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冯玉祥爱将鹿钟麟组织成立河北省政府的经过(二)

小里遥的说说吧

发布时间:18-12-0606:21

鹿钟麟原是冯玉祥将军手下爱将,唯冯玉祥的命令是从,当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驱逐溥仪,新任京畿卫戍总司令鹿钟麟带领几十名军警进入神武门,执行“逼宫”命令。鹿钟麟护送溥仪来到位于后海甘石桥的醇王府邸,突然执枪问溥仪:“从今以后,你是称皇帝,还是以平民自居?如果愿作普通人民,则我等军人对你自有保护之责任,如你仍称皇帝,那我们民国不容皇帝存在,我只能枪毙你!”溥仪受此威慑,声明自己愿为中华民国之一分子,鹿随与之握手为别

建国后鹿钟麟与溥仪相见照片

冯为东山再起,希望鹿在敌后河北召集旧部,再发展得起来,成为一支由冯能够掌握的军事力量,从而在国民党的政治舞台上有话语权,但事情是否按照冯和鹿设想的哪样发展,请大家继续观看

二、在洛阳准备出发1938年6月,鹿钟麟率部从武汉向洛阳出发,车到许昌,遇到从北方退回的张自忠,刘汝明两位军长。当时由张自忠拔给鹿一个手枪连,连原有的一个连,一起带到洛阳,驻在西宫营房,开始各项筹备工作。首先为政府、司令部、党部配备干部。河北省政府软墨林为河北省保安处处长,梁蔼然、艾秀峰,范石轩为河北省政府秘书;孙爱紫为河北省教育厅主任秘书。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张知行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参谋长,张春棣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参谋处处长;张静庵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军务处处长,曹松山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副官长;来庆霖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军需处处长,缴文龙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军医处处长;方福林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军械处处长,申伯纯(中共党员)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政治部代主任;陈连富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警备旅旅长,邱立峭为河北游击总司令部参议。国民党河北省党部韩梅 岑为国民党河北省党部书记长;王南复、韩振声、朱玉清(裕之)为国民党河北省党部委员。而后,一面派秘书梁高然、孙爱浆、军需处科长金元良等3人至陕西省西安去,接收前河北省政府的档案文件和印信,还有近1000万元的旧河北省银行的钞票,一方面派澄鸿荃先期到河北进行联系,察看行军路线,同时按照编制委派了各厅处必要的人员,配备了各单位一两匹骡马驮运行李及办公用具等等

民国时期照片

三、渡河北上

1938年7月底,鹿钟麟率部北上,当时三个机关的人员和勤杂工,加上手枪连的士兵,总共近千人,除少数人有马骑以外。大多数都是步行,每天走四五十里路。途经晋城附近,有一个士兵在路上调戏妇女,被人报告,鹿钟麟顿时大怒,召集全体人员开大会,宣布予以枪决。旧西北军纪律方面,确实严厉。但在此时,并未经过详细审讯,即仓促执行,未免过分。为了严格执行纪律,鹿还派了副官曹松山负责队后检查工作,凡行军经过的休息宿营地点,都要查询访问,及时报告,如有过失者给子严处. 行至长治县城,休息了3天,鹿钟麟率领参谋长张知行、省党部书记长韩梅岑、委员韩振声和政治部代主任申伯纯等人,到八路军总部所在地会晤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受到热情教待。彭德怀和鹿座谈了两次。

八路军副总司令pdh

主要内容有以下几点:第一,对抗日战争的形势和前途看法。结论是,只要我们能够持久抗战,一拼到底, 最后一定能够取得胜利。第二,国民党的抗日战略、战术和军队的装备,要迅速彻底改革,才能适应持久抗战的形势。第三,河北省现有的分散零星游击部队,应彻底整頓训练,第四,河北省的党、政方面整套宣传、组织群众以及政治设施,都要重新安持,按照战时体制,予以革新,才能适应抗战需要。彭德怀说,国民党是老大哥,过去大革命,我们是第一次合作,现在又进行第工次合作。八路军愿意同国民党共同合作,井肩抗战。访问结束时,彭德怀与鹿钟麟以及双方参加人员一起合影留念,随后派朱瑞陪同一路前往。到了山西辽县松烟镇时,原派去河北的邵鸿荃回来了,还带来了不少定县绅士前来迎接。这些人放出了不少恶言诽语,把八路军说得一无是处。由路罗川、拐儿镇出山,东进冀南时,经过平汉路日军的封锁线。

敌人除日夜在铁路线上有装甲车巡逻外,还在铁路两旁设有碉堡,不时放射探照灯,开枪扫射。鹿为了安全冲过封锁线,决定把各厅处不必要的一部分老弱人员留在拐儿镇,派参谋处长张春棣与后方留守处负责,并派人先与驻冀西一带的八路军取得联系,得到配合掩护,安全通过了铁路线,于1938年9月初始达南宫冯官村根据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