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角、新潮流、新价值,《国风美少年》为优秀传统文化的全民传播提供了新样板

综艺报

发布时间:18-12-0408:29

以少年之志开启新国风流行时代。

近年来,国潮回归现象屡见不鲜。有身着华服和汉服出街的年轻人,也有音乐爱好者自发创作并传播国风音乐。可见,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文化溯源成为当代人的心理诉求,优秀传统文化已在不知不觉间获得了更多年轻人的青睐并付诸实践,加以弘扬。其实在视听节目类型创作上,近几年以优秀传统文化为创作题材的节目层出不穷,诗词歌赋、戏剧戏曲、国宝非遗、饮食文化等,均成为文化类节目的逻辑内核。

应该说,政策调控为此类节目的兴起创造了有利环境,但能否赢得用户的广泛关注却为其的长期发展设置了现实困境。如何把优秀的传统文化更好地融入当下生活,让人们印象中的“高冷”内容更具观赏性与传播性,在网络时代找到恰切的表达语境,还需要从业者们针对创作路径不断探索。

在这一背景下爱奇艺推出中国首档国风文化创新推广唱演秀《国风美少年》,从年轻人审美视角切入,以国风音乐为核心,通过国风唱演秀形式为优秀传统文化发声。节目邀请鞠婧祎、霍尊、张云雷担任“国风召集人”,并设有一位“国风侠”担任文化品鉴师,他们将用3个月的时间陪伴20位国风少年共同成长。《国风美少年》旨在将国风文化重新带到年轻人的视野中,将已成气候的“国风热”,推向一场可裂变生长的“国风潮”。

新视角

以国风群像归正何为少年

综艺节目的创意视角,是一个精准洞察和寻找差异的过程。创意视角的突围,其实就是在原有的内容品类里创新切口,实现更垂直或更细分的视野跃升。

在创意视角上,《国风美少年》以国风为逻辑架构,将“国风”与“少年”两大流行主题完美结合,旨在将优秀传统文化以崭新姿态带到用户面前。

节目里解释,国风出自《诗经》,是周初至春秋时期民间优秀诗歌的集合,是《诗经》中的精华。节目中20位喜好国风的美少年,将被三位国风召集人赋予黄金班、白银班、青铜班的不同标签,通过唱演秀形式让优秀传统文化焕发朝气和活力,让中国风获得更多人的喜爱,实现中国少年之于国风的责任。

应该说,在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下,如今的网生用户更期待在情感上得到松绑,在思想上得到陶冶。节目的创意视角只有内嵌进爱、关怀、文化追求等价值内核,才能完成娱乐表达与思想传递的深度勾连,《国风美少年》正是基于这样的创作思路展开逻辑架构。

在舞美视效上,节目用国际化视听手段将传统文化与流行元素碰撞,打造全视角幻美舞台,助力少年热血开唱,呈现年轻态的新国风之美。

首期开场,三位召集人带来了自己的表演舞台,张云雷带来了《探清水河》,霍尊带来了动漫《天行九歌》同名主题曲,鞠婧祎表演了电视剧《芸汐传》的片尾曲《叹云兮》,刚一开场,三位召集人就凭借清雅悠扬的嗓音把观众带入到国风之美中。

后续二十位选手进行首轮个人国风表演,其中维吾尔族姑娘哈妮克孜带来了胡风舞蹈《一梦敦煌》,表演时背景屏幕配合播放了唐代敦煌壁画《净土变》,构成了文学语言到舞台语言的转换。

主舞台被设计成六边形,灯光布景配合舞台表演随时变换,视效制作采用国风系景致,再经过3D渲染,让表演者与国风景致融合一体。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让观众在光影变化中真切感受国风之美,营造了一种沉浸式的视听美学新体验。

在赛制编排上,20位选手将被三位国风召集人赋予黄金班、白银班、青铜班的不同标签,通过SOLO秀、CP合作秀的舞台表演方式,逐渐成长为内外兼修的国风美少年,为优秀传统文化发声。他们将把真实的自我表达以及对国风的敬仰和喜爱之情融入到舞台创作中,实现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演绎。

应该说,《国风美少年》将优秀传统文化的视听之美与国风少年的翩翩风姿完美融合,以国风群像归正何为少年。节目运用现代审美技术为国风发声,为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语境下的大众传播提供了一个全新视角。

新潮流

以国风领衔优秀传统文化传承

截至发稿前,《国风美少年》在微博上阅读量已达7.1亿,讨论量超过1400万。究竟节目是如何打破观众对传统文化的固有印象,以国风潮流引发大众讨论?又如何在娱乐属性与文化表达上找到平衡,在诉求升级的网络环境形成最具差异化的核心看点?

可以说,节目打破了文化类综艺的固有印象,从两个维度架构情感落点。

首先是专业性。在角色分工上设置了国风召集人,三人与节目调性匹配,鞠婧祎代表“演”,用民乐、民舞、华服引领中国风之美;霍尊代表“唱”,用中国风音乐和京剧戏腔诠释国风;张云雷代表“说”,用相声作品传播中国传统曲艺文化,散发少年能量。

三人也透露了自己对“国风美少年”的界定标准,鞠婧祎认为表演中流露真情实感会打动更多年轻人热爱国风;霍尊认为国风美少年应该是将时下新鲜潮流融入到传统文化中去;张云雷则认为不仅要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还要以创新方式演绎。虽然评定标准不同,但都致力于将国风与国韵在年轻一代中更好地传播开来。

节目中,表演作品都力求将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元素相结合,比如刘丰用三弦弹奏的《少年·北京》就是根据人气动画《一人之下》主题曲《丹歌惊鸿》改编。

同时,节目还设有“国风侠”角色,以热爱国风的文化学者身份隐去身份和相貌,对表演作品进行知识讲解和带去反转变数。比如刘宇表演结束后第二现场补充说道,舞台上放置的物品是古代温酒器盉和饮酒器爵,高古的配置和舞台两种颜色的叠加让表演具有完整性。

其次是严谨性。首期分班评价中,国风侠针对陈梓铭的表演提出疑问,由于《全唐诗》共有900卷,目录12卷,不以本来计算,歌词中“捎带着送你本诗集全唐”的表述不够准确,国风侠将选手标签从白银班降到青铜班,认为表演者有责任对歌里的内容进行把关,体现了对优秀传统文化锱铢必较的严谨态度。

还有关于贰婶蔡翊昇在表演中暴露的歌词不精粹,曲风千篇一律,唱功浮于表面的古风圈歌手常见问题都一一点明,体现了对国风文化传承的认真负责。

透过首期分班竞演观众能感受到,《国风美少年》从内容编排到视觉呈现既有古典传统的韵味,又不失流行时尚的气息,融合了翩翩少年风姿,表达了对国风之美的极致追求。节目将文化性与时尚感相结合,通过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年轻态表达,实现坚守艺术品质和文化立场,提升全民文化自信的目的。

20位国风少年不惧标签,这是一次提升国风品格的成长长线,通过节目的推广,相信国风文化将以全新姿态重回年轻人视野中。“少年因国风而美,国风因少年而新”,一方面通过青年人别具一格的展现实现了对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另一方面期望以国风偶像的力量让更多年轻人了解优秀传统文化。可以说,《国风美少年》以独创之姿,引领了新的青年文化潮流。

新价值

爱奇艺领跑精品原创新阵地

《中国新说唱》播出后,说唱开始成建制地进入流行音乐版图,《偶像练习生》热播后,带动了练习生文化的整体发展。可以说,爱奇艺正在瞄准青年文化,利用爆款激活垂直领域的产业链条,探索自身的角色边界。如今,平台需要用新的文化符号培育用户群体,拓宽身份标识,在顺应青年的文化概念里,国风就成为了新的视角切口。

于平台而言,以《国风美少年》为代表的青年文化类爆款作品的频繁出现,是爱奇艺内容原创力、行业感知力、落实执行力得以实践和发挥的重要体现,也是始终贴近青年用户,引领潮流文化,将多元价值观正向表达的方式路径。节目找到了网络视听时代有关优秀传统文化的高效打开方式,为全民传播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

于行业而言,用户对好内容的精准需求,正在倒逼网生内容的多元化与品质感,只有推出真正引领潮流、代表趋势、形塑价值的作品,才能在娱乐快消时代锁定用户的时间。《国风美少年》的成功之处在于把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难题找到了中国式的解决途径,让其在潮流时尚和文化表达间形成了一种会商机制。节目开辟了文化创作新思路,提高了新时代下文艺作品的品格和觉悟。

于社会而言,所谓“国风”,既是国粹之风也是中国风格。在语言方面是平仄对仗也是留白遐想,在美术方面是仁义礼智也是江山如画。所谓“少年”,是指健康自信、内外兼修、思维独立、志存高远的优质少年形象。如今在国风和少年中间添了一个“美”字,旨在用少年力量引领新国风潮流,以少年之姿开启新国风流行时代。

可以说,《国风美少年》找到了网络视听时代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打开方式,塑造了时代青年新内涵,更找到了年轻人传播传统文化形式的创作新风口,为国风文化的全民传播提供了全新的方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