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是什么时候说过:“远看一条狗,近看是郭沫若”这句话的

大毒苹果

发布时间:19-01-0901:48

经常在网上看到关于鲁迅或郭沫若的文章下面,总有人评论鲁迅当年是这样骂郭沫若的:“远看一条狗,近看郭沫若”。

此外还有个完整版,是这样的:“远看是条狗,近看是条东洋狗,到了眼前,哦,原来是郭沫若先生。

其实鲁迅与郭沫若笔墨相讥 ,始于1928年的革命文学论战。此前两人素未谋面,私底下虽然对对方各有看法,但尚未写成批评文章。当时,郭沫若所在的文学社团——创造社和另一个文学团体太阳社联手发动革命文学运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嘲笑和批判了鲁迅先生的作品,郭沫若化名杜荃,作《文艺战线上的封建余孽一批评鲁迅的〈 我的态度气量和年纪 〉》—文,猛烈攻击鲁迅。郭沫若在此文中给鲁迅乱扣了三顶帽子,即封建余孽、二重反革命、法西斯。这三顶帽子在当时的语境中都有点杀气腾腾 。在围攻鲁迅的文章中,郭沫若的用词最为凶狠。因此,鲁迅与郭沫若结下了仇。

不过由于早在1928年2月,郭沫若因为曾在1927年四一二时期撰写了《请看今日之蒋介石》一文,此时的郭沫若已经流亡在日本,潜心研究中国古代文化了,他们之间的论战基本就是鲁迅一个人的独角戏。而且,鲁迅先生要骂的人很多,郭沫若又不方便还口,所以也就暂时没有更激烈的冲突了

到了1931年8月,鲁迅在上海社会科学研究会作了《上海文艺之一瞥》的演讲,其中多次提及郭沫若所在的创造社并给予尖锐批判。鲁迅在文章开头回溯上海滩上才子变流氓的历史过程,认为创造社是新才子派,其主张变来变去,还可以称之为流氓,是新时代的“才子加流氓”。

由于鲁迅的这篇演讲用词尖酸刻薄,甚至夸张事实,把此前对创造社和郭沫若的恨意一股脑的倾泻出来,所以影响很大。很快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发表,郭沫若是在日本看到鲁迅此文的。于是郭沫若愤而撰写《 创造十年》,反击鲁迅,之后他们彼此又互有攻守。

总体来说,他们双方的论战都有互相断章取义,乱扣帽子的嫌疑。

不过随着中日民族矛盾的不断加深,他们两个人在文学,观念等方面的冲突趋于缓和。在鲁迅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文中:“我很同意郭沫若先生的‘国防文学是广 义的爱国主义的文学’和‘国防文艺是家关系间的标帜,不是作品原则上的标帜’的意见。 鲁迅还说:“例如我和茅盾、郭沫若两位,或相识,或未尝一面,或未冲突,或曾用笔墨相讥,但大战斗却都为着同一的目标,决不日夜记着个人的恩怨。然而小报却偏喜欢记些鲁比茅如何,郭对鲁又怎样。好像我们只在争座,斗法宝。”可以说,鲁迅用此文为两人的笔墨论战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鲁迅的这种心态,是值得后人学习的

至于开头的那句话,鲁迅压根就没说过,从鲁迅的任何一本作品中都找不到。试想,鲁迅要真这么犀利地骂过郭沫若,怎么可能找不到文章出处呢?其实答案是:现代人瞎编的。

只有鲁迅当年骂梁实秋为“丧家的资本家的走狗”,而这些话都收录在了鲁迅的《二心集》之《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一文中

我只能感叹现在这个时代,真正读书的人少了,而愿意相信别人胡说八道的人变多了。网络上的一些读书类、励志类等营销号,正是看准了这个机会,开始胡编乱造一些鸡汤类名言,来骗取转发。而这些营销号背后的人也不看书,他们随便伪造一些名言后挂上尼采、佛洛依德等大人物的名字。而读者只知道尼采等人的大名,这些鸡汤废话又很对自己口味,于是就顺手转发了。

说实话,就某些假名言的水准来说,仔细一看,还真不如一条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