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义仓:粮国命脉,天下粮仓

走读梵

发布时间:18-12-2514:10

走读梵按:富义仓位于大运河边,始建于清末,素有“天下粮仓”之美称。其取“以仁致富,和则义达”之义,与北面的仁和仓、东面的香积寺,鼎足而三,成为杭州城北“两仓一寺”的“三宝”……本文写作于十年前,观察入微,颇可一读。

富义仓旧址

在中国古代,漕运乃事关国计的大宗贸易,国之命脉。无论是用兵备战,还是赈济灾民,囤积粮草都是历代帝王兴国之必备。稍有不慎,天下将会为之大乱。大运河因漕运而生,当年隋炀帝沟通运河之后,沿岸修筑了大量仓廒粮库,作为南粮北调转运贮藏之所。明清两朝,各州府所筑漕粮仓库也曾是大运河两岸一道颇为壮观的景致。如今“漕粮”一词已成为历史,大运河沿岸的粮仓谷窖也被历史风尘所湮没,有迹可寻的屈指可数。

江南漕运的关窍——大运河

杭州城北的运河东岸,有片三面临河,庐舍毗连的老屋,老屋四周环以高墙,北有石库门可通霞湾巷,南有门廊可下到河埠码头,门楣上还残留有“社会主义联合大院”八个大字。社会主义大院内整齐排列着数排木屋,但由于被久居于此的住户以红砖水泥分隔搭建,难以看出木屋的原貌。这片破旧的社会主义大院过去叫作“富义仓”,一处清末盛极一时,如今杭城硕果仅存的“天下粮仓”。

“两仓一寺”的另一仓库——仁和仓

清光绪五年(1879年),杭州城迎来一位新的巡抚大人,此人为官清廉,政绩卓著,为朝中之能臣。他在主浙的两年时间里,清查土地,核实漕平,更定厘税,治浚河道,鼓励商运,修筑炮台,尤其是补钞《四库全书》,重建文澜阁,使其名震一方。这位巡抚大人名叫谭钟麟,后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说起谭大巡抚或许少有人知,但其子可是众人皆知的近代风云人物,曾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的谭延闿先生。

谭延闿(1880-1930),谭钟麟之子

光绪六年(1880年),也就是谭钟麟调任浙江巡抚的第二年,杭城粮食告急,三年前才经历陕西大旱的谭钟麟深知粮乃民之命。于是急令杭城士绅购粮十万石以备不时之需,粮食很快备齐,但原有仓库不敷存储,便购霞湾荒地十亩再建新仓。两年后,谭钟麟调任陕甘总督,临行前为尚未建成的新仓命名为“富义仓”,取“以仁致富,和则义达”之意,与仁和仓相对应。

仓廒

四年后,富义仓建成,新仓内设砻场(碾坊),碓房(舂米作坊)、司事者房,及仓廒四列,可储存稻谷五万石。每间仓廒距地面约80厘米,形成架空层,乃洒石灰,以防潮霉鼠虫。清末民初,随着浙赣铁路的开通,米市逐渐由湖墅移往它处,大运河沿岸粮仓或更或废,富义仓也于民国期间更名为浙江省第三积谷仓和军用仓库。解放后,老粮仓由市粮食公司接管,作为民生仓库分库,后部分改作军区与造船厂的家属宿舍。

以仁致富,和则义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