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金沙泪闪闪,得拿命来换,来说说东北淘金客的一些事

人文者也

发布时间: 18-12-0319:52名师,优质文化领域创作者

东北很多地方曾经有大量的金矿,其中几个比较有名的“富矿”集中在吉林的珲春、桦甸、辉南一带,桦甸的金子品质最好,来采金的人也最多,为人熟知的夹皮沟,也在桦甸。

淘金,又称“拿疙瘩”,河里的金沙中稍微大一点的颗粒,或者金矿中因为含金量较高,凝聚成的块状金,都叫“疙瘩”,价值非同寻常,把淘金叫做“拿疙瘩”,也是为了博得一个好彩头,甚至东北会把某些特别珍贵的东西称作“宝贝疙瘩”、把小儿子叫做“老疙瘩”,来源都出自淘金这个行当。

夹皮沟

自古以来,“拿疙瘩的都是朋友”,因为金矿多在深山老林当中,这样做也是为了相互照应。除此以外,还要选个把头,打鱼有鱼把头,打猎有炮头,淘金,当然也有金把头,这个把头可不是好当的,除了身子骨硬,也要眼睛够毒,说白了,得有丰富的淘金经验,能有这种资历的,基本都是人近中年,不管多有钱有势,也要高看几眼。

韩宪宗

可正像那句话说的,“财帛动人心”,金子比钱还值钱,围绕着它,斗争自然也会更残酷,“富矿”都被势力强大的人把持,被称为“总管”,最为出名的,是一个叫韩宪宗的山东流民。他1859年发迹,联合其他淘金客打跑占据夹皮沟金矿的土匪,开始独霸吉林南山。从此,韩氏祖孙四代冒清朝封禁之令,率众淘金开荒,自养乡勇,势同武装割据,其势力范围东西长四百多公里,南北宽近三百公里,几乎囊括今吉林省桦甸市大部及磐石市、蛟河市、敦化市、安图市、抚松县、靖宇县部分地区。因这里地处清初为封禁长白山而修建的柳条边墙外,世人便将韩氏家族祖孙四代统治者及其领地称为“韩边外”。

韩家的势力最大时,手下武装有三千多人,清廷屡次进剿都拿他们没有办法,只好招抚,在韩家势力所及之处,百姓安居乐业,创造了难得的好光景,但是其他地方的淘金客就没有这么好命了。

冒着生命危险得到金子的淘金客最犯愁的就是怎么把金子带出去。出山的路口都被土匪把持,辛苦挖来的金沙十之八九要落在他们的口袋,要是土匪有自己的矿山,淘金客不仅带不走黄金,还要被绑走帮他们挖矿,到后来往往人财两空,暴尸荒野。

不想把金子交给这些土匪,有的淘金客就把金子塞到猪肠子里,吞进肚,躲过土匪盘查后再拉出来。可有的时候,猪肠子会破掉,藏金的人就会因此丧命,土匪也会瞧出破绽,开膛破肚,把里面的金沙取出来,还有的淘金客为了能把金子带回家,会拜托同乡或者相好的弟兄,吞金自杀以后,让他们把尸首带回家,所以,在淘金客里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出了山海关,两眼泪涟涟,今日离家去淘金,何日才能把家还,一把金沙亮闪闪,得拿命来换。”

吃的比猪差,干的比驴多,住的比狗不如,就是淘金客们的生活,这样的人大都是什么来历呢?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被发配过来的“长毛贼”,流放的罪犯,犯法逃跑的逃犯,活不下去的混混,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这些人带着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生活习惯,为了挖金子走到一起来,要么烂赌成性,白天挖的金子,晚上就输个精光,要么打架闹事,下手又黑又重,出人命是家常便饭,生活状态固然让人怜,可要想管理他们,也非常不容易,尤其清末民初,整个中国都不太平。

随着沙俄和日本人进入中国东北,能带来大量财富的金矿当然也成为众矢之的。先是沙俄,后是日本,对金矿采取了无情的掠夺,再加上清廷卖国有方,曾经威风不可一世,保得一方平安的“韩边外”也在多方压力下财去人走,曾经兴盛一时的淘金客们梦碎人亡,死的死,走的走,当日本人投降以后,留下的,除了淘金客的传说,就只有满目疮痍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