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刘禹锡《萋兮吟》,天涯浮云生,争蔽日月光

颖姐爱文化

发布时间:18-11-2914:26

《萋兮吟》·刘禹锡

天涯浮云生,争蔽日月光。穷巷秋风起,先摧兰蕙芳。

万货列旗亭,恣心注明铛。名高毁所集,言巧智难防。

勿谓行大道,斯须成太行。莫吟萋兮什,徒使君子伤。

天涯浮云生,争蔽日月光——这两句写的是:遥望天际,飘浮着许多白云,它们争相遮蔽着日月的明光。现实生活中人们常用浮云蔽日来比喻奸佞当道,小人玩弄权术来蒙蔽君主,此诗也暗用此意,“争蔽”一词写尽了奸党的猖獗之行和疯狂之态。

穷巷秋风起,先摧兰蕙芳——穷巷,指冷僻简陋的小巷。兰蕙,香草名,性芳香。这两句是写:穷巷里刮起了一阵秋风,摧残了芳香的兰草和蕙草。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昭明文选·运命论》)。秋风在这里成了反对革新政治、迫害革新人士的权宦们的象征。

万货列旗亭,恣心注明铛——旗亭,古代的市楼,用于指挥集市。恣心,指贪心。注,汇集,集中。明铛,珍贵的耳饰,这里泛指珠宝。这两句是写:店铺里摆满各样的货物,小人们的贪心都集中在珍贵的珠宝上。“恣心”揭示出奸佞小人的卑鄙用心;“注”字写出了群小陷害忠良不遗余力;“明铛”在这里也是喻指,指那些有贤能的人。对于这样的社会现实,诗人发出了下面的感慨。

名高毁所集,言巧智难防——名高,指的是参加“永贞革新”的那批有远大抱负、卓有才干的年轻官员。言巧,指那些惯会使用花言巧语恶意中伤、迫害贤良之士的奸佞之徒。这两句是写:名望高了,毁谤就集中而至;谣言中伤,使聪明人也很难提防。正所谓“行高于人,众心非之”(《昭明文选·运命论》),诗人对这种“名高忌起”(《劝戒全书》)的社会现实是愤慨的。

勿谓行大道,斯须成太行——斯须,片刻、须臾。太行,即太行山,横亘在河北、河南和山西省之间。北起拒马河畔,南至黄河北岸,山脉从东北向西南绵延开去,山形险峻,气势磅礴。前人对于太行山的艰险多有描述,如曰:“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曹操《苦寒行》);“北望太行山,峨峨半天色”(高适《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刘禹锡的这两句诗写的是,不要说脚下的道路平平坦坦,立刻就会变成如同险隘一般。用“太行”语既写出了现实生活中实际道路的艰险,也影射出人生仕途的险恶。

莫吟萋兮什,徒使君子伤——请不要再吟咏“萋兮”这样的篇章了吧,这只会徒然地使君子悲叹。这是诗人的愤世之语,世道艰险,邪恶丛生,贤德之人遭到小人的陷害已是很平常的事情,这时再有人来吟诵“萋兮”这样的篇章来讥刺谗谄之蔽明,无补于己也无补于世,真是“徒使君子伤”啊。愤慨、无可奈何之情溢于言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