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从尼克松到特朗普 对经济和股市表现的信誉都过高

银鹤说汽车

18-12-0615:21

美国总统从尼克松到特朗普 对经济和股市表现的信誉都过高

无论是好是坏,美国总统对经济和股市表现的信誉都过高。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在寻求难以捉摸的软着陆的过程中,对国家的经济杠杆施加了更直接的控制。

尽管如此,回顾一下总统在市场上的触碰——一些轻的,一些重的——还是很有启发性的。

选举经常是关于经济的公投,乔治·H·W·布什也是如此。在里根革命后,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布什在里根的两届任期内“交付”了30.6%和61.5%的回报。但是,尽管布什在1989年至1993年任期内回报率为52.6%,但美国经济已陷入温和衰退。

虽然精通国际事务,但经济学并不是布什的强项。正如雅虎财经总编辑安迪·瑟尔所写,“[总统]克林顿竞选[反对布什]的基础是‘这是愚蠢的经济’,这原本是克林顿战略家詹姆斯·卡维尔(James Carville)为竞选人员创造的内部提醒。”

之后,布什将把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的损失归咎于克林顿。“我重新任命他,他让我失望。”

打击美联储

在1977年《联邦储备改革法案》部分旨在建立美联储的独立性之前,其他总统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方式与美联储同行进行磋商。当林登·约翰逊总统在越南发动了关于贫困的双重战争时,赤字堆积如山,这使美联储主席威廉·麦切斯尼·马丁感到担忧。两人在约翰逊的牧场聚在一起,接着发生了一场对峙。

“约翰逊一个人去找马丁,不说话。根据不同的说法,6英尺4英寸的约翰逊把矮个子马丁推到了墙上。“马丁,我的孩子们都快死在越南了,你不会打印我需要的钱,”他说。

美联储最终屈服于“印钞”的压力(现在称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尼克松总统关闭了黄金窗口,滞胀统治,天然气管道随之而来。上世纪70年代就是这样。最特别的回报是吉米·卡特,但是25.2%的回报率无法克服伊朗革命和经济危机。

1981年,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发挥了独立于美联储的力量,将短期利率提高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19%之后,重置按钮实际上被按下,为他的继任者艾伦·格林斯潘(Al an Greenspan)奠定了基础。

克林顿:格林斯潘的大赢家

比尔·克林顿总统是格林斯潘时代最大的赢家,他两届任期的收益率分别达到70.1%和100.5%。乔治·W·布什总统继承了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在他的第一任期内损失了21.0%。但复苏正在进行,简直是建立在住房上。我们大多数人都记得那是如何结束的。

乔治·W·布什(George W.Bush)的第二个任期结束时,股票只下跌了11.0%,这掩盖了从2007年10月市场高点到奥巴马当选之前40.8%的峰谷损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