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文:微笑成就“最美路姐”

遂宁新闻网

百家号12-0309:55

“您好、请稍后”“祝您一路平安”……当你驱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每到达一个收费站或者服务区,都会有服务人员,面带微笑地为你贴心服务。她们,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路姐”。

历时三个月的提名推荐、网络投票和专家评审,中国公路学会主办的第五届“最美中国路姐”评选活动落下帷幕。日前,中国公路学会下发文件,遂宁市境内高速公路内遂高速收费员陈静文荣获“最美中国路姐” 荣誉称号。她也是遂宁今年唯一获得此项殊荣的路姐。

陈静文(左三)在第五届最美中国路姐表彰现场

每天微笑500次送温暖

“您好!”一声亲切的问候,一张青春的脸庞,微笑勾勒出温婉的线条。

陈静文爱笑。长达数小时的采访里,她脸上不时闪现的笑容让人印象深刻。“这是我的标配。”21岁的姑娘在这个冬天笑得很甜美。2016年,陈静文应聘进入中国葛洲坝集团公路运营有限公司内遂高速。她上的第一堂培训课,就是如何微笑着面对每一位过路人员。口型要露出8颗牙,眼神要注视对方的眼睛,表情要像阳光般温暖……经过几百次上千次反复练习,标准化的收费微笑服务被她拿捏有度。

成功通过所有培训后,陈静文被分配到内遂高速安岳收费站,成为一名基层的“路姐”。这是内遂高速线车流量最大的收费站——安岳收费站,地处四川百万人口大县,单日平均车流量4800余车次,月均稽查绿通免费车辆1000多辆,每天,陈静文要用500余次的标准“文明服务”和“微笑服务”迎来送往,为驾乘人员奉献爱心、传递祝福。

这只是保守计算。如遇到春节等大假,陈静文微笑次数要直接往上翻3至4倍。第一次轮值春节白班时,这个爱笑的姑娘终于理解到,书上所写的“脸都笑僵了”原来不是夸张手法。然而第二天,她又带着亲切标准的笑容,准时上岗了。

两年来,陈静文的微笑,温暖着奔波在内遂高速公路上的无数匆匆旅客,成为内遂高速公路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被骂受委屈是常有的事

虽然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性格乖巧的陈静文也依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我家家风是以理服人,所以我和妹妹从来没被骂过。”陈静文没想到,成为路姐后,遇到的第一次故事,就被骂得狗血淋头。

2017的国庆大假,高速免费7天,陈静文当天值夜班,即8日凌晨到早上8点。距离凌晨12点过去不到10分钟,一辆轿车驶入内遂高速安岳收费站。按规定,12点一过,高速公路免费就结束,必须按里程数缴费。

得知要缴费,司机不干了,他认为自己当天12点前已上高速,就应免费,并且刚过12点还不足10分钟,“收费应松松手”。陈静文耐心地和师傅沟通,但司机始终拒绝缴费,并提高声调骂出许多不堪入耳的话。

生平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陈静文“懵了”。几秒后,迅速反应过来的她忍着臊意和眼泪,耐心地为司机解释有关政策。半个多小时过去,司机自知理亏,使劲甩了钱到收费口。陈静文找回零钱,微笑着对司机说:“请您拿好票据,请慢走!”司机愣住了。他可能没想到陈静文竟然这么耐心隐忍,始终保持微笑,没有说一句责怪的话。车子发动前,他对陈静文比出了点赞。

这个点赞的手势,一下就纾解了陈静文心中的委屈。“大家互相理解,”此后,在基层工作两年的她也曾遭遇过恶语相向,还碰见过下车挥拳敲窗。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想起那个点赞的手势,让自己始终保持微笑,与每一位司机耐心沟通。

最美路姐选择“留下来”

18岁那年,中国葛洲坝集团公路运营有限公司在成都招聘内遂高速公路收费员,出生于射洪、长在凉山的陈静文去应聘了。“当时就试一试,结果就考起了。”一直打算找机会回遂宁的姑娘,高高兴兴地去上班了。

时至今日,当初一起“过五关斩六将”的小伙伴,如今留下来的只剩几人,陈静文是年龄最小的一名。小伙伴离职的原因很多,单调枯燥的三尺岗亭,黑白颠倒的作息时间,严格苛刻的工作要求……

“阿静,你要不要一起走?”当小伙伴这样问时,陈静文拒绝了。这个性格开朗活泼的姑娘,始终记得爸爸说的“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话。她给自己定了一个个小目标:将绘画重新拾起来,自考行政管理专业,争取当更高一级的收费管理员……“每一步走踏实了,后面的路才会更好走。”虽然偶尔也眼馋着同龄人的每天漂亮时装、指甲上的缤纷多彩,但一穿上工作服时,陈静文的心情就立即平静下来了。

她还做过很多事:为司乘免费提供饮水、行车指南等;为迷路的老人提供温暖的食物和方向;自制一套文明服务培训教程……业务上精益求精,生活中乐观向上,陈静文在中国葛洲坝集团公路运营有限公司这样一个大家庭里茁壮成长,“服务明星”“形象大使”“演讲比赛冠军”等。她在捍卫这些荣誉称号的同时也在努力摆脱这些称号,因为她还在“最美中国路姐”的成长之路上不断努力着。(全媒体记者 胡蓉)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