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近代的中法镇南关之战吗?清朝抗击侵略过程中,少有的胜利

海逸说说

发布时间:18-12-2718:14

近代1884年,法国悍然入侵,自镇南关侵入我国南方,清政府派遣老将冯子材出山抗击法国侵略军。冯子材虽已年近七十高龄,仍受诸将推举,就任抗法前线主帅。他以自己多年的作战经验,提出积极防御、“保关克谅”(即坚守镇南关,趁机攻克谅山)的方针,极大地鼓舞了全体军民的战斗士气,很快出现了一个团结无间、积极准备反攻的新局面。前线军民的誓言是“将用法国人的头颅,重建我们的门户!”迫于中国军民的强大声势,法国侵略军烧掉镇南关,兵退镇南关外三十里的文渊城。

随后,冯子材会同王孝琪王德榜、苏元春诸将,到镇南关前线视察地形。鉴于镇南关已被法军烧毁,他们决定选择距镇南关十里的关前隘,作为决战的战场。关前隘两侧都是崇山峻岭,中间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战场选定后,枫子材组织军民在隘口处,突击修筑起一道三里半长的高墙,横跨东西两岭,墙外还挖了一条很深的壕沟,以利坚守。此外,又在东西两岭的山顶上构筑了炮台,以便居高临下,打击来犯之敌。

在军事部署上,冯子材着眼于以守为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根据敌我态势,组成了严密的纵深防御体系。他主动承担了艰巨的正面作战任务,率所部扼守长墙和山头要塞。派王孝琪率其所部,驻守山后半里远的地方,与防御正面形成掎角之势,随时增援扼守正面的中路军。

派苏元春陈嘉率其所部,驻隘后五里幕府处,蒋宗汉、方友升率其所部,驻守距关前随以北三十五里的凭祥,作为战略预备队。派王徳榜率其所部驻距关前隘以东三十里的油隘,以防法军从侧背绕道入关,并准备随时抄袭来犯之敌的后路。派魏刚率其所部,驻距关前隘以西一百里的艾瓦,防止法军偷袭关西一百三十里处的艽封,确保镇南关后路的安全。

与冯子材加紧布防的同时,法军也在调兵遣将,准备大举进攻。法军得知镇南关防守森严,正面进攻难以取胜,就准备偷袭艽封,企图绕过镇南关,夺取龙州,从北面包围镇南关守军。冯子材得到越南人民的密报后,针对敌人的论计,急调魏刚军秘密进驻芄封,又派一支部队埋伏在敌人必经之地,待敌败退时,再予以痛击。

3月13日,法军果然进犯芄封,当即遭到魏刚军迎头痛击。敌被迫后撤,又遭到冯子材伏兵一阵猛杀。法军伤亡惨重,狼狈败逃。这一仗的巨大胜利,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军民战胜法国侵略军的信心。在抗击法军的战斗中,冯子材不是进行“守株待兔”式的防御战。他在战术运用上灵活机动,善于变化,有时以守为攻,以静制动,有时守中有攻,以动制动。不论怎样变化,皆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主要目的。

法军偷袭芄封失败,司令尼格里恼羞成怒,扬言要在3月24、25两日向镇南关发动总攻,与冯子材进行决战。根据以往法军的活动规律,冯子材敏锐地识破这是敌人的阴谋,他估计敌人可能会提前发起进攻。为了打乱敌人的战斗部署,冯子材决定采取两手:一面督令部队加强防守,一面抽调一部兵马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击敌于措手不及之中。

3月21日晚,冯子材和王孝琪率军出关,突袭法军前哨据点文渊城,示度冲进了文渊城街心,敌军三座山头炮台被毁坏两座,激战一直持鉄到第二天傍晚。这次出其不意的主动出击,打乱了敌人的如意算盘,法军慌忙于2月23日凌晨,发起了进攻。法军兵分三路,配属三支炮队,向我东、西岭和关前隘长墙同时发动强攻。他们发现东岭五座炮台是仓促修成的,不够坚固,便在开花大炮的掩护下。凶猛地进行攻击,五座炮台被敌攻占了三座。

这时,法军利用东岭炮台,居高临下,掩护其主力向关前隘长墙猛扑。码子材披挂佩刽,振臂对将士们说:“法再入关,有何面目见粤民?何以生为!”在他的爱国热忱激励下,将士们誓与长墙共存亡,个个奋勇杀敌。恰在此时,从法军背后杀出一支清军,牵制了正面进攻关前隘长墙的敌人。原来,这是王孝琪在反击进攻西岭之敌的同时,派出的一支部队。他们从小路近回到敌人背后,解了关前隘之危。

傍晚,苏元春军也从幕府赶到,登上东岭,巩固了尚未被敌夺去的两座炮台,与敌展开了拉锯战。这一天,驻在油隘的王德榜军按照预定计划,穿插到法军的老巢文渊,切断了敌人的补给线,使敌顿陷困境。入夜后,法军被迫停止进攻。冯子材预计到第二天将会有一场更大的恶战,便抓紧时间整顿军队,抢修工事,并派出三百名敢死队员,趁夜暗越出长墙,潜伏在长墙外的沟渠杂草从中,待机歼敌。

3月24日,法军仍分三路进攻,每路约两千余人。他们还是在开花大炮的掩护下,以主力猛扑中路长墙。激战中,法军利用被炮火塌的缺口冲上了长墙。冯子材手持长矛,一声大呼,跃身出墙。他的两个儿子相华、相荣紧紧跟在冯子材身后,一同冲进敌阵。主帅的行动是无声的命令,全军群情激奋,潜伏的三百名勇士突然跃起,在敌群中拼杀;守墙的土兵也大开栅门,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人冲去。

两军短兵相接,展开了肉搏战,一时间,“肉雨扑征衣”,“血花飞满面”,杀得敌人尸横遍野。法军“被杀急,则投枪降,去帽为叩首状,以手挥颈”,十分狼狈。与此同时,东岭也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战。为夺回被法军占领的三座炮台,清军七上七下,不少将士受伤不下火线。

王孝琪军击败西路法军,由西岭包抄敌后,王德榜部消灭敌人运输队后,也从关外赶来夹击东岭的敌人。清军齐心合力,一举夺回被敌占领的东岭三座炮台。以此为转机,清军逐渐掌握了战役的主动权。清军援兵从四面八方涌来,一千多名越南义勇军也奋勇投入战斗。经两天激战,法军增援被阻,弹尽粮绝,战不能胜,退不能脱,被清军重重包围。

25日,冯子材命令全军发起总攻,与敌进行最后决战。对这次决战,有一个法国侵略者,在事后是这样描述的:“中国军的号简愤怒地响起前进的命令。从所有的堡垒,从所有的天边各处,象烟云一般的中国军队,展开旗帜跑来,发出同时把枪炮的音响都遮断的喊杀声。他们因成功而胆力加大,奋力狂怒地向我军驰突前来。如果战斗不立时中止,惨祸怕就要来临了。”

在清军和越南义勇军的沉重打击下,法军全面崩溃,法军司令尼格里几乎丧命,“毙伤法寇二千,擒斩数百,内有军官数十”,只有少数敌人夺路逃至文渊城。小编觉得,这真是大快人心,这一场中法之战,中方基本上奠定了胜局,这也是近代清朝抗击列强侵略过程中少有的胜利。小伙伴们有什么看法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