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岛遇难“凤凰号”上岸,“他们”永不再归来

边缘草

18-11-1820:01

11月17日15时25分许,在47米深海沉睡4个多月后,“凤凰号”游船从泰国普吉岛被打捞上岸。

图 | “凤凰号”打捞出水 来源/新京报

时间回到7月5日那个暴风雨肆虐的傍晚,在返回泰国普吉岛的途中,游船“凤凰号”和“艾莎公主号”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船上共载有127名中国游客。最终,沉船事故导致47名中国游客遇难,遇难人员均来自“凤凰号”。

在“凤凰号”打捞出水后,泰国警察总署副署长龙洛、旅游警察总局副局长、移民局局长素拉切带领泰方人员向47名死难者默哀1分钟。

同时,“凤凰号”,将面临调查。在11月18日的官方发布会中,泰国旅游局官员称已就此事成立调查组。泰国国家警察总署副警总长伦隆警上将表示,调查工作将在周一和周二进行,将在船体中查找船只建造信息,以确认沉船是否有施工漏洞,并将信息上交法庭。而诉讼结果,将取决于专家检查船只的信息。

4个多月过去了,查龙码头复归平静。锈迹斑斑的“凤凰号”终被打捞上岸,而有些人却永不再归来。

新婚的丈夫

7月7日凌晨,霍飞通过照片指认,默默接受了新婚丈夫李冠男的死讯。6月29日,他们结束了7年的爱情长跑,终于结婚,7月3月来到普吉岛度蜜月。而现在,她躺在病床上,昨日恍如隔世。

图 | 新婚夫妇的结婚照片 图/网络

说好的“一个都不能少”呢?

5位少年结伴高中毕业旅行 ,最终只剩 4 位。4人于7月10 日晚降落广州白云机场,回到正常生活中,而有个阳光男孩永远停留在普吉。

图 | 少年5人登船前照片 图/网络

“我们想要宝宝了”

" 谁能想到出去旅游,也会出这么大的事?" 胡女士的弟弟小胡今年 29 岁,在当地一家银行工作,弟媳则是一名初中老师,两个人工作都很稳定。这次两人是在 7 月 2 日前后出发到泰国旅游的,"本来今天就该退酒店回来了。" 按照小两口的规划,两人旅游回来就想着要宝宝了。

1人幸存,5人遇难

“人都没了,就剩我一个了。”黄俊雄是和姐姐、哥哥一家人还有几个同学一起自由行来到普吉岛,目前只有他一人幸存下来。他一直不明白,如果明明知道天气已经不允许出海,船长为什么还要出发?

父女和母子阴阳相隔

有很多人都是全家一起出行。

“突然就开始刮风下雨。而且雨特别大,船身倾斜地可怕,几乎要翻了。”海水以惊人的速度往船舱里灌,斑斑的近视眼镜也被海水冲掉,“一下子就啥也看不见了。”随着船体倒置带来的剧烈抖动,斑斑被狠狠摔在了船舷上。

今年22岁的斑斑刚刚结束了4年的大学生活。这次,她和爸爸、妈妈和读小学五年级的弟弟一家四口来到了普吉岛。她和爸爸,弟弟和妈妈,在不同的世界。

图 | 痛哭的家属 来源/网络

“我听见儿子最后喊了我一声’爸爸’”

“我老丈人跟我说,让我把妻儿收拾得干净体面,然后拍一张照片给他看。”说完,老许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但依旧硬生生憋着眼泪,仰起头,“我在船舱门口听见儿子最后喊了我一声’爸爸’。”“那天,是我妻子生日。”说完,这个高个子的精壮男人终于无法控制情绪,一下子泪如泉涌……

一位母亲的喃喃自语,听得心碎

一位母亲坐在接待家属的酒店大堂沙发上,仰面自语:

“女儿啊,你说要吃馒头的,妈妈给你做馒头;你说要吃西瓜的,妈妈买好了,周末回家你带回去。”

“女儿啊,你说你让我和你爸爸怎么办?女儿啊。”

“女儿啊,我昨天一直在保持坚强,但我今天真坚持不下去了。”

“女儿啊,你可是我的心肝囡囡啊!心肝囡囡,你每天都要喊我妈妈的,以后我哪里去听?”

“女儿囡囡啊,你人在哪里啊?”

“女儿啊!囡囡啊!你让我怎么办?”

“宝贝囡囡,妈妈会坚持下去,妈妈会坚强下去。一定会的。”

“宝贝囡囡。我想去看你,但又不敢去看你,你说让我怎么办呢?怎么办?你说我去不去看你?我想看你啊!”

一位工作人员前来,通知家属前去警察局认领物品,这位母亲突然挺直了身子,可又一下子在椅子上瘫软下去。

“让我去,一定让我去,我要去看,我去认。”

“我要去看看是不是宝贝囡囡的东西。”

(慢慢倚靠丈夫)“你说我们怎么办?”

“囡囡啊!你说我去不去看啊!我要去。你们都带我去......”

“你不要拉我”

57岁的父亲郑兰庆成了一家人中唯一的幸存者。郑兰庆的妻子、女儿、女婿和18个月大的外孙女都在这场事故中不幸遇难。

郑兰庆还记得,当暴雨击打船只,游艇在海面上剧烈颠簸。一个浪打来,船开始倾斜,随后倾覆得很快。郑兰庆本来拉着妻子的手,两人说好了一起跳船。

第一次拉的时候,船只一颠簸,妻子受伤了,她对郑兰庆说,“你不要拉我。”巨大的翻覆力将他们原本紧紧牵着的手分开,郑兰庆使尽全身力气试着抓住皮艇的缆绳之时,妻子随着“头尾整个掉了个”的船,沉入海底。

这成了妻子和郑兰庆说的最后一句话。

图 | 获救的人员上岸 图\网络

那个“王京某”一定很爱你

在一具成年女性遇难者遗体身上,挂着一个装在橙色防水袋里的手机。救援人员按亮手机屏幕,首页显示了数十条信息和未接电话。但因手机有密码无法解锁,后又装回防水袋,跟随该遇难者一起装入尸袋。

图 | 救援现场照片 来源/新京报

现场照片可看到,屏幕显示时间为7月7日14时34分,下面有数条“王京某”的微信消息,以及数十条未接来电。

那个“王京某”,一定很爱你。

讲不出“再见”

在安置遇难家属的酒店里,房间里除了抽纸之外,其他的水和食物,几乎没有被动过。垃圾桶里,一团团使用过的纸巾。楼道里,一声长长的叹息和飘在眼前的白烟,暂时让他们忘了悲戚。

图 | 安置遇难家属的酒店楼道里,家属

看到幸存者描述逃生的过程,看到遇难者家属蹲在角落捂着胸口痛哭。生命有时候如此坚强,有时候却又是如此脆弱。

心中无法愈合的悲痛,生死间无法跨越的横沟,第一次让人知道,安慰的话在那一刻是如此苍白,痛失亲人的痛,从此之后,便在内心最深处扎根。

面对亲人永远的离去,没人可以从容的说一声,“再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