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帝国陨落

独角区块链

发布时间:18-11-2011:41

“花径不曾缘客扫,逢门今始为君开。”杜甫《客至》里的两句诗依旧平静地躺在BTCC矿池的公众号里作为对矿工的欢迎词,但一切已物是人非。

BTCC帝国的交易平台业务尽失往日光彩,曾排名前三的矿池也于11月6日宣布关停。

拥有全球15%的比特币算力大矿池BTCC轰然倒塌,过往的辉煌终究抵不过寒冬中残酷的市场竞争。这之前,与矿池共享BTCC同一品牌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经历了退出中国市场到后来的易主。

矿圈里老人们眼里BTCC是“国池”,而作为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BTCC(原名比特币中国BTCChina)曾以“中国第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资历而闻名币圈。

BTCC矿池宣布关停时,矿圈很多创业者在朋友圈里向国池和它的缔造者赵千捷表达感谢,以敬他们对矿池行业做出的贡献,也有人期待BTCC再度卷土重来。

不弃希冀者更愿意将这视作大环境下的战略,而BTCC帝国从辉煌到衰落,时也,亦势也。

文|周围围

编辑|文刀

崛起

“感谢大家一路支持,我在币圈4年多,大部分时间在矿池,不多说了,江湖再见。”11月6日,BTCC矿池高级副总裁赵千捷在朋友圈发了这几句话,随文发布的是一篇BTCC矿池无限期停止运营的公告。

该公告称:因业务调整,BTCC矿池将于11月15日关停所有挖矿服务,30日起无限期停止运营。

国池关门谢客,加上赵千捷“江湖再见”的告别语气,一时引发矿圈老人们无限感慨,曾经的领军者怎么就出局了?

一份公告让熊市里的老韭菜们突然意识到,BTCC已被遗忘得太久了。

循着老矿工的记忆,时间可以回到2011年,那时的国内矿圈与币圈还是一块尚未深耕的处女地,BTCC的崛起得力于市场还“一片空白”的天时。

作为数字资产交易平台鼻祖,BTCC身上藏着太多比特币圈内早期入行者的记忆。

在人们反复询问“比特币是什么”时,BTCC上线了。2011年6月9日,中国第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正式运营。

彼时,赵长鹏还是一名程序员,徐明星还在为他跟林耀成一同创立的豆丁网忙活着,李林的团购导航网站人人折也才创办了一年多。

先机就这样被BTCC抓住了,率先进入了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这个蓝海市场,尚无对手的BTCC面临的仅仅是比特币价格市场的低谷。

低调运行不足两年后,比特币迎来了价格飞升,正是在这个周期里,BTCC开始崭露头角。

“2013年4月,平台实现盈亏平衡,交易量上去了。”BTCC创始人杨林科曾回忆说,“那时候,一天流入的资金比较多,有时候一天能进来几百上千万。”

趋势来了,猪都能飞上天。让杨林科和他的合伙人黄啸宇没有想到的是,一位平台用户主动敲门要求加入公司,这个名叫李启元的年轻人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在雅虎当了8年的高级工程师,曾在沃尔玛中国电子商务部任职。他还是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的哥哥。

李启元的加入给白手起家的BTCC带来了资本市场的关注。2013年,BTCC拿到了光速创投500万美元的A轮投资。这让这家交易平台扩展迅速,仅一年时间,BTCC的比特币交易量位居世界第二。

这期间,外部气候给了BTCC一次影响其命运的转变。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文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同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要求不得支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转账和提现,随后BTC价格下跌了60%左右。

至此,BTCC的战略重心开始转移,布局矿池行业,但这种转移带来的变化并未立刻体现。

尽管比特币开启了第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熊市,但BTCC在那次寒冬中开疆拓土。2014年,赵千捷加盟BTCC担任高级副总裁,负责矿池业务的拓展。

监管的到来并未对BTCC的交易业务造成毁灭性打击。2014年,BTCC再次稳住了比特币交易量世界第二的排名。

赵千捷对刚加入BTCC矿池的日子记忆犹新,“那时候经常往返上海、成都,到了成都,就租辆车,开始循着江河寻找水电站,一家家打听哪有挖比特币的矿场。”此前,在接受蜂巢财经采访时,赵千捷感慨,那时的日子奔波辛苦,但很单纯,和老矿工“火星人”在矿场里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两人坚信比特币就是未来。

功夫没有白费,两年里不断积累矿工客户,BTCC矿池的算力从全网0.26%的份额上升到了15%,到2016年,BTCC矿池排名全球第三。

前BTC.com矿池联合创始人、现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朱砝回忆,“记得当年刚入行在蚁池做产品经理,当时头顶四座大山是鱼池、Bitfury、BTCC、BW,导致蚁池在第四第五徘徊好久。后来创建BTC.com再做到全网第二,这整个过程中,BTCC一直活跃在矿池排行榜前10至前5,种种竞争与合作,都留下了难忘回忆。”

BTCC留下的辉煌除了曾经的市场份额外,还有温暖人心的举动。

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庐山县发生了7.0级地震,BTCC不忘川藏大地丰富电力资源的“井水之恩”,在4月21日联合壹基金捐赠了15个BTC用于四川救灾。

如今,比特币走进了第10个年头,BTCC却要离开。究其原因,熊市是一个外因,赵千捷在此前接受蜂巢财经采访时称,2018年年初到8月,算力上涨了三倍多,等于说同样算力年初如果一天可以挖1个币,半年后只能挖不到0.2个币。

“比特币挖矿收益受矿机价格、电费、币价三个因素影响。去年很多矿工前期购买算力的价格不低,用电成本逐渐升高,币价却在下跌行情中。这三个因素挤压下,矿工现今处境很艰难。”

矿池的盈利模式单一,维护好矿工客户是唯一需要在熊市中发力的事情,但币价下跌的现实总是令人无奈。

竞争

创业难,守业更难。商业战场上,从不缺乏掀桌子、改朝局的后来者。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战场上,早在2013年比特币一飞冲天之时,就闯入了无数参战者。

2013年,比特币从150元人民币直冲8000元狂潮,李林、徐明星等人就在这样的大势下撸起袖子进场。

2013年3月,历经几次创业坎坷的清华大学高材生李林创立了火币网。

2013年6月,连续创业者徐明星的OKCoin币行上线,并在当年年底完成了国内比特币行业最大额的A轮融资——6000万美元。

似乎一夜之间,数字资产交易平台诞生了数十家,“狼多了,吃肉就要靠抢了,当年抢夺客户的争斗很激烈,很多交易平台都打免费佣金策略。”一位交易所从业人员回忆。

除了打免费牌外,在上线币种上也有竞争,“OKCoin一上线玩的就是莱特币,BTCC的用户被抢走了不少。”

交易平台竞争进入白热化,比特币却在历经了2013年的短暂牛市后,进入了漫漫寒冬。

2014年3月,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门头沟(Mt.Gox)”被盗,这让BTC玩家几近崩溃,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也让国内比特币交易进入一个大低谷期。

比特币熊市周期开启,BTCC的业务逐渐由长板的交易平台业务向矿池业务转型。

矿池的职能就是将矿工的算力聚集起来挖矿,各家矿池在技术上的差异不大。矿池代码开源,其商业模式更可复制,比拼到了后来就是算力维护和对矿工的服务质量。

交易所领域有OKCoin和火币分食,而矿圈更是涌现出比特大陆这样的巨头,不仅研发销售矿机,也顺势而为建造了矿池。矿机直接和矿工联系在一起,利用先天优势,快速集中算力显得轻而易举。其他的竞争者如鱼池,则一直凭借口碑和差异化服务而获得矿工支持。

在矿池行业,算力越多,出块概率越大,矿池的现金流就越稳定。算力成了决定矿池生死的关键。

2016年是BTCC矿池最为辉煌的时期,但一路上围追堵截者不断。比特大陆拥有矿机和矿场优势,旗下的蚂蚁矿池与BTC.COM矿池穷追不舍。

“矿池的竞争远比想象的残酷,背靠矿机的矿池早晚会吞并其他矿池。”矿工李伟(化名)认为。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上半年,国际排名前六矿池中,三家与比特大陆有直接关系。BTC.COM由比特大陆技术团队打造,AntPool是比特大陆直属品牌,而ViaBTC则是比特大陆A轮领投的矿池企业。

BTCC不仅面临蚂蚁矿池和鱼池等老牌矿池的围剿,交易所巨头也闯入了本就拥挤的矿池战场。2018年3月30日,火币也进军矿池行业,成立了火币矿池。

矿场与矿池是互助的伙伴关系,在火币矿池成立前,火币就布局了矿场。“同样背靠交易平台的BTCC矿池,交易业务跟火币网已经不是一个量级了。”李伟认为,在矿池的垂直领域,企业逐渐走向集中化,小矿池未来会退出市场。

有知情人士告诉蜂巢财经,除比特大陆外,部分二线矿机厂商也有意布局矿池市场,这将进一步挤压鱼池这类依靠口碑和服务的老牌矿池领地。

该知情人士透露,龙池在竞争中也面临关停危机,鱼池与BW矿池的市场份额也大不如从前。

弱肉强食,BTCC矿池终究没能招架得住。

落幕

今年11月6日,BTCC发布无限期停止运营矿池的公告。辉煌仅存在了4年,拥有“国池”之誉的BTCC跌落神坛。

在比特币新一轮的熊市周期里,市场的变局早已让BTCC局促不安。“几次转折点都失误,市场恶劣的环境下又几度卖身,BTCC自然不是他当初的样子了。”业内人士告诉蜂巢财经。

早在2018年1月29日,BTCC交易平台就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尽管具体金额无从得知,但收购的消息,让同样被“9·4”政策清退出场的“比特币中国”再次带给圈内人重启的期待。

BTCC创始人李启元将这次收购视作“里程碑式”的转折,“也是对我们近年来工作成绩的肯定与回报,本次资源的引入将助力BTCC从2018年起更加强势积极地发展业务。”李启元对此次收购表示过感激。

据杨林科当时透露,BTCC股权100%转让给香港一家投资基金,包括他在内的原来的四大股东李启元、光速资本、黄啸宇全部清仓股份套现。

易主后的“比特币中国”已然不复曾经,BTCC成了原创成员身上一枚光辉的过往印记。

半年后,BTCC的另一板块再度领了一张卖身契。6月24日,香港上市公司汇盈控股发出公告,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INITIALHONOUR作为买方,拟向卖方庄永全收购BTCCPool的49%股本权益。

BTCC矿池最后一次传出的消息便是关闭所有矿池服务器的"噩耗"。

事实上,在2017年,BTCC矿池所占份额就在不断下降,仅保持了4%左右的算力份额。

在算力决定生死的行业里,朱砝曾说,算力不足2%的矿池很难维持运营。2018年,BTCC矿池的算力份额在排行榜中消失,其算力从4%跌到了不足1%,BTCC矿池最终粮尽关停。

如今BTCC只留下了MOBI钱包和尚在喘息的交易平台业务,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11月16日18点40分,BTCC交易平台交易额为1256087美元,全球排名前一百名交易所中没能找到它的名字。

作为老牌交易平台的BTCC也有过挣扎,今年7月,BTCC曾重启交易平台业务,但终究没能躲过行情的转熊以及市场的激烈竞争。

区块链行业链条上的所有企业,其命运几乎都与比特币的市场周期密切相关。从辉煌走向落幕,BTCC帝国历经两轮币市沉浮,终究没能守关成功。

业内人士评价认为,老牌交易平台BTCC的问题在于丢掉了发展较好的长板业务交易平台,而在矿池业务上也存在战略失算。

BTCC矿池的关停或许早已埋下伏笔,赵千捷曾坦率承认,“去年有不少的矿池开始进入矿机和矿场环节,而我们还是坚持做矿池这个环节,我们把业务做窄了。”

“国池”对于赵千捷而言曾寄托了他太多期望,但商业市场总是因时因势按照自有轨迹不断向前,个体难以阻挡。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BTCC矿池关停后,他在朋友圈里留下了这句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