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证券姜超:“去杠杆”四部曲 中国经济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18-11-1515:57

作者:张一诺

渐临岁末,2019年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是大家关心的话题。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刚刚荣获了“2018年度最有价值金牛分析师”第一名,跳出普遍较为悲观的情绪,他认为,中国经济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目前中国的宏观经济离不开“去杠杆”,姜超说,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可能有点儿“难受”,但从长期来看,对于中国经济乃至资本市场都不应该持悲观态度,应该感到乐观。

2018年大众普遍特别关心两个话题,一是去杠杆,二是减税。

过去十年,中国的宏观经济离不开债务和杠杆的问题。从2008年到现在的十年当中,中国经济经历了三轮加杠杆的行为:首先是2009年和2010年企业部门加杠杆,让企业部门的债务达到非常高的水平,出现制造业产能过剩的问题;其次是2012年和2013年政府部门的加杠杆,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出现大幅度上升,导致大家看到今年基建投资出现很强的制约;三是2016年和2017年居民部门加杠杆,居民部门新增债务增速和居民部门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都达到临界水平。这三个加总以后的结果是,到2017年底,中国三个非金融部门的杠杆加在一块占到GDP的250%。

于是,大家强调去杠杆,应该怎么“去杠杆”?

桥水基金的达里奥先生讲到四个方法:一是货币紧缩,二是债务违约,三是货币再创造,四是财富再分配。前两个跟货币政策有关,后两个和财政政策有关。

姜超说,过去十年,中国货币平均增速是15%,远超经济的名义增速,实际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出现货币紧缩或者去杠杆这件事情,直到2017年和2018年货币增速开始出现明显下降,2018年货币增速目前为止降到8%的水平,银行业资产规模降到7%的水平,低于经济的名义增速。这个时候开始,我们真正做去杠杆这件事情,这是去杠杆的第一步,做了减法。

去杠杆的第二步,大家开始看到大量的违约出现,总结前十个月的数据,有80多只债券出现违约,P2P爆雷屡屡出现,债券部门违约总金额达到800亿的水平,跟过去四年加起来的金额一样高,所以第二步的结果是债务违约已经启动。

在这两个事情做完之后,资本市场感觉非常难受,中国实体经济也感觉非常难受,因为这两件事情都是在做减法,做减法的过程一定是痛苦的。过去经济一旦不行就刺激房地产,搞货币超发,做加法,大家不会感觉那么难受,但债务是要偿还的。

“目前去杠杆的第三步和第四步已经启动,货币收缩完了以后,影子银行受到打压,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个信用创造的途径,不然我们的经济会出现快速下行的风险,货币不能单纯紧缩,还要做再创造的过程,这也就是我们今年看到央行做了四次定向降准,实际上目的都是为了做货币再创造。”姜超说,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前两件事情跟货币政策有关的,我们都已经做了减法,大家感觉特别难受,要看到“灯光”就要做加法,加法就是财富再分配。

“去杠杆”的最后一步财富再分配,最核心的就是要把财富多分给低收入人群,这部分人群的消费能力和投资能力是最强的,边际消费率最高。

今年三季度开始,增值税的增速出现明显下降,特别是前两天公布的经济数据和财政数据,到10月份,税收增速和财政收入增速都出现了负增长,增值税增速在9月份出现负增长,10月份跌幅扩大,这说明上半年开始的一系列企业部门的增值税率在下调。

居民部门的减税也出现了效果,首先是上半年的起征点3500元上调到5000元,按照财政部门的判断,这导致纳税人群从1.87亿降到6400万人。

姜超说:“可以说,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从长期来看,大家对于中国经济乃至资本市场都不应该持悲观态度,应该感到乐观。”

中国现在正处在转换的档口,过去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三块:人口红利、技术引进、外贸。当刘易斯拐点出现之后,人口红利的优势不再,中国要转向人口质量的红利、人力资本的优势;其次是技术引进,涉及到知识产权的问题,中国要从引进转向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第三,中国经济已经不能再单纯依靠外需了,外需对中国经济需求拉动的比重已经在下降,以往的发展更多是要依靠内需。这是目前中国经济要做的增长动力的转换。

转换过程中,减税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减税的核心就是把政府的利益让度给非政府部门、私人部门,包括企业、居民。

姜超认为大家应该更多一些耐心。他说:“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去杠杆已经走了前三步或者前两步半,最后一步刚开始做。过去的三步做的是减法,大家感觉非常难受,等到第四步做下来是加法的时候,我们会看到经济、市场和自身的感受都会慢慢乐观起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