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集团:医改浪潮中的弄潮儿,执业政策体系亟待重建

姬华奎

百家号11-1818:26

笔者近期调查采访了多家医生集团工作人员及相关医生,部分医疗行业从业者、媒体人,了解他们眼里的医生集团的发展与困惑,大部分对医生集团不看好。

随着医生多点执业的放开,有能力的医生向往自由市场,提供诚信和优质的医疗服务,医生逐渐从“医院人”转化为“职业人”,医务人员之间互相搭配,成立医生集团,很可能成为一种趋势。

医生集团汇聚优秀的医生

血管瘤与脉管畸形诊疗专科医协体中心医院北京长峰医院医疗总监白钢介绍,医生集团是近五年才产生的新的医疗服务模式,也是医生自主意识觉醒的产物,相信这个新生事物一定会有一段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

笔者也相信它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让医生从繁冗的非诊疗事务中解脱出来,为医疗资源更加合理配置提供可能,因而,国家各级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也都在给予关注,甚至鼓励。

医生集团或迎政策春天,国家各级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都予以关注,甚至鼓励。

2016年10月25日,国务院印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创新医务人员使用、流动与服务提供模式,积极探索医师自由执业、医师个体与医疗机构签约服务或组建医生集团。”这是“自由执业”第一次写进“国字号”的文件,也是“医生集团”第一次写进“国字号”文件。

2018年6月15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以下简称中国非公医协)医生集团分会成立暨中国医生集团发展论坛在上海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报告厅盛大召开,这意味着,中国第一个在合法社团组织里的医生集团行业协会正式成立,伦琴医生集团董事长冯晓源教授(原中华医学会放射学会主委、曾经担任过复旦大学副校长、上海医学院院长、华山医院党委书记兼放射科科主任)当选为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生集团分会会长,谢汝石等8人当选为分会副会长,李克当选为分会秘书长,贡伟等四人当选为分会副秘书长。

 医生集团VS公立医院医疗机构:同台竞技各有千秋。

11月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联合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中国医学论坛报,共同发布“2018全国医院互联网影响力排行榜之患者最信赖的科室”,张强医生集团,作为唯一一家非公医疗机构,进入血管外科榜单,名列第八,张强医生集团科室访问量1234万,从科室访问量是第一,虽然患者口碑有待提升,但笔者姬华奎看来,以张强医生集团为代表的医生集团,能够与公立医院医疗机构同台竞技,能够杀入榜单,取得了一定的名次,已是难得的胜利,说明代表非公立医疗机构优秀成员之一的的医生集团,已经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医生集团等非公立医疗集团能够以其自身有很强的管理能力和市场营销传播能力,医生集团的发展能为我们迷局中的医疗体制改革提供崭新的思路,毕竟医生是实施医疗服务的主体,是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关键,医生集团是医生自愿合作的产物,相比较医疗机构的医生,更具有主观能动性。

中国医生集团突破千家,能否解决基层患者就医需求是关键。

近年来,医生多点执业、联合创业俨然成潮流,医生集团如雨后春笋冒出,据笔者在天眼查上查询并统计,截止2018年11月2日,目前已完成工商注册的医生集团全国有1102家,除了少数医生集团已沦为僵尸,或者是注册公司注册抢注囤积、恶意抢注、待价而沽恶意抢注,大部分医生集团还是主观上,希望可以给医生多点执业提供平台,也致力于解决患者就医的需求。

医生集团解决患者需求是关键

2016年5月26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第一届理事、著名笑星赵本山“脑动脉瘤”的主刀医生宋冬雷主任,在深圳注册深圳冬雷医生集团。

2017年8月,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第一届常务理事复旦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科主任白春学教授,在深圳注册成立惠众呼吸医生集团,白春学教授任董事长。

不同的疾病不同的诊疗方式模式不同,每一个医生集团都有他自己的DNA,按照自己的梦想、特色及优势,探索适合自己集团的路。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妇产科教授、微信自媒体“李辉产科工作室”创始人,辉薇妇儿医生集团创始人、中国非公立机构协会医协体中心医院沈阳安联妇婴李辉院长接受医协体医协云平台运营负责人姬华奎采访中表示,在医疗领域里有不同的科系,不同的科系不同的疾病有着不同的特征特色,不同的疾病不同的诊疗方式模式不同,例如张强医生集团,针对血管外科的疾病诊疗,手术,他们掌握了该技术领域的新技术,并不断追求微创和快速康复理念,同时利用各种医疗网络如好大夫在线、微信、微博、直播和诚信口碑相传方式创建和巩固医生品牌。因为血管外科疾病特点和手术微创方案的可行性,因此,不完全和严重依赖其他相关科室比如麻醉科、内科、急诊科等……,他们的病人多数无需住院,可以术后即行走,因此,完全可以在全国以门诊的形式开花。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拥有优秀的技术团队,但他们的诊疗必须依托于医院,因为手术相对风险大,需要和严重其他科室的支撑,在医生集团运作过程中,可以选择落户于不同医院进行手术及管理,但是在具体工作中,也会受合作单位医疗支撑不够等束缚,因此,医生集团发展到一定程度,成熟后会走向专科医院发展。辉薇妇儿医生集团是以妇产儿为主的多学科医生集团,其产科特点是比较急、高危和属地化,而且需要和严重依赖相关科室体系的完善和配合例如新生儿、麻醉、超声等,因此,刚开始走的道路就是直接的妇儿专科医院建设管理……

医生是实施医疗服务的主体,是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关键。

李辉院长介绍,关于很多说看不好医生集团,我的明确观点是这些人太武断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懂得医疗之魂和优秀医生集团之发展精髓。对医生集团的看法,绝对不是简单的看好或不看好,医生集团目前有上千家,种类繁多,形式和目标以及经营方式也不用。医生集团的能力和水平千差万别,甚至很多人没真正理解医生集团的意义为了赶时髦而成立。医生集团因为入门槛低,因此真有很多医生集团是鱼目混珠,但是却也有很多优秀、有梦想、有能力、懂技术和敢于创新和探索的优秀医生集团,他们绝对是真正优质、诚信和未来医疗的引领者,医改的弄潮儿。医改医改,谁来改,该什么?为什么要改?国家一直在进行医改,出台了很多政策,为医生编制松绑,狠抓药品回扣,严查红包,医药分家,分级诊疗……国家目的是想把有能力的医生逼向市场,探索医改成功之路,提供诚信和优质的医疗服务,并勇于创新,进一步发展多元化的医疗发展模式。医生的阳光收入、阳光生活、温暖诚信诊疗是众望所归。医生是实施医疗服务的主体,是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关键。

一群人价值观相同的人一起走,不但走得快,还会走的很远。

做医疗,不是个人能完成的任务,一定是团队合力的结果,李辉院长介绍,她非常喜欢医生集团,在2016年刚接管沈阳安联妇婴医院时是一个人跳出体制,当时是院长负责制,随着团队优秀成员的加入,2017年我们成立了辉薇妇儿医生集团,并成为安联医院的管理团队。我们经营的医院理念是:病人健康与安全至上,温暖仁爱,诚实守信。经过整个团队的努力,我们尽管放弃了体制内的舒适和光环,但是我们创造了中国医疗奇迹,在安联医院、患者满意、医生们满意,政府也满意,我们也实现了梦想中的阳光收入、阳光生活和做阳光医生的人生价值。医改不就是为了追求我们医生集团正在做的医患涉及的各方都满意的温暖、诚信医疗吗,只有优秀的医生和医生集团有这样的能力,因为她们是实施医疗技术服务的主体,医生集团是有共同梦想和追求的医生组建的精英团队,取长补短、强强联合,真是掌握医疗技术的关键人群,怎么可能不被看好呢?

 关于医生集团,社会各界相关人士表示自己的担忧,上海文广集团上海广播电视台资深新闻主播、FM90.9东广早新闻、一级播音员,资深主持人韩旭表示,医改症结不在医生集团,永远不可能。

认识医生CEO万马表示,不看好,公立医院太强大。

 医生集团助力医生自由执业,“体制内系医生集团”占主流

目前,存在所谓的“体制内医生集团”不过就是一个体制内医生兼职或“走穴”的中介机构,而与真正的医生集团关系不大,医生集团是医生自愿合作的产物,根据医生集团的“医生执业组织”特征,要判断一个组织是否医生集团,只需要考察医生的执业收入归属是谁?医生是和医院签署工作劳动合同,还是其到底是医生和和医生集团签署合作合同,医生和医院签署工作合同,执业收入归医院,自己在医院拿工资,医生和医生集团签署合作合同,执业收入归自己,当然,医生需要向医生集团缴纳服务费,这是判断该机构是否真正医生集团的标准。

 大部分医生集团都是体制内医生的“后花园”。

英国CircleHealth医疗集团圆和医疗项目总监思南路门诊中心总经理原瑞慈医疗集团连锁事业部总经理体检事业部副总经理周璐靖表示保留看法,持观望态度,在周总的微信公众号靖观点中,周总对医生集团爆炸式增长做出非常深入地思考,不可否认,在创业圈内,医生集团现在已经红到发紫的地步了。按照今年的步伐,每天都有1.73家医生集团宣布创立,大部分医生集团都是体制内医生的“后花园”想法。并不是说真的想去做医生集团,而是觉得“赶潮流”。先去掺和一脚,如果平台有患者,我就来看个诊,如果平台没病人反正自己公立医院也忙得够呛。脚踏两只船,如果医生只是抱着蹭热点的“形式主义”,不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经营”医生集团,那么终究会成为“僵尸”集团。平台不喜欢(因为你不能给平台带来名或者利),医生自己也没信心(离开体制竟然患者数量断崖式下降),随后陷入恶性循环。如果核心领导人还在体制内,找了几个所谓的负责人来运营医生集团,周璐靖觉得这更像是医生经纪公司,负责人叫经纪人。

 医改潮流中的弄潮儿,体制内医生形成一股清流

目前的医生集团下的医生,大部分是从公立医院走出,比如是宋冬雷一直供职于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国首家血管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血管外科主任,2012年底正式离开体制自由执业,加盟上海沃德医疗中心,2013年兼任北京和睦家医院血管外科主任。2014年正式宣布成立张强医生集团,还有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产科教授李辉,2001年留学瑞典,2003年获瑞典博士学位,2004年技术移民澳大利亚,2008年晋升中国医大教授博导,2010年放弃澳洲永居身份选择定居中国。2016年2月辞职创业,离开体制,成立辉薇妇儿医生集团。

医生勇于创新,医疗发展模式多元化

用李辉院长的话来说,“国家目的是想把有能力的医生逼向市场,探索医改成功之路,提供诚信和优质的医疗服务,并勇于创新,进一步发展多元化的医疗发展模式。在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医协体医协云运营负责人姬华奎看来,张强、宋冬雷、李辉们几乎拥有了体制内医生追求的一切成就,应该算是体制内被同行认同的成功者,但面对国家医改正在困境的今天,他们选择放弃了在体制内拥有的一切,格式化自己,不能不说是一种勇气或自信,用自己的行为去配合国家和政府,去投身医改,做医改潮流中的弄潮儿。在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医协体医协云运营负责人姬华奎看来,这些弄潮儿能否在波涛汹涌的医改大海中翻出多大的花,还是取决于相关法律环境的配合,甚至法律法规政策的调整。

医生,医改浪潮中的弄潮儿

图片来源: frreeimages, 发布者: Ulrik De Wachte

 医生集团没法独立开展诊疗服务,遭遇法律尴尬境遇

医生集团(MedicalGroup)是医生自愿组成的执业组织,可以独立,也可以从属于医院,一般是独立法人机构,以合伙制或股份制形式运作,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生集团分会副秘书长贡伟向笔者表示:目前医生集团法律在工商管理登记的经营范围,只能从事医疗管理,医疗咨询、医疗技术研发等经营活动,而诊疗活动作为医生的本职工作,在经营范围内被明确禁止,“不得从事诊疗活动”,只有医院中的医生,准确地说只有医生背后的医院,才有资格做诊疗,开处方;医生集团在法律意义上只是一个医生管理公司,不能接受医生注册,没法独立开展医疗服务。医生集团之所以不能从事诊疗服务,根本的原因是,没有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因此只能采取与其他医院合作而开展业务:包括将集团的医生注册在合作医院,将病人带往合作医院实施诊断与治疗。医生集团,则只能是自由执业的医生合作执业的组织,其发展需要相关法律环境的配合,也与以人身依附关系为特征的体制内医生无缘。

 医生集团执业身份不明朗,法律环境亟待重新构建。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章执业第二十四条:“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第四十四条:“,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其停止执业活动,没收非法所得和药品、器械,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医生集团要发展,不仅要看医生的选择,更要看法律环境。

当下的执业医师法和相关行政法规,是医生自由执业的重大障碍,医生集团要取得执业资格尚难。如果医生集团不能成为医生的注册执业机构,就只能利用多点执业和会诊等办法作为权宜之计,否则医生集团就很难顺利发展,辉薇妇儿医生集团创始人李辉介绍“医生集团发展到一定程度,成熟后会走向专科医院发展”,医生集团自建专科医院或诊所,或许会解决医生集团诊疗执业法律上的障碍。

自建医疗机构或投资医院是否解决医生集团诊疗执业法律上的障碍,尚不得知

张强医生集团先后成立杭州思俊外科诊所、昆明思俊外科诊所、成都成华思俊外科诊所、北京思俊外科诊所;冬雷医生集团成立冬雷脑科医院;2018年7月份成立的辽宁辉薇妇儿医生集团的法人代表李辉也是沈阳安联妇婴医院的董事、院长,同时李辉通过辽宁禾正医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辉)参股沈阳安联妇婴医院20%的股份,但尚不可知道医生集团通过自建医疗机构或投资医院是否解决医生集团诊疗执业法律上的障碍,是否只能将病人带往合作医院实施诊断与治疗,在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协体医协云运营负责人姬华奎看来,《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一日不修改,不赋予医生集团执业开展诊疗活动的权限,或者《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只能发给医院,不能授发给医生集团,那么医生集团永远面临诊疗执业法律上的障碍,只能靠医院“赏饭”吃。

中国医改的最终追求目标是患者满意,医生满意,社会满意和政府满意,医生集团责无旁贷。

全国多学科医疗协作体儿科、妇产科超声、新生儿、儿保科等专科医协体中心医院沈阳安联妇婴医院李辉院长介绍,医生集团有好的,也有不好,也有不成功,能做的,非常优秀,人和人不一样,不同的医生集团也不一样。像张强、宋东雷一样,更多有影响力的医生们走出体制,才有可能助推医改的成功。有些人空有抱负的人,但是能力不行,也无法完成医改创新的使命。医生集团真心是多样化的,但是不管怎样,医生集团是中国医疗的新生事物,是医改大潮的弄潮儿,我们们也实现了梦想中的阳光收入、阳光生活和做阳光医生的人生价值。医改不就是为了追求我们医生集团正在做的医患涉及的各方都满意的温暖、诚信医疗吗,只有优秀的医生和医生集团有这样的能力,因为她们是实施医疗技术服务的主体。

医生集团发展,或应破除关制度法律障碍和世俗偏见。

医生集团,不能单独理解成“医生合伙制企业”,医生集团,也是中国医疗中最有生命力的那群人,是优质、诚信、善良诊疗的缔造者之一,当前应该破除相关制度法律障碍和世俗障碍,让医生成为实施医疗技术服务的主体,让医生集团等非公立医疗能和公立医疗平等的法律地位。

医生集团等非公医疗发展中有机遇也有挑战,正如我曾经的一位同事所说,庆幸的是,现在许多人开始接受民营医疗,以及公立医院的改制,所以医生集团也会被接受。

非公医疗的发展是多样化的,医生集团是非公医疗的一种形式,未来的中国医疗改革,一定是能通过优秀善良的医生、医生集团、非公医疗机构、公立医疗机构,共同协作,共同来突破,一起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健康需要,为人民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优质普惠的医疗服务,共同保障国民的健康,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好看病、看好病,努力做到“让每一位中国人的健康更有保障、生活更加美好、生命更有尊严”。

2018年11月18日姬华奎写于上海杨浦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