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警移交的32只穿山甲都死了?广西林业局被起诉

中国经济网

18-12-2917:13

(原标题:海警移交的32只穿山甲为什么都死了?中国绿发会起诉广西林业局获立案)

广西林业局称因“细小病毒”死亡的穿山甲。图片/中国绿发会

12月29日,上游新闻记者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了解到,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已于28日受理了该组织起诉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行政诉讼一案。

中国绿发会在向东城区人民法院提交的诉状中提到,请求法院撤销《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关于重新答复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于2018年4月12日提交的信息公开申请的函》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作出的林复字[2018]7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并就相关信息公开申请重新作出答复。

中国绿发会是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全国性公益公募基金会,长期以来致力于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事业。

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的苏菲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他们认为广西林业局在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就32只死亡的穿山甲死亡原因等问题提供了虚假信息,欺骗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和公众。

广西林业局作出的“桂林函〔2018〕914号”回复,称之前复函中说的检测机构系中国科学院有误。

海警移交给林业部门的32只穿山甲全部死亡

中国绿发会起诉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和广西林业局,缘于2017年8月21日广西海警第三支队查获一起涉嫌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该案现场查获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活体穿山甲32只,死体穿山甲2只,并移交原广西林业厅,并由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与疫源疫病检测中心进行救护。

中国绿发会从媒体报道获悉情况后,即向原广西林业厅发函进行工作联系,愿提供专业协助对穿山甲进行救助,但没有得到同意。

2018年3月20日,中国绿发会针对上述事件向原广西林业厅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穿山甲目前的生存状况和穿山甲死体及其鳞片的处理情况,申请了解穿山甲死体的死亡原因。原广西林业厅回复中国绿发会称,移交到林业部门的32只活体穿山甲已经全部死亡,该批次最后一只穿山甲于2017年10月22日死亡。

2018年3月29日,中国绿发会收到原广西林业厅作出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关于2017年8月17日收容救护穿山甲有关情况的复函》,称“经分析,由于走私入境的穿山甲在捕获和长途运输过程中,长时间处于应激状态导致抵抗力下降,绝大部分被人为灌食导致消化系统破坏严重,部分穿山甲还带有严重的外伤。经权威机构检验,发现走私入境的穿山甲大多带有高致病病毒,因人为造成其抵抗力下降而发病。”

2018年8月9日,国家林业局进行行政复议后,原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重新作出“桂林函〔2018〕914号”答复,回复称对穿山甲致死的病毒为细小病毒,检测机构为中国军事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但该所尚未提供检验报告,广西林业厅无法提供检验报告等相关资料,细小病毒对穿山甲的致病机理、危害程度等还在研究过程中,该所还未提供相关检验报告,广西林业厅尚无法提供相关信息。

广西当地穿山甲救助机构作出的情况说明。

中国绿发会指官方委托检测穿山甲机构系假冒

中国绿发会的苏菲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广西林业厅在“桂林函〔2018〕914号”中回复称,他们委托的检测机构为“中国军事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但经绿发会查询,根本就没有这个单位或机构,绿发会由此认为广西林业厅提供的属于虚假信息。

上游新闻记者从国防部网站相关稿件中了解到,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是一家军队的科研机构,但绿发会认为这家单位和广西林业厅“桂林函〔2018〕914号”中提到的“中国军事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不属于同一家单位,“作为政府机构,简单的隶属关系应该搞清楚”。绿发会还认为,广西林业厅文件中所称,“中国军事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测出“细小病毒”,但在原农业部2008年第1125号公告《一、二、三类动物疫病病种名录》,根本就没有“细小病毒”这个病毒名称,“这也是广西林业厅提供的虚假信息。”

苏菲认为,检测机构检测该批穿山甲如果没有检验报告,但跟病毒检测相关的其他相关材料总是应该有的,“难道检测出‘高致病病毒’这么重大的事情,‘中国军事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没有给广西林业局任何凭证材料?如果是这样,广西林业局又是如何得知病毒名称是‘细小病毒’的?”

12月29日,上游新闻记者致电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办公室和保护处,对方称相关领导不在,记者未能获得官方对于此事的看法。

相关资料显示,中华穿山甲曾广泛分布于我国南方各省,历史上以福建、广东、广西等省份居多。2008年时,中国野生穿山甲的数量已降到25100—49450只,保护穿山甲早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中国绿发会的苏菲表示,穿山甲是世界级濒危物种,是国家关注的保护类动物,广西林业局作为野生动物保护的一线单位,对于穿山甲救助的情况不公开,让中国绿发会无法接受,希望这次诉讼能够改变这一情况。

上游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