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男子一无所有住山洞 为何却吸引无数外国妹子?

暹罗飞鸟

发布时间: 18-12-1903:49

10年前,38岁的泰国人Toon和加拿大妻子离婚,独自一人生活。2015年,他卖掉自己的两层别墅,搬到泰国南部帕岸岛上生活。今年2月更直接搬进岛上一个山洞,过起了原始生活。他跟20多个世界各地来旅游的女背包客做了朋友,还和当中的4个女生交往过。

Toon的生活法则很简单,把一切变得有趣:废弃的矿洞亲手改造装饰,拥有全世界风景最好的厕所。

Toon在脸书上一度拥有10万粉丝,还有粉丝俱乐部,除了各大泰媒采访报道,英国媒体《镜报》《太阳报》《每日邮报》等都报道过他的生活,因此也有不少人在网上批评他,不认同他的生活方式,

Toon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山洞就是我的家,这跟你们生活在楼房里没什么区别。”,“我的生活很单一,只剩下无尽的艳遇和艺术创作了……”

对于因他与多名外籍女性交往引起当地人不满,他说:“爱爱没有肮脏洁净之分,美好而自然发生,我没有强迫过任何人。”

1

逃离城市

Toon全名Toon Trumpet Chatupoom Losiri,生长于首都曼谷,可他已离开将近20年了。

Toon毕业于泰国艺术大学(Silpakorn University),算是泰国同类艺术院校里最好的一所。毕业之后拍过广告、电影、MV,也尝试过进大公司做朝九晚五的工作。但Toon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

Toon向往更自由自在的生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后来他因为一份爱,留在了泰国北部拜县,与加拿大妻子和女儿住在一起。

在拜县,Toon建了一个两层高的树屋,可以算是豪宅了。

离婚后,Toon 卖了房子作为路费,开启了他摩托环游东南亚行程,去了老挝、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

2015年 Toon搬去了南部著名的“满月岛”帕岸岛,在那里组建了一支乐队,在这里演出,但不久后乐队也解散了。

Toon的钱也花光了,没有收入,付不起房租,曾经在森林里住了一段时间,2018年2月份起,Toon开始在泰国南部素叻他尼府帕岸岛中央的一个山洞里面生活,至今已经有10个月了,网友们都叫他“穴居人”(The cave man)。

2

穴居人

Toon 对这个山洞甚是满意。30年前一个锡矿人工山洞,10米深4米宽,高度也合适,能正常行走不用弯腰。在半山腰,也相对安全。

Toon 用自己的双手对这里进行了装修改造,搬来木板、沙子、床、桌椅等等,大概十来天时间,完成初步整理,就搬进去住了。

后来 Toon 又自己动手制作装饰品,灯啊,挂饰啊什么的,都是从沙滩上、山上捡来天然材料制作而成。3个月左右,这里就有模有样了。

Toon 还用沙子和粘土做了一个壁炉,用来煮咖啡。每天晨起给自己煮一杯咖啡,站在山洞口,一边喝,一边看着大海和飞过的小鸟,真的很舒服。

Toon 说他的厕所是全世界最大、风景最好的,这里有一望无际的海景。

山洞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下雨特别是暴雨,很多地方会漏水,好多东西会被弄湿,而且会很闷热。

洞穴里是没有电的,只能点蜡烛照明。虽然有点不方便,但很浪漫很有情调啊!

Toon 的洞穴改造工程似乎没有完成的时候,他随时都在更新它,他还有很多很多的想法想要实现。

Toon的生活就像一场探险。他说他的人生原则就是:生活应该是有趣的。所以他的生活没有什么计划,做什么事情都非常随性。

Toon 的每一天也非常随性,有很多事情可做。会到树林里面走走,捡回适合用来装饰家的材料,或者带回一些生火的木材。

丛林里有吃不完的椰子,Toon喜欢爬上树去摘椰子,然后坐在海边望着无底海景,享用最新鲜的椰汁。

Toon 还发现了一个泉水洞穴,泉水随着洞壁流下,他将地面挖了一个坑来收集泉水作为日常生活用水,泉水有时候非常凉,还得晒晒才能用。但安全起见,饮用水还是得从商店购买。

下雨的时候,丛林里会有小瀑布,那就是天然浴场啦,可以享受到完全亲近大自然的感觉,非常惬意。

住山洞基本也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因为自己不喜欢穿鞋,偶尔会有擦伤。

也没有什么动物,偶尔会有蛇到访,但都是无毒的,Toon反而觉得它们很可爱。 老鼠就很烦人,会偷香蕉。

艺术专业出身的 Toon一直有在画画,目前他靠卖画给游客,还能有一些收入。有时候还会有一些大型的艺术项目邀请他参与。

Toon 在搬进山洞前,算是个流浪画家,在几乎泰国的每一个城市都为不同的人画过肖像赚钱。

Toon 还因为组过乐队,一直没有放弃,有着练习小号的习惯。音乐使人放松和沉静,特别是对着一望无际大海吹奏的时候。

2

几十个女性朋友

Toon 从人们觉得他“怪”,到备受世界关注,不是因为他的生活方式,是因为这个……

他自己承认,在山洞生活了10个月,有过4个女友,20几个女性朋友。

他说很多人关注他,是因为媒体的报道。除了泰国各大媒体电视台,还有英国的《太阳报》《每日邮报》等,编辑都把标题往撩到多少妹上面靠,描写成“很擅长与女生约会的大叔”。

Toon 说其实他年轻的时候特别不会表达自己,很难交到女朋友。

后来他不停地刻意改变自己,旅行、健身、演出、学外语,慢慢让自己胆子更大,更有魅力。

遇到心动的女生,就硬着头皮上前跟她们搭讪,慢慢发现自己开朗了很多,跟人交流变得得心应手。

有时候开着开着摩托车,忽然看到喜欢的女孩子,就会停下来跟她们说话。

他会很直接表达来意:“你看起来很漂亮,我必须停下我的摩托车来跟你打招呼。否则,我将会是全世界最愚蠢的人。”

Toon 说一半一半吧,有愿意跟自己聊天的,也有女生会直接拒绝,或者说:我有男友了。“那也没关系,拒绝也是整个过程中有趣的一部分,只有被拒绝,我才能更好地调整自己。”他说。

有时候,Toon 会用小船载着喜欢的女生去海上看日落。

他说,虽然自己性格改变很多,但直到现在遇到心动的女生还是会紧张、心跳加速。

3

引爆争议

Toon 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追求自由、简单甚至原始的生活方式,穴居,远离红尘,但……他才不是隐士,他是最浮华躁动的满月岛上最“红”的那一抹。

Toon完全不隐藏自己的生活, 除了分享自己穴居的自然生活方式,甚至把交友的过程甚至细节都晒在自己的脸书主页,曾经拥有了10万粉丝,还有人专门为他成立了粉丝俱乐部。他对记者说最近主页被盗了,只能重新开一个账号了。但据猜测,也有可能是因为一些图片和隐私问题遭到了关闭。

Toon 说他没想到会因此成为网红。开始也没什么不好,多出来一些绘画订单,自己的山洞也多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引起这么多关注,他还蛮惊讶的,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人,住山洞,也没有那么疯狂。

Toon 几乎会把每次出洞骑摩托车去镇上,然后撩到妹的事情帖在脸书上,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好玩儿,这样画风的泰国男人,竟然能撩到那么多漂亮外国妹。逐渐塑造出了一个“洞穴撩妹大王”的形象,宅男们纷纷前往脸书观摩他的“撩妹宝典”,一时热闹非凡。

引起风波的,是一则关于俄罗斯妹子的帖子。那条被分享了9000多次,大概是这样的:

Toon在骑着摩托车在岛上遇到一个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于是就对她展开攻势,说了很多情话,“我本来准备骑摩托车回家,但你的美貌让我不得不回过头来找你聊聊天,因为我想知道你的里面是不是和外表一样也很美。”

得知是她在帕岸岛的最后一个晚上后他对她说:“明天你就要走了,那今晚就是我们互相了解的唯一机会了,我们一起找一个漂亮的地方,坐下来,聊聊天”。

姑娘当然会有点犹豫,因为不认识,也不知道是否安全。于是 Toon 继续笑着告诉她:“我知道你的感觉,自己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突然有一个陌生男子的邀约,是会多考虑一下。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我想带你去的地方也不远,就在旁边,如果你觉得不喜欢或者觉得不安全,你可以喊,可以叫,没关系的。”

然后,俄罗斯姑娘就坐上他的摩托车,去山洞了……

粉丝们就像追剧一样炸开了锅,留言急着追后续报道:

第二天Toon更新了脸书,把自己跟俄罗斯姑娘的续集讲了下去:“我们两个在海边散了散步,回到洞穴的时候我跟她说:‘不要惊哦,我去换个衣服。’她回答:‘没事的,我见过裸男。’我换了个裤子,带上咖啡坐在她旁边对她说:‘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我想看着你,然后吻你。’她说:‘不要。’而我对她说:‘那我五分钟以后再问你一遍,如果还是不要的话我会再问,直到你说可以为止。’后来我们两个都笑了。

但粉丝们在期待接下来的情节时,Toon 却忽然发了另一个女人裸身躺在他床上的照片:“不管昨晚多累,我还是早上6点起床,煮咖啡,冥想,某人还在睡。”

对于这样的操作,Toon 的老粉丝都习惯了,他喜欢这样给“惊喜”。

但凡一件事,都会有两面。那些反感他的、特别是当地人被触怒了,认为他过火,教坏花花草草,有伤风化。并翻出了很多这样的类似操作:

“好累,每次离开洞穴都遇到麻烦,现在要把她带回去了...”

“当洞穴人就是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你懂得..."

"每次出洞都遇这事"

“艳遇不断...”

当地很多人想把他赶走,指责他把各种外国女人带回家的照片放上网非常不得体,并暗示警方去搜查他的家。

4

招来警察

应当地民众要求,当地警方和官员介入了调查,对 Toon 的山洞来了一次大搜查,民众举报里暗示的毒品、违禁品等均未发现。而山洞虽然属于私人土地,但持有人并没有禁止他住在那里。

至于“不当行为”的指控,也没有任何证据,既无姑娘报过案,也没现场物证。撩妹高手、让洋妹子无法自拔包括同居等,也并不涉及违法,自然没有逮捕 Toon 的理由。警方还证实了他曼谷艺术大学毕业的学历和艺术家身份。

Toon 说:他们就发现我真的只是在这里正常生活而已。那次之后,我还跟其中的一些警察成为了朋友,现在会相约一起去钓鱼和喝咖啡。

但 Toon 在一次对外媒的采访中有点遗憾地表示,介于现在的舆论情况,可能自己的洞穴生活已经好景不长了:“军警很凶的,他们检查很严格,城市里的规矩无论到哪里都会成为束缚,只要有人在的地方,一切都要按他们的规矩办事。”

“我认为活在当下的人很惨,一切都是属于社会的,都要被公众监督的,根本不是你自己的。不管在岛上还剩多少时间、是对是错、犯不犯法,我会配合检查。要驱逐要抓人,怎样都随便。”Toon 最后说。

5

还有梦想

Toon今年48岁了,虽然生活没什么计划,但他还有梦想。

他最牵挂的,是女儿。

Toon 有一个加拿大-泰国混血的女儿,跟前妻回去了加拿大。他曾经在泰北拜县的房子,就是他亲手为她们建造的,那一别就已经10年没有见面和联系了。

Toon 说:“我很希望能骑着我的摩托车到加拿大,与我的女儿相见。如果女儿能原谅我,那我很想把我这10年的各种经历分享给她。但如果她不原谅我,那就当享受一下骑车去加拿大的过程吧,一定很好玩。”

□ 主编 飞鸟 编辑 布朗 cony ﹡暹罗飞鸟(siambird)出品,未附授权图严禁转载!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