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法》实施近一周,OTA搭售都没了,微商们还在茫然观望

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01-0416:31

《电子商务法》已于1月1日正式实施。记者调查发现,企业电商对此高度关注,积极整改,例如OTA的搭售已经全部取消,但朋友圈的个人微商还在观望,有些微商甚至还不知道《电商法》,普法执法依然任重道远。

(1)OTA全面取消搭售,倒逼企业转型服务

《电商法》刚一出台,就被认为是遏制搭售行为的利器。《电商法》第十九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违反此条规定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在电商行业中,搭售主要出现在生活服务尤其是在线旅游类平台上,如携程、途牛、去哪儿、同程艺龙、驴妈妈旅游、马蜂窝等OTA平台。电商法正式实施之后,虽然惩罚额度并不大,但哪家企业也不愿意成为第一个吃到罚单的恶人。从记者的体验来看,目前主流OTA平台已经全面取消了搭售行为。

例如为微信提供火车票机票的同程艺龙,记者预订1月9日上海至北京的G102车次,二等座票价553元,选择12306直接订票,订单总额还是553元。如果选择便捷购票,按钮旁有显著提醒至少有30元附加费,点击之后发现是提供了30元赠50元景点券的服务。

图片说明:在同程艺龙预订1月9日上海至北京的G102车次,二等座票价553元,选择12306直接订票,订单总额还是553元。如果选择便捷购票,按钮旁有显著提醒至少有30元附加费,点击之后发现是提供了30元赠50元景点券的服务。

在携程上也有类似提醒。例如预订1月9日杭州到北京的MU5131航班,经济舱1.5折票价360元,直接预订不加价,但携程也提供了加88元可获超级会员服务的套餐价和,以及加18元可获50元接送机抵用券的套餐价,供消费者选择。

图片说明:携程上,预订1月9日杭州到北京的MU5131航班,经济舱1.5折票价360元,直接预订不加价,但携程也提供了加88元可获超级会员服务的套餐价和,以及加18元可获50元接送机抵用券的套餐价,供消费者选择。

“电商法保障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和知情权。需要注意的是,电商法条文并不反对套餐式销售,关键是要说清楚不能让消费者默认勾选。”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表示,因为有显著提示,所以这种服务也是符合法律要求的。

记者还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取消搭售之后,OTA们不约而同地推出了更多的增值服务。除了各种惯常的会员服务、接送机券、景点券,有些服务更是企业针对消费者需求专门开发的。这些解决消费者痛点的服务,既方便了消费者,又能为OTA平台提升非票收入的来源多样性。

例如同程艺龙推出了“有房保障”承诺,当消费者的订单确认预订成功,但到达酒店前台后被告知预订房型全满,同程艺龙将在约15分钟左右给予消费者处理方案,并优先安排消费者在原酒店升级房型办理入住。当原酒店无房间升级安排时,同程艺龙会给客户推荐周边同等级或其他适合酒店,同时赔付消费者最高不超过原订单首晚房费的差价。

“有一次,我和爱人凌晨下飞机,就赶往酒店准备好好休息。但到了酒店,前台却告诉我预定的房型已经满了。当时我火气就上来了,凌晨又在郊区,去哪里找酒店。”曾遭遇到店无房的王先生说道,“当我和同程艺龙客服反映了情况,过了大概10分钟,就解决问题了,还帮我们免费升级到了豪华套房。”

蒙慧欣认为,电商法对电商行业和消费者而言都是好事,将倒逼电商企业转型,“对于包括在线旅游平台在内的生活服务电商平台而言,不仅需要明确规范、坚守底线,更应该专注于产品与用户服务质量的提升,从产品经营、服务保障、防范风险等多个方面提升综合实力,这样才能在瞬息万变的行业大潮中站得稳、行得远。”

(2)微商有的茫然有的观望,普法执法任重道远

受电商法重大影响的还有一批人,那就是活跃在朋友圈里的微商。《电商法》第十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

换句话说,就是个人在朋友圈里开展代购、销售等经营活动,也需要办理工商登记。

作为配套政策,2018年12 月3日,市场监督总局发布了《关于做好电子商务经营者登记工作的意见》,明确电子商务经营者申请登记为个体工商户的,允许其将网络经营场所作为经营场所进行登记。

从电商法出台到现在,微商、代购一直都是居高不下的热点,也能看出这一行其实已经渗透在每个人的生活中。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认为,从税收的角度来说,在每个人的工作、消费都需要缴纳税,微商、代购也没有例外,另外还有作为经营者却不在监管范围内的问题,这不仅仅是经营者的问题,也有我国对先前准入不够严谨的问题,但是无论如何,微商、代购都不应该处在一个法外之地。

“此前,个人卖家无须进行工商登记,一直处于监管外围。这一举动被普遍认为提高了电商平台的入驻门槛,可能影响个人卖家开展电子商务的热情。”李旻认为,国家市场监督局适时出台意见,对电商经营者的登记要求进行细化,规定电商经营者,可以将网络经营场所作为经营场所进行登记,并将经常居住地登记为住所,很好地契合了电子商务虚拟性、跨区域性、开放性的特点。

而且,商事制度改革后,个体户实行“两证合一”,配合全程电子化,经营者足不出户也能在网上办理个体户注册的全部手续,并不麻烦。

不过,根据记者的初步观察,朋友圈微商对电商法基本是茫然加观望,知道《电商法》的并不多,严格落实或者干脆退出经营的也不多,甚至还有部分微商表示自己不知道这部法,更不知道已经正式实施了。

记者朋友圈里一位常年帮好友代购各种山货、农产品的好友,1月4日早上3点还在更新上货信息,这次卖的是进口车厘子;还有一位在淘宝开店的朋友,同步在朋友圈里更新了今日的海鲜价格,“螃蟹3斤100元不包邮”。记者询问得知,他的淘宝店同样没有进行工商注册登记。

记者朋友圈里的微商依然在发布广告。

记者询问几位微商好友后发现,部分从事海外代购的好友暂停了发朋友圈推广,转为私信熟悉的卖家;部分好友是淘宝企业店的客服,他们表示自己所在的企业原本就有工商登记,因此朋友圈可以继续发文推广;而4位以个人身份从事国内商品代购、销售业务的好友,竟然没有一个知道《电商法》要求微商需办理工商登记,有一位还咨询《电商法》什么时候实施,他应该去哪里办理工商登记。

《电商法》实施前夕的2018年12月27日,中消协发布的调查表明,有超过4成网购人群不知道电商法,需要加快普法力度。此次记者的小调查再次证明,《电商法》执法普法任重道远。

“在对受访者了解《电子商务法》的渠道的调查中,通过微信、微博、贴吧、论坛等网络平台了解《电子商务法》的受访者最多,占比71.1%。”中消协商品服务监督部主任皮小林表示,相关部门应借助新媒体,加强对《电商法》的普法宣传。同时,《电商法》正式实施之后,监管部门不妨抓几个典型,彰显法律的震慑力,用严格执法进行最好的普法宣传。

(经济日报 记者:佘颖 见习编辑:覃皓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