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乌龙茶系列之屏东港口茶,茶树的基因库(一)

313茶田吾舍

2018-12-26 11:50
关注
台湾屏东县风光

这是一段距今已有两百多年的传奇,可以说是“古法炮制”最典型的代表,坊间各行业所谓的“百年老店”和它相比更是望尘莫及。它并不坐落在拥有国家级古迹的老街上,四周也看不到古旧的巴洛克式洋楼。熙来攘往的观光客在不远处悠游弄潮,豪华级度假饭店传来的笙歌隐约可闻。它和垦丁国家公园游乐区里大刺刺的喧闹,虽仅咫尺却如隔天涯。它静静地僻处一隅,孕育它那绵延两百年的传奇——屏东县满州乡的港口村位于垦丁国家公园境内,那里的几亩茶园是全台最多样的茶树基因库。经营者朱义龙、朱义朝兄弟和其他几户人家以一种准业余的、非集约式的管理,照看着那些缤纷多样的茶丛。

两岸乌龙茶产区

这个传奇要从朱家兄弟的远祖,一位任职官府机要的朱师爷说起。师爷服侍的东家任职凤山县,派驻琅峤,师爷当然随侍在侧。东家嗜茶,每每差遣他横渡黑水沟,到福建原乡购买武夷茶。久而久之,朱师爷心生一计,不如引进茶种,在任所附近试种。于是带回一袋武夷种的“茶籽”,在港口溪边播种茶树长成,采收、制造,尽皆顺利,喝得宾主尽欢。东家任满离去,朱师爷和他播下的港口茶却留下来了。

正欉铁观音茶株

茶树是“异交作物”,茶园的经营为求品种划一、采收作业期固定,大都使用“扦插”或“压条”等无性繁殖法,确保经营的效率和质量的稳定。但是以茶籽播种的“实生苗法”,行的是有性繁殖。具体而言,每株茶树就像每个父母生养的“个人”一样,各有不同的基因和个性,和无性繁殖的“复制人”截然不同。再换句话说,每一株“港口茶”就代表一个品种,茶园里有几万株就有几万种。在现今台湾,除非茶业改良场打算培育新种,再也没有别处有这么丰富的茶树基因库了。

港口茶树

欢迎大家关注【百家号/茶田吾舍工作室】,我们一起品茶、论茶、习茶。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