虐童通报案高达5.9万件,扣除重复、不详及非虐童案,正式案件数8700多件,虐童案不但增加,受害者年龄也越来越小。

台湾儿童福利联盟(儿福联盟)分析台当局“卫生福利部”统计称,全台从2013年到2018年第三季有293名受虐儿童死亡,平均每年约59人来不及长大。

民众愤怒 “私刑正义”为何暴走?

“卫福部”统计发现,2016年虐儿通报数为54597件、2017年为59912件,2018年也逼近6万关卡,显示虐儿事件逐年增加。其中2017年遭虐死亡原因中被父母虐死有13人,到2018年第三季仅4人。

从数据来看,虐死人数出现下滑,但民众为何要怒吼?“私刑正义”为何暴走?

首先,2岁男童王昊遭母亲同居人刘金龙等人喂毒殴打虐死,一审判刘死刑,但以伤害致死判刑30年定谳,王昊姑姑穷极一切法律救济仍无法改变,早已埋下民怨。

接着北投小学女童割喉案、内湖“小灯泡”被杀(注:台湾女童“小灯泡”2016年3月突遭男子随机砍杀身亡),凶手均未被判处死刑,加上台湾法务部门不执行死刑,民众对司法从不信赖到绝望,只能自力救济找寻出口。

儿福联盟执行长白丽芳表示,目前虐童施暴者并未得应有的司法后果,无辜小生命的逝去引起民众的愤怒,甚至引发“人肉搜索”、“私刑”等手段来伸张正义。

日前,台湾一名父亲因为肉圆(一种台湾小吃)没加辣,而动手殴打小孩和妻子,家暴影片曝光后引起群情激愤,有网民“人肉搜索”此人,搜到他家并动用“私刑”教训他。

示意图:台湾虐童案件频传。(台湾《联合报》/记者苏健忠 摄)

6岁以下幼童易受害 社会安全网被疑虚设

儿福联盟执秘黄韵璇指出,重大虐儿事件通常都是发生在学龄前儿童,除了因为未上学、老师看不到外,也因为较为瘦小,没有逃跑或表达能力等。

黄韵璇表示,家内虐儿的确比较不容易被发现,年纪这么小,周围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这些孩子的存在,就算社工去访查,也不是一次性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家扶基金会社工处处长周大尧则说,6岁以下孩童被发现通常都是已造成重大伤害,因为6岁以上孩童可以在学校被老师发现外、也较有表达能力。

周大尧也认为,施虐的父母亲往往缺乏亲职管教信息,常见的包括把孩子当做“私人用品”在管,甚至认为“打孩子不是社会上的事情,而是我的事情”。

儿福联盟政策中心主任李宏文指出,有关虐童案的司法判决,应该重新检视虐童相关罪责的认定标准,拿出最高规格来优先维护儿童人权。

他表示,目前台湾针对6岁以下的弱势幼童的主动关怀方案的强度、方式以及频率,各县市间充满差异,有的可能仅采电话访问,没有实际看到幼儿,无法得知真实情况。

台湾照顾管理协会理事长张淑慧亦提到,目前社会安全网络是由地方政府的民政、户政及卫生局处分工,若没有统一单一窗口委派案件,当委派案件认知有落差,到底是该由哪一个部门负责,案件就会被推来推去,使服务介入效率变慢。

她续称,不少受虐个案根本没进入保护体系,孩子不可能第一次被打,台湾卫福部门推动的社会安全网有名无实,以致民众宁可上网爆料而非报警或打电话专线通报。

如何事前预防悲剧发生?

台当局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17日以“人神共愤”谴责虐童加害者,并指示教育、社政、警政等相关单位,落实社会安全防护网。

“卫福部”要求地方政府针对虐儿高风险家庭,进行全面清查访视,但学者却指应将医疗院所纳进防暴体系,透过第一线人员进行通报,避免孩子被打个半死才被发现。

教育部门学生事务及特殊教育司长郑乃文17日表示,学校老师每天都会接触学生,最容易发现个案,因此近年加强督导学校落实通报、辅导及保护机制,只要知悉有疑似家庭暴力或儿童受伤害情形,必须立即以纸本传真或至社会安全网网站通报,最迟不得超过24小时。

另外,郑乃文也提到,初中、小学生如果因不明原因未到校上课连续3日以上,学校就必须通报主管机关。

而家扶基金会社工处处长周大尧则建议,依规定学龄前儿童应在一定的时程去施打预防针,如果未按时施打,卫政单位应联合社政单位甚至警政单位去关怀,如果各环节能多注意,可以避免掉一半以上的个案发生。(完)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