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GGV、贝塔斯曼看中,这家公司这样切入在线早教蓝海

鲸媒体

01-0209:51

导语

“孩子最初那三年,就像是长在地底下的种子,你虽然看不见,但它一直在做努力,它要突破很多东西,才能慢慢长出芽儿来。”彭琳琳说道,“很多人在看大一点的孩子,觉得他会唱歌跳舞,是不是天赋啊……其实不是,小孩子初期的大脑是很丰富的,你不去用,不开发,就废掉了。”

大概是做了妈妈的缘故,彭琳琳讲起孩子的事情,有说不完的话。而又因为她将教养孩子做成了一份事业,除了天然的母性情感又多了些条理性。

曾在蜜芽做母婴电商的她深知,妈妈们对孩子的玩具多是吹毛求疵的,但你若给她好好讲一讲怎么养孩子,需要哪些理论知识,她们又是开放和包容的,尤其是年轻的妈妈。

“就像我把知识教给我们家阿姨,她很快就成为了我们小区的明星阿姨,但事实上,她之前都没带过孩子。所以你说带孩子很难吗?”彭琳琳反问道,“难的在我这儿,我需要把知识系统化、理论化,而小步在家早教要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

通过培养家长进而做好孩子的早教是小步在家早教(以下简称“小步”)的“套路”,而选择做线上,则算得上一个开创之举,在彭琳琳看来,家庭是早教的核心,于是,如何通过线上课程,让家长利用好亲子互动的时间,成为小步在家早教的关键。

从一瓶驱蚊水开始的创业

小步的办公地点,位于惠新西街南口地铁站50米处的一幢低层商用楼里。小步包下了一、二层的四间屋子供100多位员工办公。会议室里开会的、面试的,很是热闹,于是,采访被临时挪到了一楼待客厅里。

彭琳琳告诉鲸媒体,如果晚上七点多过来,还可以尝到小步的饭菜香。

“热闹”如风,似乎一直常伴小步。不过创业最初那七八个月的热闹,更多是“被拥挤”带来的,小步如今仍旧流传着几个很时髦的小故事,或成其创业初期的一个缩影,在与彭琳琳的谈笑中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

创业之初,小步是在居民楼里办公,150平的屋子,挤了30多个人,每到饭点的时候,会有阿姨做饭,一群人或站着或坐着围成一团。“恰巧有这个点儿来面试的,一般会是两种结果,有的喜欢这种氛围,不过有的就被吓跑了,他们觉着这都什么人呐,搞不好是传销的吧。”

由于屋子实在排不开,面试间则直接征用了一楼大厅,“公器私用。” “而且特别逗的是那会儿蚊子特别多,一般来我们这儿面试的,来了什么也别说,先给你喷驱蚊水,不然面试完了,一身包。”

彭琳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漂亮,在她身上,四川人的娇小与创业者的干练凝成内敛的气质。而选择创业这样一条路,得从她做了宝妈说起。

(小步在家早教创始人兼CEO彭琳琳)

“首先我自己对早教这个事儿很重视,所以有孩子以后我会带他一起去线下听课,会记笔记,回家以后梳理出来。”彭琳琳说道,“因为我们家阿姨也会和我一起带孩子,我会把我觉得好的育儿经验教给她,她很快就成了我们小区的明星阿姨。”

触动她下决心做这件事的,是她在分析的过程中发现,就光0-3岁这个阶段,孩子每个月都在变,“这个月你该做这件事,可能到下个月就变了。”彭琳琳说道,“所以你要不断去摸索其中的规律,背很多理论,但是光有理论还不行。”

她解释道,只是将理论的东西传达给老人是没有用的,他们没办法做到举一反三,你需要直接告诉他们怎么做,然后他们会变得很轻松,进步很快。“所以总结来看,难点在我这里。所以小步做的就是系统性的梳理工作,把前端做好,将理论和方法教到家长,再由家长去引导和影响孩子。”

但从当前来看,市面上大多数的早教是将孩子作为教授的直接对象。“比如给他一个动画片,给他一个玩具,让孩子去看、去玩儿。”

选择做在线早教,是因为家庭是早教的核心。“首先在线下的时间是很少的,因为租金、人力的原因这就便宜不了,这也决定了线下中心不可能成为孩子生活的主题。”

所以,孩子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于是阿姨就乱七八糟地带。”这也使得绝大多数人将绝大多数的钱花在了非常少的时间上,但是对真正的主体并没有产生多少影响,“有点本末倒置”。

当然,有的妈妈们也会关注一些文章,但可能看过就过去了,没有人真正去用,从这一点出发,彭琳琳认为:“家长缺少的是一个真正的工具和帮手。”

理论与实践并行的小步业务

彭琳琳就想做这样一个“工具”,所以小步的业务也围绕着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在小步在家早教APP和微信公众号上进行,只是界限上没那么分明。

“我们会在APP和微信公众号上放一些文章,鉴于家长们有时候很忙,所以我们还在文章内插入了音频,此外,我们还有知识电台等等。”

在APP内,小步还专门上线了家长大学。

小步家长大学将儿童教育、心理等各个相关领域的知识系统化、结构化、专业化地串联起来,模拟大学的学习环境,让家长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完整体验家长应具备的育儿知识及逻辑,然后再回到家庭里实践,并且和同期加入的家长组成班级社群,达到一个互相支持鼓励的目的。

小步家长大学一共包含八个学院,从页面上看,学院错落搭建成房子的形状,也代表着小步对亲子关系的一个认知。“比如‘很会爱学院’在最上面,爱是亲子关系的基础;接下来是‘超会玩学院’,因为很多知识要通过玩耍获得;接下来的‘小机灵学院’相当于智能思维,然后是习惯、情商,这些对孩子上学后的语数外学习很有用;再比如‘很健康学院’竖在旁边,因为它是基础,贯穿始终的。”

(小步家长大学)

每个学院下设置的课程,都有多个单元,在每节课程学完后,还安排了考试环节,“考试题目很简单,就几个小的题目,看了我们文章或者听了音频的都能答对。”彭琳琳说道。

(课程单元设置)

不过,尽管小步家长大学是免费的,但是一般用户只能加入其中3个学院,而要想同时加入8个学院,就得成为核心课用户。此外,还有针对家长的微课,客单价在60-90元不等。

(微课)

小步的核心课主要针对的是0-3岁阶段的宝宝购课后,小步会根据宝宝当前的月龄按周推送课程,月龄段发生变化后,课程将自动升级,无需人工调整。

以6-8月龄和10-14月龄为例,小步认为,前者可以独坐,有想爬的愿望和动作,所以教学目标是提供安全的环境,鼓励宝宝大胆尝试;而后者已经完全进入了学步阶段,从扶着东西站立到游走,再到独立地走。并且,孩子可以用手指捏起较小的物体。而这个阶段的教学目标则是帮助孩子成为一个积极的表达者。

(6-8月龄与10-14月龄宝宝课表)

反映在主题设置上,6-8月龄的宝宝接受的课程可能只会停留在一些玩玩具、做一些骑乘的大运动;到了10-14月龄,在玩玩具的时候,可能会涉及到形状的发散知识,接触自然,以及揭开瓶盖等精细运动。

核心课程也是围绕着孩子所需的一些能力来安排的,包括大运动、精细动作、语言与沟通、社会行为、认知、艺术、益智等,采用短视频形式进行授课。“我们的课程最多不超过3分钟,因为时间长了,就会被家长当成一个讲座,它就不是一个工具。”

彭琳琳认为小步的短视频与keep有些类似,不同之处在于,keep需要用户完全按照视频里的动作来做。但是对小孩子来说,不可能达到一模一样的效果。“其实在0-3岁这个年龄段,父母主要起一个牵引的作用,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父母不应强求,而是跟随,相当于你给他打开一扇窗户,窗户外面有什么,让他自己去探索。

核心课还有一个特点是融合性,“很多机构是今天我就光练习大运动,然后就让孩子爬,明天是精细运动,就让孩子做触感练习,我们不是这样的。”

彭琳琳举例道:“比如你让孩子去够一个苹果,你让他往前爬是在锻炼他的大运动能力。同时你会告诉他苹果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这其实是在锻炼他的认知,你让他闻一闻,就融合了他的感觉系统。甚至在他爬的过程中,你给他唱一个苹果的歌,这时候就把音乐放进去了,你还可以让他去抠苹果皮,锻炼他精细运动的能力。如果他每往前爬一步,你就给他加油,这个就是社会性。”

在她看来,孩子这些能力没有完全割裂开来的,在主题式的设计下,可以增强孩子对整个万事万物的认知。

不过,小步也有专项课,多是针对3-6岁的孩子。“如果家长特别想让孩子在某个领域去加强一下,比如艺术,就可以买我们的专项课。”

(专项课)

除了这种融在课程中的实践,小步还上线了一个包含6000+游戏的免费游戏馆。“游戏馆的个性化主要体现在家长进行注册时候对孩子年龄、性别的选择,考虑到二胎政策,我们在APP还设置了两个账号的切换功能。”

(游戏馆)

彭琳琳表示,下一步,将把游戏馆做得更加智能化。“让它能及时反馈,比如你大运动老做错,之后在推荐游戏的时候会推简单一些的,比如你的精细运动很强,就给你推荐稍微难一些的。”此外,APP内还设有音乐馆、绘本馆、科学馆等。

此外,小步还增加了线下活动,组织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做一些主题活动。“不过目前并没有发展成什么规模,这个得看以后的发展。”彭琳琳补充道。

高质量的早教仍是稀缺品

将线下课程转到线上,最难的不是课程设置,而是如何鼓励家长坚持下去。“早教这个事情介于刚需和非刚需之间,因为大多数人承认它的确很重要,但又因为家长自己学习,不是直接找个老师带孩子,所以它又有成人教育的一面。在这个过程中,最难的就是如何鼓励家长,让他们不断地去做这件事,而不是单单把课买回来就撂着放灰。”

为此,小步还在APP里设置了小鱼干商城,将一些价值不等的玩具放在里面,家长要想购买只能通过小鱼干换取,而小鱼干的获取途径包括购买课程、每日签到、成为星级家长等,这就取决于你在家长大学的课学得怎么样了。

(小鱼干商城)

此外,小步APP发挥了记录、分享的功能。家长在上完核心课、专项课或者做完游戏后都可以将自己的心得体会记录下来,长期坚持下去,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变化。底部还设置了点赞、留言、转发的功能。

“记录有利于家长自己督促自己。”彭琳琳说道,“我们还设置了各种督学群来鼓励、支持家长。”尽管对社群运营不太感冒——曾经遭到过竞争对手的“埋伏”,将自己的用户蛊惑走,但她仍旧没有放弃对社群的运营。

在她看来,这也是小步的课程与知识付费的不同之处。“在线教育与知识付费相比,最大的不同,是要对教学效果负责。我们这个课程也是,我们会让运营人员或者发展的一些活跃的家长,在群里监督大家,让他们真正地去运用。而且,家长在使用的过程中,可能会碰到各种问题,有群也有个地方可以解决。”

在彭琳琳看来,家长只分为重视早教和不重视的。这样的家长在几线城市都有。“而我们更容易吸引那些愿意学习怎么带孩子的家长。但是家长都有懒的一面,也有勤快的一面,我们还会争取在家长勤快的时间段内,去影响那些不重视早教的人。”

小步在家早教APP目前有300多万注册用户,这些用户除了第一批是被他们在大号上发的软文吸引过来的,大部分是口碑转介绍的用户,还有就是朋友圈裂变的效果。

彭琳琳认为,小步对用户最大的吸引在于品牌,“我们是最早做在家早教的,然后后面追了一堆人,这些都不重要。我们对用户的用心,在这个领域的创新能力,是我们的核心壁垒。”

她特意提到:“我们不会去引导家长去买我们的玩具,同时,我们不会建议家长在家买很多的玩具。儿童心理学的研究表明,过多的玩具会分散孩子的专注力,而家庭随处可见的盐、蔬菜、黄豆、矿泉水瓶都能成为玩具。”

在她看来,未来线上早教会逐渐成为大家认知中的一个必需品,然后不管是线下的早教班还是托班,会成为一个补充,这种托班会兼具早教和养育两种功能。

而小步的发展目标,是要成为早期家庭教育的一个目的地。

彭琳琳并不掩藏她的这份雄心,她希望家长们一旦想要找最专业、丰富的早教信源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能想到小步,这个目标,她希望在两年之内达成。“我们会争取在这段时间把0-6岁阶段,将能在家里做的早教课程全部上线。”

“我希望大家都能意识到早教的重要性。其实,从钱的角度来说,如果你把早教做好,也会为以后省很多钱,省很多力气。”

她举例道:“就像是一个北京最贵的艺术机构,六七百块钱一节课,它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把孩子扔到一个堆满各种材料的地方,让孩子去探索,这样做就很对。仔细想想,这种事情有多难呢?”

关键在于家长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怎样管用。“他们以为早教就是把孩子交给老师,所以意识还不够。这也间接导致早教的成本很高,尤其是一流的早教中心。”

“其实高质量的早教仍然是稀缺品,我想把它做成普惠的,这也是我们的愿景,希望真正高质量的早教不贵。”彭琳琳说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