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伯特·斯宾塞: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也自此改变了人类的思维

常焱的悦读时间

发布时间:18-12-0914:36

导语:赫伯特·斯宾塞: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也自此改变了人类的思维

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1820-1902)出生于英国德比郡,他的父亲是当时著名的教育家乔治亚斯宾塞。也是由于出身于教育家家庭,年幼的他就开始跟他叔父(即汤玛士斯宾塞,也是位大教育家)学习拉丁语、希腊语以及古典文学、政治学等艰深的学科。而从22岁开始,斯宾塞就不间断地投稿到当时的各大报社,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这些稿件后来被汇编成为《政府的适当权力范围》(On The Proper Sphere of Government)一书。之后他也在至今仍然盛誉全球的《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担任副编辑五年,并且在这段时间先后出版了《社会静力学》(Social Statics)、《心理学原理》(Principles of Psychology)、《社会学研究》(The Study of Sociology)以及《教育论集》(Essays on Education and Kindred Subjects)等多份影响深远的著作。

在斯宾塞之前,进化(evolution)主要是生物学用词,出自达尔文在《物种起源》提到的演化论(theory of evolution,于此译为「演化」较「进化」合适,因为达尔文本来并未为「物种因应环境条件而改变自身」这理论注入进步的意涵),原义指胚胎在母体内生长。「生长」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而斯宾塞也把这意涵运用到社会学上。他认为进化是一条囊括宇宙万物与人类社会现实的永恒、普遍规律。斯宾塞曾说:「自然世界的进化过程是物体的集结,以及伴随着运动而出现的弥散;在这个过程中,物体由不确定的、分散的同质状态变为确定的、凝聚的异质状态。」因此,只要生活在地球上,所以生物都必须遵守「进化」的游戏规则。

与自然进化一样,斯宾塞认为人类历史与社会亦一直在进化,而且也遵循「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进化法则。人类社会的形成与运作,实质上是在生存与竞争压力下的自然结果,是人类不断调节自然的过程。这一规律不仅适用于人与自然的生存竞争,也适用于国家与国家、人种与人种之间的竞争。斯宾塞更加看重进化过程在人类社会领域中的体现,他认为进化必然是进步的,人类社会必将不断扩张,社会进化必将通向文明。因为在生存竞争中,无论是人类社会,还是个体的人都应当主动去调节环境,能更好地调节环境的人类社会,比不能主动适应的人类社会更易于存续和发展。

当代中国哲学家汪晖,曾经在《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一书对斯宾塞的社会进化论有所点评。汪氏指出,「斯宾塞实际上是在暗示,自由放任主义是合乎进化法则的社会模式,而进化过程自身已经设定了善的目标」,斯宾塞的进化论主张,也把人类生存、生活的共同条件指向了社会的整体发展,他的学说也影响了未来古典社会学三大家之一的涂尔干(mile Durkheim)。

斯宾塞另外一个重大的贡献,就是「快乐教育法」。他的著作《教育论集》(Essays on Education and Kindred Subjects,又译《斯宾塞的快乐教育》)出版后,获得各界高度评价,影响了英美百年来的教育发展。美国哲学家杜威(John Dewey)盛赞斯宾塞是现代教育史上的纪念碑。这也得益于斯宾塞年近30岁时开始扶养侄子小斯宾塞,从此他在进行研究的同时,也开始早期教育的实践与研究,他的教育理念中有很多部分和实用主义的教育方式不谋而合。

斯宾塞认为,当时社会在决定孩童该接受哪种知识时,通常是受习俗、喜好或偏见所左右,并没有以合理的系统方式加以探讨。例如当时课本中要求学生必须了解英格伦所有城镇之间的距离,这样虽然对于安排旅行会有些帮助,但学生所付出的精力跟回馈之间却不成比例,很少人会同意学生应该舍弃其他更有价值的知识,而将时间耗费于此。由此斯宾塞认为,决定知识的相对价值格外重要,这也是教育必须取舍的地方。

斯宾塞认为关于「如何圆满地生活(how to live completely)」这个问题的知识,才是最有价值的知识。因为如何准备圆满的生活是人一生所必须面对的困难,故而这是教育应该履行且其教导的功能,评判教育的科目和知识的价值就端赖其是否达到「生活应用」这个面向。关于生活知识的教育方法中,斯宾塞也为其分了等级:个人安全是首要的;谋生以自我保存则次之;家庭先于社会,因为有了美满的家庭才有健全的社会福祉;最后才是休闲生活。如此类推,要达到教育的理想就必须兼备这五种生活知识,而斯宾塞的理想也自此改变了人类的思维,教育孩童当以「实用」以及「生活」为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