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命脉工程——工农渠

与你共同分享

发布时间:18-11-2321:26

1989年起,我到鹤壁日报社工作,跑过工业口和水利口,对于鹤壁市的水利工作和水利工程有比较多的了解和感触,写过不少水利建设、抗洪抢险等方面的稿件,1996年我还获得了市政府颁发的“抗洪抢险模范”证书。但令我最难忘、印象最深还是鹤壁市的命脉工程——工农渠。

一、工农渠助力鹤壁市成为豫北重工业基地我祖籍河南省鹤壁市鹤山区,这里山峦起伏,丘陵四布,地面水源在历史上就十分奇缺。20世纪70年代初,为解决城乡群众饮水问题,鹤壁市委、市政府带领全市人民,克服重重困难,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建成了引淇入鹤的一项中型水利工程——工农渠。工农渠于1973年动工兴建,1976年第一期工程竣工。总干渠自林县黄花营村筑坝引水,直达市区的杨邑水库,全长22.4公里。而全部工程于1982年才基本完工,工期8年。工农渠由1条总干渠、3条干渠和18条支渠组成,干、支渠总长90.50公里,设计过水能力为6立方米每秒,设计灌溉面积10万亩。

修渠大军开赴工地

1978年,“鹤壁市工农渠管理所” 在位于山城区的杨邑水库挂牌成立,它是“鹤壁市工农渠灌区管理处”的前身。它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应运而生,也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发展和壮大。

工农渠建成之后,我们都是如何使用淇河水的?带着这个问题,我曾采访过时任鹤壁市工农渠指挥部工程技术科科长的时和宪,他说:工农渠通水之后,首先保证了城乡群众的生活用水问题,因为这是修建工农渠的初衷,吃饭是第一位的。

其次就是解决卡脖子的全市电力不足问题,鹤壁由于没有自己的电厂,只有个电管所,用电受制于安阳市供电局,当时电力资源十分紧张,一旦需要拉闸限电,鹤壁市首当其冲,无论什么供不应求的产品都必须停止生产,于是众多厂矿企业的生产经营不得不受到影响。20世纪90年代初,鹤壁万和电厂的建成,为全市工业企业的生产经营带来了新转机,同时农业生产和群众生活用电也有了很大改善。长期以来,鹤壁市在用电方面受制于人的局面,由此开始得到扭转。之后又相继建成了电厂二期、三期、四期和鹤壁煤电股份有限公司热电厂,现在都是工农渠的供水大户……

我曾到过鹤壁煤电股份有限公司热电厂进行过采访,该公司设备技术部部长吴继强说:“我们厂2006年3月份运行以来,就使用了工农渠提供的优质淇河水,与另外一个正在使用的矿井水水源相比较,淇河水的水质更好,我们更愿意使用。我们有相当长的距离直接就利用工农渠的渠道。大家知道,水是电厂的血液,水与煤同等重要。我们公司平均每天用水1万立方米,一年300多万立方米,是用水大户,不仅发电,每年冬天还要兼顾供暖,以让4万多户新区的居民能温暖过冬!下一步我们计划进一步增强供热能力,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倍的新供热用户,让淇滨新区特别是新区北部的群众告别寒冷,温暖过冬”。对于淇河水的高度认同,其他电厂也有相同的看法。

工地上的文艺表演队

我曾多次报道过的库容量为6亿立方米的盘石头中型水库,2000年开工建设,2005年底在鹤壁市的西部山区基本建成,2007年6月下闸蓄水。这使工农渠有了更加稳定的供水保障,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在采访时我了解到,因为引来了淇河水,40年来,依托丰富的矿产资源,鹤壁市的工业得到了迅猛发展,形成了以煤炭、电力、建材、冶金、电子等为支柱的工业体系,成为了河南省北部重要的煤炭基地、火力发电基地、水泥生产基地。工业企业有上千家,汽车电器及配件、电子元器件、环保设备、金属镁等一大批优质名牌产品,在全省乃至全国同行业中占有重要位置,在国内外市场上享有较高知名度。可喜的是:3家世界500强企业也落户了鹤壁,中石化投资170亿元的煤化一体化项目、河南煤化合作投资17.2亿元的1,4-丁二醇项目、中国五环工程有限公司的煤制乙二醇项目。如今,鹤壁是河南省火力发电基地,电力总装机容量260万千瓦。

“没有淇河水,发展这些项目绝对是不敢想象的!” 我时常这样想。如今,随着国家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战略的实施和鹤壁市投资环境的进一步优化,鹤壁市更成为了中外客商竞相投资的热土。记得在采访时,有位水利专家曾经预言:在未来的日子里竞争靠什么,水作为宝贵的资源,会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与珍惜,成为一种最重要的竞争要件,肯定会有更多的优质企业来鹤壁投资兴业,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从工农渠灌区管理处了解到:工农渠的引水量由1980年的1386.32万立方米(水利用率14.9%),提高到2017年的8641万立方米(水利用率70%),为鹤壁市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二、3天3夜抢修工农渠

经过40个年轮的冲刷,总体上来说工农渠的质量还是十分过得硬的,但是工农渠担负着鹤壁市居民生活和工农业生产用水的重任,按照城市供水的基本原则,应为双线供水,而工农渠仍为单线供水,一旦发生事故就会陷入被动局面。再说,它的“年龄”毕竟40多岁了,风吹雨打,日晒水浸,谁能阻挡它的老化?

鹤壁市在修建盘石头水库时,可能是因“重炮”震动的影响,有一段工农渠真的没能撑得住,出现过一次塌方险情,惊动上下,吸引全市目光。但在方方面面的参与和努力下,经过3天3夜的艰苦努力,才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复了坍塌的水渠,保证了全市供水。

当时我在报社编辑部任职,全程关注了这件事。工农渠灌区管理处处长杨永革告诉我:2003年11月14日凌晨5时许,工农渠盘石头水库段突然发生70多米的坍塌。山城区、鹤山区几十万群众生活、生产用水全部中断。

市委、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在郑州参加重要会议的时任市委书记李新民、市长王训智多次打电话询问抢修工作的进展情况,及时做出指示。市委、市政府其他领导第一时间赶到抢修现场,市水利局和其他相关部门的领导、专家、几十名抢险队员也以最快的时间赶到坍塌现场,迅速研究抢修方案,开展抢修工作。

时值初冬,在抢修过程中,同志们跳进刺骨的河水中作业,许多队员的手、脚冻得红肿。期间抢修队员未曾吃过一顿热饭、睡过一个好觉。大家饿了啃几口干硬的烧饼,渴了喝几口冰冷的河水,连续奋战了70多个小时,终于完成抢修任务。众人拾柴火焰高,武警水电一支队、盘石头水库建设管理局、市自来水公司、京珠高速公路沿路交警等给予了无私的支援,才使断水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抢修队伍背沙袋封堵

就这件事,我也采访过工农渠灌区管理处副处长的李坚,他介绍:2003年11月14日,得知‘70米的渠翻了’的消息后,自己感到十分震惊,因为这将意味着全市居民和企业都要停止用水,影响大、损失大,事关全局。必须与时间赛跑,尽快抢修,才能把负面影响降到最小。

到现场后才知道,修复必须有大口径管子,直径不低于1.8米。领导交给我们几个人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找到大口径管道,并在最短的时间内运到工地。我们对比了多家企业后,才确定到河北邯郸一家企业购买,并连夜赶往这家企业 。他说当时不如现在这样转账方便,那时是现金支付。我们随身带了4万元现金,就匆匆忙忙上路了。

到厂家后,与厂家很快谈妥,厂里开足马力生产,也答应绝对满足我们的要求。可之后却又遇到怎样把大口径管道运回鹤壁去的难题:因为每根管道7吨多重,并且体积大,直径长,一车只能拉两根,车难找。咱们市很难找到合适的大型车辆,再说让车从鹤壁开过去,时间上已来不及,不可行。厂家在当地找了几辆货车,但远远不够。无奈,我们只好连夜赶到107国道的路边等返程的空货车,与司机商量,让其帮忙。几番折腾,深夜4点钟,终于拦住七八辆空车,多方做工作,谈好运费,并且提供给他们详细的送货路线图之后,我们才匆忙赶回鹤壁。司机们克服众多困难,陆陆续续将管道拉到了抢险现场,为72小时的抢修通水提供了保障。

三、与时俱进,谱写鹤壁供水新篇章

工农渠40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是鹤壁水利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自1978年“鹤壁市工农渠管理所”在杨邑水库挂牌成立;1986年更名为“鹤壁市工农渠管理处”;2012年更名为“鹤壁市工农渠灌区管理处”,成为鹤壁市的公益一类事业单位。多年来,管理处的同志爱岗敬业,默默奉献,管好水、护好渠,细心呵护这这项鹤壁市的命脉工程,管理处分别于2005年3月17日、2010年11月29日、2016年2月18日被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省级文明单位”称号。处长杨永革还被市总工会评命名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如今,调度中心与水管站的联系由最初使用电台,到使用固定电话、用上了手机、之后使用智能手机的微信沟通,音频、视频、文字一应俱全,有什么情况一目了然。2013年还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对9个管理站的安全和仪表实施24小时动态实时监控,工作起来方便多了、效率高了。这也是我在不同年代采访工农渠看到的发展变化,我为“科技兴水”的每一个进步深感欣慰。

南荒管理站节制闸和泄洪闸

用水户丰鹤发电公司运行部的谷振宇这样评价工农渠:“我们公司是全市的用水大户,也是全市的第二利税大户。夏天的时候,一个小时就要耗水2400立方米,较为特殊的情况是我们企业用水量的突升或突降,变化幅度很大。电与其他商品不一样,无法存储,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们这些煤电企业带有一种军事化的性质,24小时全天候完全听从省电力指挥中心的指挥和调度,需要加大发电量时,就要煤量、水量齐上;需要减少发电量时,煤和水的供应量就必须要短时间内降下来,这就需要供水方的工农渠灌区管理处给我们搞好密切配合,实时调度,否则很可能造成全省性的安全事故。针对我们企业的特殊性,管理处的领导、供水调度中心的同志,经常到我们企业了解情况,与我们一同摸索用水与供水的关系,以适应突升突降用水的剧烈变化,总结出夏季、冬季和春季、秋季三个时段的三种供水规律,不同季节采取不同对策,效果很好。”我在采访中也切实感受到,40年来,科技助力了工农渠供水中水库、管理处、用水户的“三方联动”,而尽快实施工农渠灌区技术改造,进一步加大科技投入,全面建成灌区供水调度自动化,铸造一支能打硬仗的供水铁军,正是灌区管理的努力方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