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界里的新风采

那山真青

发布时间:18-11-2210:17

大世界里的新风采

面对今天具有现代思维方式和新的欣赏水准的游客,大世界这座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小城”何以适应现代人的游览心理,如何既保持它的传统地方特色,又具有现代游乐场的风采?大世界复业伊始,对此问题就众说纷纭。

有些人认为,恢复大世界,无非是恢复它过去所展示给游客的一切,应该全盘照搬过去办大世界的模式,简陋和粗俗正是它的地方特色所在。又一种观点认为,大世界不能作为一座“出土文物”,而是瞬息变幻、时时诱人的“万花筒”,只有用我们“改造”的魔力,方可使之缤纷夺人,籍以牵动游客的观赏欲、游览欲。孰是孰非,莫衷一是。坦白讲,我们是苟同后者的。道理很简单:时代变迁了,游乐场所也应随之变化,更何况,游客的游乐心态是跨时空的,现代气派的游乐场的兴建不时诱引着他们,倘若大世界自恃历史长而不变化、不改造,那么,必然日趋消失它的魅力。

民国初年,上海的游乐场是上流人物出入之地,当年的黄楚九企图将大世界办成名人赋闲的娱乐场所,而黄金荣将大世界盘进后,则一改那种“闲情逸致”式的办大世界的宗旨,迎合的是社会各阶层人,成了“下里巴人”的乐土,由于管理者均是他的“门徒”加之流氓风气独盛,遂使“荣记大世界”留给人们一种乌烟瘴气的印象。

且不论历史对黄楚九、黄金荣两人如何评价,单就他们办大世界彼此相悖的服务对象而言,不难看出他们都有办大世界的主旨。公正地说,其间既有他们可借鉴的地方,又有失败的影子。今天我们办大世界就需要用冷静的思索加以扬弃了。事实上,对复业后的大世界,我们进行了“进攻型”的改造。除改建一座具有古罗马建筑风格的豪华型多功能舞厅外,我们把改造的目光最先投注在剧场和舞台上,它是大世界的“心肺”。众所周知,大世界的舞台已是“古老”了,舞台普遍狭而浅,灯光陈旧,完全不适应各类剧种的演出要求,现在毕竟不是“一张台子两只凳,拼拼凑凑唱台戏”的年月了。原四楼讲演厅的舞台是大世界内最小的一座。我们先从此“下手”,在各方提供改造方案的基础上,经过甄别,选中其中的一个。现改造后的音乐厅(现名)舞台属T型结构的,舞台景深长,且有三道幕帐,既适合演刺激强的现代派劲歌劲舞,又可权作时装表演。今年春节,被人称为“舞蹈皇后”的芭蕾舞也翩然“跳”进了大世界,殊受广大游客的欢迎。

为适应当代青年自娱自乐势态发展的需要,娱乐厅原平面的舞台也立体化了。改造后的娱乐厅是呈椭圆形状、可与观众“互相串通”的流行式舞台。从某种角度讲,它优于音乐厅舞台。酷嗜自娱自乐的年轻人,可以在此登台清唱戏曲、歌曲,也可在“大世界擂台”前与擂客们一决雌雄。由于搭准了人们娱乐的“兴奋脉”,设擂以来,可谓人满为患。前不久,根据游客的呼声,我们不得不将原来的每天一场“大世界擂台”赛改为每天两场。在改造舞台的同时,我们也兼顾西餐厅、游艺厅的改造,今后,大世界内所有的舞台均将相继得到改造,且结构和样式互不雷同,并将建立豪华型的“音乐喷泉”和大型电子显示屏,以崭新的设施,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当然,光武装和美化舞台是不够的,它需要用一流的演出予以保证。我们还将扶持和挖掘濒临失传的稀有地方剧种,其中包括:昆剧、川剧、秦腔…使中国的戏剧艺术,在大世界内重现异彩。此外,还将增加一些当代青年喜欢的艺术品种,如霹雳舞、交响乐使大世界真正成为雅俗共赏、老少皆宜,既保持地方特色又具现代风貌的文明游乐场所。令人欣慰的是,在大世界复业后的近一年中,游客如云。据不完全统计,迄今接纳人次已达五百万左右,超过了过去的大世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