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私募国富投资创始人陈海峰:当前市场环境更容易产生极端行情

聪明投资者

发布时间:18-12-1918:50

你想如果今年坚持价值投资,到现在亏20%,很多投资者还是不愿意承担的。

要符合现代投资者的需求,第一是时间周期要符合,第二就是从策略本身来讲,你要能给他一个符合预期的收益。”

以上,是量化私募国富投资创始人陈海峰的思考。

国富投资成立11年,国金证券今年9月的一份研报显示,目前管理规模有60亿,在国内量化私募中,算是一家规模较大的老牌量化私募了。

截至11月30日收盘,上证指数今年累计跌21.74%,根据第三方数据,国富投资旗下有净值公布的产品中,今年以来截至11月16日的收益率在-3.36%到11.07%之间。

陈海峰有着20多年的投资经验,1994年毕业后进入四川国际信托做证券投资,2001年选择辞职赴德国柏林经济学院深造,2002年底进入德意志银行投资中心任投资顾问,2003年回国在当时的华宝兴业基金负责机构理财部和海外业务部,2007年4月创办上海国富投资。

投资这么多年,我的一个感悟就是,不要担心慢。”

“如何把你投资中的很多经验或者理念通过系统来实现,非常重要。”

前段时间,“聪明投资者”走访了国富投资,以下是“聪明投资者”和他的部分对话内容。

现在做中高频策略是必由之路

聪明投资者:你觉得当前市场环境对量化策略有什么影响?

陈海峰:对量化策略而言,我们赚钱的收益来源于市场的非有效性。在高度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下,投资者因为自身存在的行为偏差,更容易做出非理性的交易,从而产生更多的错误定价机会。

因此,这种市场环境其实非常有利于量化策略的发挥。另一方面,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市场波动会加大,更容易产生极端行情,所以对量化策略的风险控制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聪明投资者:国富投资现在主要是什么策略?

陈海峰:面对现在这样一个存量博弈市场,我们还要能取得收益,这就绝对不是以前的那种要求。如果现在用中低频不对冲,就只是增强,战胜不了这个市场。所以中高频策略是一个必由之路,但也要条件能够支持你做才行。

举例来讲,前几年国内大部分(量化投资机构)做的事其实跟指数套利相关,因为市场提供了很好的空间,有ETF、分级基金等套利工具。

第二,股指期货也比较便宜,再加上当时有升水,只要方法论对了,有IT来实现,就能做到。

后面因为进入的人越来越多,挤压很厉害,而且环境发生了变化,市场流动性、交易成本都大幅变化,这部分就被压缩了。

而且市场博弈主体也发生了变化,以前散户非常多,是一个很好的机构赚钱的环境,现在就变成了存量博弈,靠原来这套(方法)很难了,现在很多量化基本上就横着了。

长时间来看,我认为它(中低频策略)不算一个很好的策略,只是某些年份可以。我们实际上都不建议投资者(客户)做中低频这块,除非是有机构非常明确地要求做一些这样的产品。

中高频这块,很多要求不一样。比如对IT和数据要求,完全不一样,光2011年以来的逐笔交易数据我们有一百多个TB(1TB=1024GB),在市场上没有别的机构比我们更全。

这就必须要有不同的数据库结构和数据,要求也很高。我也不担心有人把我们的数据拿到外面的体系去,因为你跑不出来的,你跑个信号可能要跑一周时间,而我们的交易是要求随时把握市场情况,该交易的时候,马上就得出结果。这其实要求有强大的IT支持,同时还需要有沉淀。

我们已经做了十年,一直在累积,现在有能力这么做了。

聪明投资者:中高频你能再具体介绍一下吗?

陈海峰:中高频策略主要是凭借巨量的数据以及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从全市场检验筛选在未来一两天内大概率能够带来绝对收益的强势股组合,所以持仓也比较灵活,一般在2到3天,通过复利的形式来快速累计收益。

这个策略自带择时,归因下来,量化选股策略为我们创造了非常高的超额收益,而量化择时策略也为我们规避了系统性下跌风险。

巴菲特的风控用了很多量化手段

聪明投资者:你觉得量化投资的出发点是什么?

陈海峰:我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选出一个组合,这个组合战胜市场的概率是比较高的。

量化的本质就是追求一个大概率的收益。这里面隐含了,有可能你选择的公司的基本面很好,只是股价不一定完全由这方面来驱动,如果用量化的模式来看价值因子,你把它放到十年,超额收益是不显著的。

聪明投资者:其实这个很难定义,比如像巴菲特的价值投资。

陈海峰:我觉得巴菲特的风控相当好,它的核心是风险控制。虽然他会说一些价值投资的事情,因为这个大家很容易理解,它的风控其实是用了很多量化手段。

聪明投资者:你早期在信托的时候应该也做一些主动管理,你怎么看待主动投资和量化投资?

陈海峰:我从业到现在快25年了,实际上是很有感受的。

第一,量化和主动从来就不是分割的,本来就可以结合

现在越来越多做主动管理的投资人在讲基本面量化,加上一些量化工具来辅助(主动投资),大基金越来越向指数化在发展。

我们朋友间经常交流,一些可能是市场上最优秀的基金经理都来问我们,量化方面能给他们什么支持。他们可能在主动投资上有心得,但是觉得越来越难以handle整个组合,包括在组合构建的时候,除了基本面支持之外,还需要一些量化基础。

第二,组合的优化,这里面有大量的量化手段。

第三,在执行阶段的组合管理,也包括非常非常多量化的东西。

投资本来就不能单纯从收益角度来看,它是从风险和收益两方面看。从长远来讲,投资者期待的不仅是收益,你在长的时间周期实现收益,其实也非常重要。

要符合现代投资者的需求,必须做到两点

聪明投资者:你觉得主动投资的难度在于?

陈海峰:投资者给你的时间周期不是长期的,但你想真正做很好的价值投资,一定是长期投资

就像高瓴资本,它的资金都是追求长期的资金,后面它找的都是捐赠基金、主权基金这一类的,都是10年期甚至20年期的,它是真的跨越时间周期,才能做出这样的投资。

现在的很多投资者半年、一年就忍不住了。你想如果今年坚持价值投资,到现在亏20%,很多投资者还是不愿意承担的。

大家都说价值投资很好,但是你的投资者要能真的承受很长时间的投资时期。现在有些机构也越来越聪明了,发行了三年封闭的产品,我觉得这还算是对投资者比较负责的。

聪明投资者:回过头来看,你从主动管理到量化投资,也是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

陈海峰:本质上讲,我们以前做的事就是量化。

从2014年开始,我们是偏中低频的量化,那时候做中性策略就可以,但是投资者对这部分收益不满意,因为中低频时间周期比较长,各方面的成本较高,做下来超额收益很低,可能年化复合收益就几个点。

要符合现代投资者的需求,第一是时间周期要符合,第二,从策略本身来讲,你要能给他一个符合预期的收益,就算市场很差,我还能给你正收益,那他也能满意。

过去传统的主动投资是做不到的,不管你是哪种主动投资,大部分是看天吃饭,很难做到不管什么市场环境都能够去避开,来获取正收益。

或者你有本事拿长期资金你就坚持,有一些私募基金现在品牌也做得挺好,给投资者一个印象就是讲价值投资,而且能够长期地做,那它就在这上面立住脚了。

但这个从时间周期来讲难度也挺大,因为A股总共是3000多只股票,基本上很难找到没有被研究覆盖到的股票,要取得基本面的阿尔法是很难的。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私募如何跟公募基金那样一两百个研究员去覆盖各行业各公司来比?你的比较优势在哪里?

在中国市场,你自然而然最后会发现,我们能给投资者的东西是什么?什么样的投资方式是最适合的?

慢其实也就是快

聪明投资者:国外对冲基金进入中国市场,投入更大,国内的量化机构怎么跟它们竞争?

陈海峰:第一,投资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理念,“Think global,act local。”一定要有全球化的视野和思考,然后来做当地市场。

举例来讲,我没法去跟纽约人竞争做美股,因为他本来就是在美国成长的,比我有优势。

同样,这些大机构到中国来,也找这儿的人来做。在中国市场,做一个东西得对这个市场本质有很多研究,很多海外策略拿过来不一定匹配,像文艺复兴的大奖章基金,它的策略肯定不会在中国做,而且最精华的那部分也有容量限制。

国内跟海外是很不一样的市场,海外高度发达,分工高度成熟,投资的每一个步骤都高度专业化,到中国来想完全按照海外这套,完全不可能。

聪明投资者:国内机构要怎样才能脱颖而出?

陈海峰:我觉得在于坚持。投资这么多年我的一个感悟就是,不要担心慢。

其实我们历史上拒绝了很多钱,就是我们认为不合适了,你非得去承担风险,我就告诉你我们不做,然后我们会推荐他可以做什么,但有时候往往人就是比较贪婪。

举个例子,2014年很多人很疯狂地去参与定增,我们从2011年开始也用量化策略做了几年,非常成功,也赚了不少钱,当时有很多投资者知道我们做得很好就来找我,但是我们的模型预测到未来极大概率亏损,所以我们坚决不做,给他们推荐了中性策略。

因为那时候基差就有20个点的收益,再增强一点可以达到25、30个点,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没人做,很多人疯狂地想追求翻倍收益。后来可能有些也亏得很惨,几乎都腰斩。

所以,慢其实也就是快,核心在于你怎么去赚钱、怎么去获取收益,自己的技术要提升。

对于不同客户,其实是按照他们的时间周期来定制产品。假设大部分投资者是一年期的周期,那我就给你设计一个一年期的,你只要持有12个月就不用太担心亏损。

思路核心还是,一定不能是看天吃饭,不管什么市场环境,都能给投资者一个符合预期的收益。

声明:凡注明“聪明投资者”的作品,版权均属聪明投资者。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违者必究。所有文章旨在记录和传递信息,不代表“聪明投资者”赞同或反对其观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