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推进国资国企改革2019年国企改革将加速发力

东方财富网

发布时间:01-1402:26

国企改革在已取得的进展和历史性成就基础上,应该如何走深走实?1月12日在由中国经济时报社、国研经济研究院、中国经济新闻网主办,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公司协办的第十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新时代国有企业改革方向与路径”分论坛上,与会嘉宾表示,应深入领会中央精神,将围绕做强做大做优国有企业的目标,加快推进改革进程,助力经济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余斌致辞。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部长马名杰主持分论坛演讲环节,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马骏,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卢永真,山西省国资委副主任、企业改革处处长高春毅,冀中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张成文分别发表演讲。

鼓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和技术变革

余斌在致辞中表示,在改革开放初期,市场需求得不到满足。这样的情况之下,充分发挥政府作用,政府组织资源,开展生产,就很容易推动企业发展,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在过去40多年中,我们主要依靠引进消化吸收国外的先进技术,来加快我们的追赶进程。所引进的技术都是在国外被证明是可以被消费者、被市场所接受的。当把成熟的技术引进到中国,就容易获得成功。在经过40年的快速追赶之后,当我们的产业达到跟随并跑与领跑的新阶段之后,实际上引进消化吸收国外成熟技术的空间大幅度压缩,在这种情况下,就要转变到创新驱动发展的轨道上来,需要鼓励企业不断进行创新和技术变革。

余斌表示,在2018年年底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关于国有企业改革,中央提出明确的目标和任务。要推动国资国企改革,按照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要实现以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的转变,共建一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还必须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凡是市场能够自主调节的,就让市场去调节;凡是企业能做的,就让企业去做。今天要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国有企业要积极探索,充分发挥国有企业自主的优势,在做强做优的过程中不断壮大国有资本。汾酒集团和冀中能源集团尽管处在完全不同的领域,过去的探索在方向和路径上也有很大的差别,但取得的效果都是一致的,都促进了企业快速发展和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

马骏表示,十九大新的表述是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具有深刻的含义:国家将主要依靠资本而不是企业来发挥国有经济的作用;国有资本总量、回报、增长潜力、布局调整等需要全面关注。政府管企业的模式必然导致行政管理体制延伸到企业运行的各个方面,导致效率低下和创新不足,转为管资本具有重要意义,包括:实现两权分离,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形成自主经营、自我发展的机制;有利于处置僵尸企业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利于保值增值;有利于灵活配置资源支撑国家经济发展;有利于促进市场公平竞争,落实两个“毫不动摇”。

卢永真指出,在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快国资国企改革”,这预示着2019年国资国企改革将加速发力。而此前的2018年12月28日,国务院国资委召开了11家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启动会。在此之前的几年时间里,中央企业先后确定10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试点企业。在全国范围内,各地也积极探索,目前已经先后在120多家地方国有企业开展了两类公司相关试点工作。

卢永真分析说,从功能上看,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主要是通过开展投资融资、产业培育、资本整合,推动产业集聚和转型升级,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则是通过股权运作、价值管理、有序进退,推动国有资本合理流动。从运营模式上看,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以对战略性核心业务控股为主,推动实施战略性并购重组和专业化整合;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以财务性持股为主,促进国有资本保值增值。两类公司具有提升国有资本配置效率的内在机理。

国企改革实践向纵深推进

随着国企改革向纵深推进,地方实践向纵深推进。

2017年2月,汾酒集团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了2017年度以及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被外界称之为“打响了山西国资国企改革的第一枪”。与改革前的2016年相比,2018年汾酒集团酒类收入翻了一番,工业产值翻了一番,利税增长了192%,酒类利润增长了185%,并入选国务院国资委确定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企业名单。

李秋喜坦言,契约化管理是解决国企改革发展中诸多困难和问题的“关键一招”,通过深入地推进契约化管理,进而倒逼内部管理变革,可以更好地向企业注入活力。汾酒集团通过契约化管理,实现“两个激发”。一是激发了企业内部改革试点单位的创新能力,二是激发了企业内部微观主体的活力,真正实现了压力层层加码,权力充分下放,动力步步强化,活力不断释放。下一步汾酒集团将继续深入推进契约化管理,通过契约化管理实现动力的变革,一要推进落实股权激励计划,完善业绩考核的契约化。二要全面推行三项制度改革,建立岗位管理的契约化。三要探索动态考核及市场化选聘经理人,强化干部任用的契约化。希望通过这些举措,让汾酒的内部管理再上新台阶。

山西省国有企业比重大,在全省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18年年底,山西省国资委监管的省属国有企业资产总额2.92万亿元,同比增长5.9%,排在4个直辖市之后,位列全国第5位;净资产7345.7亿元,同比增长21.7%;完成增加值2580.4亿元,同比增长8.6%,位列全国第3位;实现利润300.9亿元,同比增长54.1%,上交税费849.3亿元,同比增长9.1%。这些指标创2012年以来同期最好水平。

高春毅表示,山西省高度重视国资国企改革,成立了省委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和党建工作领导小组。颁布“1+N”政策文件,搭建起新一轮国企国资改革“四梁八柱”的框架。2018年发力三大攻坚战,包括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攻坚战、防控风险攻坚战、“处僵治困”攻坚战。同时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转型发展。

他指出,目前山西省的国企改革还存在一些问题,集中在产业结构、体制、化解历史包袱上,希望国家出台有关煤炭钢铁去产能债务处置优惠政策,继续明确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理论及实践,降低一些员工持股的前提条件。

位于河北省的冀中能源集团是位居世界500强企业之列。通过深化改革,冀中能源集团确立了“以战略管控为主”的管控模式;在“三项制度”改革方面,推行公开竞聘,对于企业急需特殊人才,采取“一事一人一议”的个性化激励政策。同时优化薪酬分配制度,增加绩效薪酬比重;探索推进职工持股,完成华药华恒公司完成员工持股改革试点,成为河北省首家完成员工持股的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

张成文说,改革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配套政策支持必不可少。目前还面临一些难题,如改革与稳定的问题、重大决策终身追责与改革过程中探索“试错”的问题、改革诉求与实际权限的问题。

当前国企改革存在的诸多问题,需要加快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如何实现这些转变?马骏认为,监管部门要加快还权与授权的改革,要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作用,形成管资本的市场化主体。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打造自主经营的市场主体。其中建设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关键,要理顺与政府部门的关系,要按照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要求完善组织、流程和制度,并以股东身份参与权属企业治理。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