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鹊桥会”重要是会什么?

一米归路

18-12-1620:45

人生苦短,岁月易逝。人到老年,没有老伴,子女又不在身边,该如何度过自己人生的最后岁月?

随着中国社会进入老龄化,单身老人越来越多,如果用60岁来划分,老年人的数量在中国已有2.4亿,到了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3亿。爱情不是青年人的专利,老年人的相亲也悄然兴起,全国各地自发的和有组织的“银发相亲会”、“老年鹊桥会”不断上演,有缘分的老人也许能找到知己,但大部分却是无果而终;不是婚姻太难,而是我们普遍迷茫?

这是上海宜家餐厅的老年相亲会,没有人组织,在过去的八九年里,每周二和周四,来自上海各个小区、街道、弄堂的老人自发汇聚到位于漕溪路的宜家餐厅,有人为了聚会、有人为了约会,还有人只是“路过围观”。“要找素质好,有道德,规规矩矩的。坏肚子的,捣糨糊的,吹牛皮的,不要!”上海的刘树文阿姨在择偶这件事情上“爱憎分明”。还有个老爷子自叹:“没钱谈什么朋友啊,没房子谈什么朋友啊”。“房子、孩子、人品、退休金……”一样样都要考虑计算,在宜家上演的老人相亲记,大概很难像小说中所写的“老房子着了火”一般不顾一切,但感慨着“很难遇到心仪的”的老人们还是不由自主地来了,来寻找一个排解孤独的出口。

这是“老年人相亲圣地”的北京菖蒲河公园,菖蒲河公园位于天安门东侧,开放于2002年9月,成为老人的相亲圣地还是在这几年。长安街旁边的老红墙把窄小的公园和120米的宽阔马路隔开,划分出两个世界。一个世界里车水马龙,另一个世界里语速、行动、时间,什么都慢。毋庸置疑的是,如今的菖蒲河公园,是老人的天下。

2017年冬天,一个身穿军装的80岁老人慕名来到菖蒲河公园。他不苟言笑,腰板挺得笔直,用5分钟从公园亭子的这一头走到百米开外的那一头,又从那一头走回来。老人们给他取外号叫“大校”,议论他的退休收入,“怕是一个月有1万多”。

好几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上前搭话,发现“大校”要求太高,要找年轻和收入高的,于是又退了回来。而年轻的则被那一身军装吓退了。到了今年冬天,大校已经81岁,依然穿着军装,从亭子一头缓慢地走到另一头。

大部分老人都成了这里的常客。有一个住在通州的60岁男士,每周六雷打不动地从通州坐647路再倒1路车来到这里,路上来回4个小时。但他觉得很有必要,说周六在公园里找他搭话的人,比他一整周其他时间里的都多(公园里一共有3个人找他搭话)。他烦恼的是周二没法来这里,“工作日挤不上年轻人的公交车”。

不论是夏天还是冬天,哪怕是雾霾天,只要赶上周二和周六,菖蒲河公园就不会缺少老人。尽管菖蒲河长达500米,但供老人们栖息的地方只有一个长约百米的长亭。长亭被老树环绕,到了冬天,枯叶飘零,老人们就在亭子里吃瓜子、打牌、闲聊。他们往往一边聊天一边捶腿。超过中午12点,亭子里很难找到座位,来得晚的老人干脆靠树站着,后背一次次撞向老树,以此来“疏通经络”。

这是青岛老年相亲会,有个丧偶大爷参加相亲会说:现在他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自己有个套二的房子,但是他想把房子留给儿子。以现在的退休金,很难再去买一套房子,所以希望女方有房,如果相亲成功了,最好能能搬到老伴家里去住。大爷提出了这个相亲要求,只是希望自己的晚年有个伴,有个落脚的地方!

这是四川省成都市,老年相亲活动中朗诵诗歌的邓大爷,他的才华吸引了不少女嘉宾。在不少相亲会上,中老年男性成为香饽饽。

这是青岛老年人约会角,两位老人在亲密交谈。

这是武汉洪山广场,迎重阳节 “寻伴交友” 现场 , 1000多老年人赶来相亲。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暖人心者,莫先乎爱。老年人也需要爱和关怀,但能真正走进他们内心世界的人不是他们的子女,而是那个需要重新相会寻找的有缘人。他们一边放不下孩子、房子、票子,另一边又对爱情无限渴望;有的还抱着要实现年青时的梦想,弥补人生的缺憾;如此等等导致老年人相亲格外困难,但即使再难,老年人也不辞辛苦奔赴相亲会现场,因为他们需要相会到一个可以陪自己说话的同龄人,陪他们度过一段没有孤独的时光。人生的下一秒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老年人能相会到一个与自己谈得来的异性朋友,能在一起平静地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就是夕阳下最大的幸福。不要在意房子、孩子,把所有与爱无关的因素抛弃,专注于生活本身,老年人也会获得幸福。所有靠物质或金钱支撑的幸福,都不能持久,都会随着物质和金钱的离去而离去。朋友,你看呢?

真心祝福天下的老年人能早日找到知己,携手走完人生的最后归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