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巴菲特“社会价值投资”的4个成功案例

华尔街见闻

发布时间: 18-11-1823:41鲲鹏计划获奖作者,华尔街见闻官方账号

大家好,我是陈凯丰。今天我推荐的新书是Social Value Investing:A Management Framework for Effective Partnership。作者是Howard Warren Buffett和William B. Eimicke,他们都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

Howard Warren Buffett另外一个身份是价值投资的元老Warren Buffett的孙子,他出生于1983年,这是他出版的第二本书。

本书一开始的章节,讨论的就是社会价值投资的发展。巴菲特本人是在美国大萧条时出生的,他曾经提到大萧条期间大家无事可做,他因为这个原因而被生下来。

社会价值投资的起源,实际上就是由于美国经济的大萧条,或者说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导致了社会出现资源的大量不均衡分配,政府只能是参与到社会投资中去,但是政府投资实际上也不足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小巴菲特介绍的PPP模式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通常译为“公共私营合作制”,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为了合作建设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或是为了提供某种公共物品和服务, 以特许权协议为基础,彼此之间形成一种伙伴式的合作关系,并通过签署合同来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确保合作的顺利完成,最终使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

从80年代开始,PPP在美国越来越多,它的原因就是纯粹的靠政府很难来做好所有的事情,靠慈善本身也很难做好,所以导致了政府和私营企业的合作关系。

富兰克林·罗斯福改变了美国的历史,他在美国大萧条的时候当上总统,然后极力推进美国的社会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二次大战的时候,大量的推动制造业等。他的后继者艾森豪威尔总统在美国做了全国的高速公路网的建设,就是1956年国会通过的“州际和国防高速公路网计划”法案。

1955 map: The planned status of U.S Highways in 1965, as a result of the developing Interstate Highway System

Interstate Highways in the 48 contiguous states. Alaska, Hawaii, and Puerto Rico also have Interstate Highways.

根据作者的分析,实际上这些都是PPP,政府和私营行业的互相合作推进。作者提到,在60年代的时候,肯尼迪总统提出要把人类送上月球。人类去月球的这个过程之中,整个阿波罗计划刚开始的投资都是来自于政府,包括火箭的设计,宇航员进行培训等等。

但是,初期的200多亿美元的投资以外,NASA发明的这些新的技术,实际上都会被社会上所利用。他提到了目前的美国航天业,主要都是由私营企业来承担。比如说SpaceX。

按照小巴菲特的分析,不管早期政府投资的航天计划,还是到目前私营企业推动了航天计划,它的核心实际上都是PPP。这个也是比较成功的社会价值投资的体现。

从美国经济历史的分析来说,小巴菲特提到了在美国60年代到70年代,政府的功能大规模扩张以后,产生了一些反弹,也就是当时纽约大学的彼得·德鲁克提出来的,是不是应该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参与,重新发现了私营企业的功能。这个在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后,推动里根经济学供给侧改革,有很大的成效。

里根总统把美国的全国的铁路等大规模的私有化。从那时到现在又有所区别。纽约州的州长提出如何能够把政府的功能和私有企业的功能互相合作,包括把高速公路上面运营管理等,由政府和私营企业进行合作,当然也有很成功的例子,比如肯尼迪国际机场快线。

A map of the AirTrain JFK people mover system in the New York City borough of Queens

小巴菲特提到的社会价值投资,核心就是合作伙伴。美国的联邦政府,包括美国的各个社区的组织等等,就一个共同的项目,确定一个跨界的合作伙伴,然后由这个跨界合作伙伴来实现项目推进。小巴菲特也结合了他自己的经历,就是他当时在美国的国防部工作,国防部有很多和民用项目进行合作的计划,包括在阿富汗进行反恐的行动的同时,也需要进行扶贫。这样也是一种政府和私营的项目,或者慈善机构互相合。

他认为,社会价值投资很有必要全球化的领先力量参与。他提到了包括是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金融公司、G20、泛美发展银行等。通过这些组织来把政府、私营企业和社会慈善力量,这三方结合在一起,推动社会进步。

从实践本身来说,巴菲特在1950年学习价值投资,然后在2006年决定把他当时所有的财富,大概是440亿美元,全部捐献给人类的社会发展。小巴菲特只有23岁的时候就被任命在这个慈善计划中,他的目的就是如何能够改变传统的慈善投资,做成社会价值投资。

作为一个年轻人,突然被他爷爷推到如此重要的一个岗位,需要如何管理好数百亿美元,做好社会价值投资,不是传统的慈善,写一张支票捐款出去,而是要寻求社会价值上的投资回报等等,对小巴菲特也是非常大的挑战。

他首先做的事情是找到了和联合国的发展项目,寻求联合国的那个发展项目里面的一些合作机会。紧接着他就加入了这个白宫,然后担任了国防部的一个农业项目的负责人。

作为这个农业项目的负责人,当时他们的地点是在阿富汗,在阿富汗相对稳定的一个区域,它的目标是通过资助,和当地政府合作,提高当地的农民的生活水平,或者是开发当地的农业。

具体怎么做呢?首先在当地的大学帮他们建立农学院。小巴菲特认为农业的发展光靠给农民钱是没有用的。他认为就像投资需要回报一样,如果作为社会价值投资,仅仅给支票给钱,并不能够帮助这个社会或者包括农业这个区域实现这个可持续发展。他的办法是从教育出发,先把当地的这个大学的建立了一个农学院,然后通过农学院的发展,推动当地的农业发展,或者是从传统的农业如何实现向现代化农业的转型。他可能是作为出资人,当地政府作为合作伙伴,然后再加上私营企业的参与,包括他找了美国做农业研究相对不错大学,一起三方合作。

这个效果也非常好,做完这个农业项目以后,小巴菲特做的第二个项目是参与印度的数字革命。印度13亿的人口,有大量贫穷人口,他们这个项目就是数字印度。核心就是给每一个印度居民建一个数字的档案,相当于数字身份证,包括各种生物数据,通过这个卡,政府可以直接给这些贫穷人群提供食品,各种救助等等。这种卡从零开始,现在已经覆盖了9亿多的人口,它的成效非常可观。

印度政府认为过去十多年,他们最成功的项目就是数字印度。为什么这个项目那么成功?实际上也是小巴菲特他们极力推进的社会价值投资。

印度政府提供这个项目的便利条件,但是设立卡号,整个数据采集过程全部由印度的一个私人机构进行,然后再加上社会慈善方面的参与,等于也是三方参与共同推进。小巴菲特提出这个过程是一个三方参与的社会价值投资,相当于价值投资一样,中长期的收益非常可观。

小巴菲特的第三个案例是城市管理。纽约的中央公园面积有800多英亩,2.5英里场巨大的一个公园。这个公园曾经有各种问题,各种犯罪情形在里面,公园也非常破旧。从80年代开始,中央公园彻底得到一个改观,它的核心是政府和慈善机构互相合作的结果。政府继续拥有中央公园的产权,管理权交给了中央公园的保护协会。

这个协会是个非营利组织,它的资金10%来自于政府,90%来自于捐款,数十亿美元的捐款。靠巨额的捐款和政府的支持,花了30多年时间,彻底把纽约中央公园从一个脏乱差的环境升级成为一个世界级的都市公园,这也是小巴菲特提出的社会价值投资的一个中长期的回报。由于中央公园这个项目非常成功,也带动了很多别的城市公园项目,政府和私营企业慈善机构合作的新案例。

Panoramic view of Central Park from Rockefeller Center

纽约的The High Line,原来是在地面以上的废弃的铁轨,政府打算把它拆掉的,但是模仿中央公园模式成立了一个High Line的协会。这个协会从政府那里获得了管理权,政府提供一小部分的补助,然后绝大多数资金靠私人捐款,捐款数亿美元以后,把整个High Line彻底维修一新,免费开放,这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

The High Line at West 20th Street, looking south. The vegetation was chosen to acknowledge the wild plants which had colonized the abandoned railway before it was repurposed.

......

想要获得精彩内容

欢迎订阅《见闻阅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