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玄武门的那场政变,为什么被王夫之敢评其慝

珊珊说故事

发布时间:18-12-1215:44

本文由作者珊珊说故事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说起来二十四史,应该属于胜利者的史诗,成了就是最棒的人,败了就最坏的人。永远都是谁赢了谁就是对的。所以说,至今大部分人对李世民的印象,都是这个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贤明的君主。但极少有人评论他不好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好与不好的实际上也是看站的立场如何。李世民是好皇帝吗?是的,他于国和民,以及大唐的盛世而说,绝对算得上做的还不错的皇帝。

但是杀兄夺父位,这件事,就真的因为他的清明,就可以轻描淡写的过去了吗?无数文人为他找了非常多的理由粉饰其中的真实性,只有王夫之,用了一个“慝”字,来描述了这件事。什么是慝呢?意思是,虽然他夺皇位这件事,做得比较漂亮,成本不高,但效果极其好,也没有人会多说他什么,连当时还活着的当事人:他的父亲,李渊,都帮他找借口开脱。但是也不能磨灭掉这件事本身的邪恶。王夫之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场政变到底是怎么样子的。当时因为太子和齐王都跟李渊告状,而后宫里头有有几个女人跟他说李世民的坏话,所以当时李渊对李世民可谓是态度差的跟不是自己儿子似的。不仅不兑现之前所有承诺过的事,而且开始拆李世民带的队,将隶属于秦王府的将领都掉开,然后他的部下待遇也特别不好,使得李世民下定决心,准备玄武门一搏。为了策划李建成以及跟着他的李元吉去玄武门,他先是用李建成和后宫通奸的事,向他老爹告发,一边哭一边诉苦,但是他的父亲因为得知自己有带绿帽的嫌疑,所以听不下去,就说,明天早朝我亲自问他们,然后就赶着去后宫先处置了女人。

本来李渊是打算,第二天早上一定要认真审一审,就在他想着怎么发火的时候,宫城外已经开起了火。李建成他们虽是同母的亲兄弟,但是李世民依旧射杀了他,然后其部下又杀掉了李元吉,最后将两个人的几个儿子,一共十个人,全都杀了。然后就冲到了老头子的面前,一副只要不合作,刀子就先上了。杀了这么多有血缘的人,再来一个又怎么样。所以李渊随即服软了,他是知道这个儿子,是真敢对他动手的。假如再早一天,他要这个儿子死,李世民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话,但今天,但凡他多说一个无用之话,面对他的,可能就是死亡了。于是李渊服软了,立了这个儿子当太子,然后非常自觉的禅位了。活着还是比较重要的,本来李渊后期就是比较爱享受的一个人。所以在资治通鉴上,就有了这么一段,说是本是太子和元吉要行不义的事,而且他们对天下也没有什么功劳,而秦王德行又好,功劳有高,所以代为讨伐了这两个不义的人。于是后面他就认真的做了好皇帝,大家就只记得他创造的盛世,而忽略了这个非常慝的事情。

在这一次的政变中,李世民非常的果断且决绝,展现了完全没有拖泥带水的风范。整个过程一开始就直接击中了最关键的李建成,然后攻势凌然的去要求立太子,让位。从战场上来说,他确实是值得好好夸一夸,对方被杀被赶无非是太弱了,出局是必然的。这一次政变,秦王府几乎没有流血,时间从早上开始,到下午,就结束了。非常顺利的,在很多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换了主人。这样足够的准备,可见他早就有了这个心思。

实际上早一晚李建成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但他还敢去,是因为他非常自信的觉得,自己是有底气的,当时的禁军的指挥使可是他绝对的嫡系,常何,而玄武门,他也自觉是他自己的地方,安全。但也是因为这种自信害了他。

所以王夫之说他邪恶,因为他这种夺权的手段,太不合人性,这完全是他一开始早早的预计好了的,从他蓄谋了这么久,用这样一种方式,踏着亲兄弟,与老父亲的手段上位的时候, 他已经在人性上是,万恶不赦的了。在王夫之看来,这样的一个皇帝,是不可以把他归属于人的范围内的。所以说,即便是在大义上再清明卓伟的人物,他也是有极其不好的一面的。即便他逃过了史书。但也逃不过辩明真证的人心。但是换句话来说,假如李世民不发动这场政变,他能得善终吗?贞观的大盛世还会如期而来吗?

本文由作者珊珊说故事独家原创,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参考资料:隋唐史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