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电影复牌:连续四跌停后反弹,院线第一股能否重现昔日荣光?

娱乐独角兽

发布时间:18-11-1600:06

文 | Mia

近日,王健林和王思聪两父子的境遇可谓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如日中天的电竞,一边是冰冷的电影。距2017年7月4日万达电影停牌以来,已经过去了400多天。

2018年11月5日万达电影复牌,204家机构参与复牌电话会议,随即连续四个交易日遭遇跌停,并于上周五盘中低至20.65元/股,刷新三年来的最低价格。历经4个跌停板后,万达电影在11月9日迎来反弹,股价报22.68元,盘中一度大涨4.28%。 之后涨幅渐渐缩小,11月15日,万达电影涨幅为0.51%。

在目前恶劣的文娱市场环境下,万达电影长期停牌后开启补跌之路并不让人意外。复牌首日较之2016年万达电影的市值巅峰千亿缩水了将近600亿,较之停牌前的609亿市值缩水了165亿。与股民的担忧形成对比的是,以国信证券为代表的一众券商都给出了“增持”评级。作为市场长期看好的影视板块龙头之一,万达电影不惜停牌一年多以实现重组,更在复牌前对万达影视估值再度下调10亿,在最新收购重组方案中将“股份+现金”支付方式调整为全部发行股份,增加业绩承诺方并延长锁定期。这一系列举措都意在安抚股民,不过要恢复院线第一股的昔日荣光,道路仍然漫长。

逆势复盘:低走能否高开?

2018年,对于试图将万达影视注入万达电影,实现全产业链整合的万达影视集团来说,不能算是十分顺利的一年。

首先是万达影视未能完成KPI后的高层大地震:3月,万达影视总经理蒋德富,万达影视副总经理贾燕江,五洲发行总经理阙文雄一同离职。8月,重组进入关键阶段,万达影视新任总经理袁鑫入职不到2周后离职,传奇东方影业CEO姜伟临危受命。半年换帅三任,被外界舆论普遍认为暴露出了唯数据论、忽视人才、考核严苛等等问题。在监管层对万达影视注入上市公司万达电影的问询函中,也明确要求了“说明本次重组后保证管理团队和核心人员稳定性的具体措施”。

其次是今年大盘总体冰冷的影响。收获34亿票房的《唐人街探案2》为万达影视第一季度的财报带来了4.07亿净利润,但下半年以水花偏小的中小成本喜剧居多,截至11月14日,万达影视主出品电影11部,总票房为55.05亿。

此外院线业务总体增长放缓,已近天花板。万达电影2015-2017年净利润的年度增幅为48%、15%、11%,2018财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为109亿,同比增长7.06%,净利润12.68亿,同比增幅仅为0.31%,处于“滞涨”状态,为公司上市以来的最低值,而营业成本却上涨了6亿,同比上涨6.7%。这或许与万达院线在三四线城市进一步下沉的策略不无关系,万达电影的影院、银幕扩张速度总体高于全国平均增速,今年以48家领跑院线投建位居第一,而这些新建影院短期内难以实现盈利。规模效益已近临界点,影院即将过剩,在爆米花经济之外如何提高单块银幕产出成为院线们接下来提高盈利的关键。

同样地,今年文娱市场大环境不容乐观。继崔永元事件持续发酵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牌以来,后续震荡不断:唐德、慈文、华谊等多家影视公司股价持续暴跌,广电总局几日前正式出台限酬令,院线股也同样持续下跌。一位业内人士称电影行业为“靠天吃饭”,电影消费受整体内容质量,经济环境,消费信心等因素影响更大。

万达电影选择在行业低谷复牌入场,或与政策利好有关。证监会于10月12日发布《关于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同时募集配套资金的相关问题与解答》,被视为重组松绑的信号。10月31日,证监会再次发布声明,鼓励上市公司回购重组,增加市场流通性,上证指数随之上扬。作为影视股龙头的万达电影复牌对整个资本市场的流通性带来积极刺激,重组方案一旦顺利过审,也将增加新一轮并购重组潮的信心。

对于万达电影而言,机会存在于危机之中。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在采访中表示,大家看到了中国影视行业正在经历一次危机,行业利润下降,资本降温,这恰恰是资源集中,龙头公司的发展机会。“赚快钱的热钱无利可图撤退,剩下的就是踏实做事的公司了。经过这一波调整,中国的电影市场会朝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漫漫重组路:从外延式发展到内生式增长,全产业链大生态还有多远?

万达电影的重组之路可以追溯到2016年5月。当时的万达电影还叫万达院线,提出以372.04亿元收购万达影视100%股权,配套募集资金不超过80亿元,但该计划在2016年8月终止。次年5月,万达院线更名为“万达电影”,表现出全产业链布局的决心,为重启重组埋下伏笔:打通行业上下游,打造电影大生态帝国,而非仅仅在院线终端发力。当年7月,万达电影再次启动收购,并于2017年7月4日停牌。

今年2月,阿里与文投控股共计出资77.94亿元收购万达集团持有的万达电影12.77%股份,成为万达电影第二、三大股东。万达官方给出的解释是:“转让万达电影股份主要是为万达电影引进具有战略价值的股东,并非单纯回笼资金。”阿里在文娱领域的资源,以及文投控股的国企背景,都为万达电影在出品发行上下游进一步整合资源带来了互补效应。

在去年的“股债双杀”风波后,万达开始进行战略转型和瘦身,出售大量文旅酒店重资产,决意以娱乐业务为核心,从院线进而辐射到电影、电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以及网络游戏的发行和运营。从2018年万达影视公布的片单中,占比不低的电视剧动漫项目中能够看到这种转型趋势。近日热播的《正阳门下小女人》出品方中同样出现了万达影视的身影。

此前万达的买买买之路可以归结为“外延式发展”。无论是对美国AMC院线的收购,还是此前高价收购传奇影业,或是保持院线高速扩张,都体现了传统规模经济思路,而市场饱和趋势通过上座率不断下降表现出来。近两年来,万达电影的票房份额有所下跌,从2015年的15.5%下降到2018年截至11月的13.4%,不断受到大地院线等其他院线的威胁,迫切需要从其他方面增强市场竞争力。

而重组可以视为“内生式增长”。当纯票房业务增长越加乏力,毛利率持续下跌,通过对上游加大控制,不断提高电影内容质量,并丰富电视剧、业态组合,将大幅度提高营收。11月最新公布的重组方案中,万达电影剔除传奇影业这块连年亏损的烫手山芋,新增新媒诚品,通过电视剧业务的布局分散了风险。而打通全产业链后,拥有发行、院线终端的强大优势,也对上游内容是一大利好。

万达电影的转折代表着国内院线共同的拐点到来。当万达电影彻底完成重组,并进而实现全产业链大生态蓝图,提高爆款持续产出能力,或许是股民对其真正恢复信心,股价重回巅峰之时。

EN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