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财富:高净值人群财富传承规划亟待加强

金融界

发布时间: 18-11-2311:33万象大会年度获奖创作者,北京富华创新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官方帐号

来源:时光头条

2018年11月15日,有媒体报道,韩国大型财团LG集团前任会长具本茂过世后,其持有的11.3%LG集团股权中,将有8.8%被养子具光谟继承。为了顺利获得这笔巨额遗产,具光谟要在5年内分期付清超过7000亿韩元(6.2亿美元)的遗产税。

同样面临财富传承问题,中国高净值人群作何准备?来自普华永道的数据显示,中国仅20%的企业制定了接班人计划,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9%。可以说,作为高净值人群中最为重要的组成群体,中国企业家对财富传承的准备明显不足。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高净值人群忽略了这个问题呢?大唐财富给出了否定的答案。11月2日至11月5日,2018大唐财富盛唐年会在三亚举行,本次会议上,有69.38%的客户对财富保值传承的主题特别有兴趣,财富传承话题高居所有话题关注度榜首。

预则立不预则废

财富规划与传承,作为超高净值人群的“必修课”,其关注度日益提升。家族信托作为一种有效的法律架构,具有分散资产、隔离隐蔽、避免重税、防范债务、身后有效、灵活可控等特殊功能,因此得到了全球超高净值人群的青睐。

传媒大亨默多克在与第二任妻子安娜·托芙离婚时支付了17亿美元,损失惨重。但在与邓文迪结婚前,默多克把名下的主要资产,特别是新闻集团股权都装入了家族信托进行隔离保护,结束第三次婚姻的默多克仍然拥有超过139亿美元财产,家族信托成为默多克财富的看门人。

作为家族信托史上的经典案例,1882年成立的洛克菲勒家族信托保证了洛克菲勒家族财产不会面临因控制人婚变而引发的股权纷争、股价震荡、甚至企业瘫痪等灾难性风险。已经让洛克菲勒家族的财富有序传承了六代。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2010年11月,就在土豆网向美国证监会提交IPO申请的第二天,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就王微前妻杨蕾提出的离婚财产分割诉讼采取行动,冻结了王微名下三家公司股权,其中包括上海全土豆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份。因为这场离婚纠纷,土豆网错过了上市的最好时机。如果当时王微能够通过家族信托方式保护财产,即便出现婚变等不可控因素,公司仍可正常运营。没有做好财富规划,当事人不得不接受“双输”的结局。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家族信托方案设计涉及到企业经营战略梳理、法律、税收等诸多变量,即使提前做好规划的家族企业在财富传承过程中出现意外的情况也偶有发生,由此可见财富规划的高度专业性与复杂性。

新鸿基郭氏三兄弟的财产纠纷就让新鸿基集团大伤元气。在新鸿基创办人郭得胜执掌公司期间,通过汇丰信托,以郭氏家族信托基金的形式,持有香港新地集团42%股权。在该信托基金中,郭老太邝肖卿及其三个儿子是受益人。该信托初衷就希望三个儿子要同心同力,不能卖股份,共同为家族事业而奋斗。在郭得胜先生去世后,郭氏三兄弟却因股权争夺而兄弟反目,由于没有好的退出机制和协调条款,最终汇丰信托重组,打破了郭老的遗愿。

未雨绸缪方可进退有度

尽管新鸿基集团的豪门恩怨仅仅是家族信托案例中的个例,但这也提醒我们,未雨绸缪才能真正做好财富传承。

大唐财富家族办公室(上海)总经理李可辉介绍,从大唐财富接触的大量超高净值客户情况看,目前客户主要面临三方面挑战。

其一,接班人困扰难题。改革开放四十年,“创一代”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但很多企业的接班人“子承父业”的意愿较低,并且这一代年轻人的成长环境与父辈迥异,“两代”之间的经营理念冲突也时有发生,这都给企业的持续稳定运营埋下了隐患。

其二,企业控制权问题。由于我国财富积累时间较短,很多企业中家族成员复杂,权属不清,由此造成的股权纠纷让很多企业“伤筋动骨”甚至走向消亡。

其三,国内外市场环境挑战。由于中国家族传承起步较晚,专业经验少且缺乏长期规划,面对包括CRS实施等政策变迁时,不得不调整原有规划。

有鉴于此,大唐财富在家族信托方案设计过程中,充分考虑客户需求并有的放矢的提供契合我国国情的产品与服务。本次盛唐年会期间,客户好评如潮是对我们服务的最好的证明。

为满足超高净值客户家族财富保障与传承的需求,大唐财富于2017年正式推出家族财富办公室服务,先后在上海、北京设立办公室,服务辐射全国,合作伙伴遍及全球金融中心及离岸地。秉承“以客户为中心、护财富安全、助资产增值、促基业长青”的宗旨,整合集团内外服务资源,致力于成为家族财富管理行业的领航者。大唐盛世家族办公室成员由私人银行家、律师、会计师、信托经理等高端精英人才组成,具有丰富的财富规划管理与家族客户服务经验,助力客户“家族昌盛,世代相传”!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