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支付战事”海外打响,支付出海的“拦路虎”有哪些?

亿欧网

01-0119:46

近年来,我国支付产业“走出去”已经小有成就。从2004年到现在,中国银联的国际化业务已经有近15年的拓展,境外受理的商户也不断增长。支付宝、财付通等C端用户为主的支付机构走出去也取得了亮眼的成绩。

支付出海的两条路径

从路径上来看,我国支付业务的出海发展主要有两条路径:

一条是跟着中国人走,中国人走到哪里,业务就拓展到哪里。凭借中国人强大的海外消费能力,去拓展中国支付的海外受理商户。这也是中国银联一直以来的发展逻辑。而支付宝等机构把国内与银联的竞争模式复制和延伸到海外,形成新的增量发展。

我国是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国。中国游客的出境热情带动了银联国际、支付宝、微信、京东金融等支付机构在海外不断探索。

2004年开始,银联开始从亚太市场到欧美市场不断开拓疆土,形成了目前在海外最广泛的受理网络。银联国际的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底,银联受理网络已经延伸到全球168个国家和地区,覆盖超过5100万商户、275万台ATM。同时中国银联的“云闪付”APP也开始走向世界,在港澳地区、新加坡等多地商家实现了通过银联二维码进行支付。

支付宝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入几十万海外商户;微信支付已登陆19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3种外币直接结算。

服务出境游用户的支付需求成为银联、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机构海外布局的主要驱动力。而在支付服务网络逐渐完善之际,海外本地居民的支付需求和市场空间也诱惑着我国支付机构进一步拓展海外当地支付市场,输出中国成熟的支付经验和技术。

第二条是跟着我国的贸易和投资走,贸易和投资发展到哪里,支付就会服务到哪里,跟着走出去。以国际电商及国际间贸易的快速发展为基础,由国内外企业相互合作,依托跨境支付网络完成跨境交易。

跨境支付的参与者除了传统银行和卡组织之外,第三方支付机构成为一直重要的力量。其中,跨境汇款、境外消费等C端业务主要掌握在几大巨头手中,中小支付机构主要发力B端跨境支付业务,集中于跨境电子商务、跨境旅游、酒店住宿等领域。

国内第三方支付企业主要通过与境外机构合作开展跨境网上支付服务、在合作中提供的服务包括购汇支付和收汇支付两种模式。其中,购汇支付是指第三方支付企业为境内持卡人的境外网上消费提供人民币支付、外币结算的服务。收汇服务是指第三方支付企业为境内外商企业在境外的外币支付收入提供人民币结算支付服务。

目前中国互联网跨境支付的方式主要有两种:

1)由第三方支付工具统一购汇支付。其中,一类是以支付宝的境外收单业务为代表的代理购汇支付,另一类是以好易联为代表的线下统一购汇支付。

2)境外的电子支付平台接收人民币支付。境外的电子支付公司希望拓展我国巨大的网上支付市场,于是支持中国大陆银行卡实现境外网上支付。跨境电商B2B业务主要通过“线下模式”完成,主要方式是信用卡、银行转账、西联汇款。跨境电商B2C业务主要是通过“线上模式”完成,其中,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跨境电子支付工具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在跨境支付业务上,第三方支付平台与境外机构必须相互合作,目前合作的方式主要为以下7种:

1.国际电商平台及与之配套的国际物流公司。部分支付机构为入驻在国际电商平台的境内卖家提供收汇服务,其合作的国际电商平台包括亚马逊( Amazon)、亿贝(Ebay)、Wish及速卖通等;物流通常以国际电商平台的推荐为主,包括邮政特快专递(EMS)、DHL、UPS等。

2.国际银行卡组织。境内支付机构开展境外国际卡收单业务,需与via、万事达、JCB、运通、大菜等国际卡组织合作,获得其收单资质认证及安全认证(如PCI认证),目前获得前者资格的有快钱、易智付等支付机构,获得后者认证的有易宝等支付机构。

3.境外支付机构。在跨境支付业务开展过程中,境内支付机构通过与境外支付机构合作,将其作为结算链条中的一环,帮助其完成跨境资金的收付结算。

4.境外商户拓展公司。境内支付机构的海外商户拓展及维护工作,通常委托给境外相关机构进行,有利于支付平台快速切人境外市场。

5.境外收款机构。境内支付公司通过与境外收款机构合作,完成境外收款以及商户境外资金的归集,境内支付机构负责跨境资金收款和境内下发。此类收款机构有两种,一种是境内支付公司在海外设立的具有相关业务资质的子公司;另一种如 Pavoneer、 Worldfirst等纯海外服务机构。

6.境内商业银行的海外分支机构。在海外拥有子公司的支付机构,在获得相关业务许可后,以子公司的名义在银行开立账户。一般选择中国银行香港分行作为其合作银行,负责海外资金收付与清分。

7.与当地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如支付宝通过其母公司蚂蚁金服集团,在印度、泰国、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地与当地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推出电子钱包服务。

通过与境外业务合作伙伴合作开展跨境支付业务,规避了当地监管的限制,能够更快地切人当地市场。缺点就是业务的主导性可能受到限制。

支付出海,有哪些阻力?

发卡端拓展道阻且长。在我国支付行业的国际化道路上,在中国消费者强大的消费能力的带动下,受理端的拓展相对较为容易。对于发卡端的拓展难度很大,因为需要直接在国外拓展外籍客户。从现在看,数量稀少。即使有,也主要针对国外华裔或者中国人。

拓展海外消费者存在很多困难。首先是对于国外消费者来说,我国支付品牌的认知度不高,因此,无法进入主流的发卡端市场。其次,合作方也有疑虑,不同国家对于交易结算系统政策不同,大多海外银行对支付平台转账所承担的结算业务疑虑重重,这会造成有“支付工具”,但无卡可绑的尴尬局面,无形中提升了用户的使用门。

获得当地牌照或收购进入很难。我国有实力的机构在海外市场推广移动支付的目标客群,一定不会仅仅是出境游的中国旅客,如何进行产品在他国的本地化策略,建立良好的产品体验,成为巨头推广移动支付的必经之路。在中国人出境消费越来越方便的同时,海外也看重了中国人越来越强劲的旅游和消费需求。但真正要做跨境支付的企业,包括在当地要申请类似移动支付第三方支付牌照的话,其实进度还很慢,难度也比较高。

支付宝采取了“出海造船”的模式,通过技术、模式输出帮助别国的合作伙伴复制出本土化的“支付宝”,快速地在他国铺开。支付宝投资了印度当地的支付公司 PAYTM,并帮其进行拓展业务场景。与国内支付宝并不相同,境外版支付宝因销售的品牌均是本地化品牌,背后的平台都是本地化的平台,背后的团队全部都由本地化的团队运营,支付宝在其中只提供业务基础能力、产品技术能力。要真正获得当地牌照或者是收购进入还比较困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