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作为曲艺之乡,为什么有些新生代相声团体却一直不被人知道?

慕容晓丹

发布时间:18-11-1505:17

天津的相声团体很多,小剧场有几十家,鱼龙混杂,什么样的都有,但是真正能干出点名堂,得到观众认可的也就那么十来个吧,而且仅限于本地观众,真正能做到全国知名的几乎没有。究其原因,主要是天津这个地方吧,相声从业者太多,所以各种矛盾太多,相互掣肘,再加上生性保守,不喜开拓,所以很难有大发展。

和北京的相声不同,北京地处天子脚下,所以相声更多的是为权贵服务,在风格上比较大气;而天津相声则主要为底层百姓服务,所以以塑造小人物为主。郭德纲早期的相声如《我要幸福》《我这一辈子》等等我字系列作品,都是天津相声的代表。

正因为底层百姓服务,所以天津人的嘴都很厉害,吵架那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动手的也很少,马志明先生的代表作《纠纷》就非常形象的反应了天津人的这个特点。正因为此,所以天津的相声必须取悦老百姓,下三路的东西比较多,《拴娃娃》《白事会》《托妻献子》《反七口》等等都是此种类型的代表作。这样的作品在郭德纲火起来之前,都是受到打压的,导致整个天津相声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存在感都很弱。

在郭德纲火起来之后,按理说天津相声界可以借着这股东风也火一把,但是天性保守的他们非常排斥互联网,不仅极少主动在网络上推广自己,对于在剧场的录音录像行为也严令禁止。虽然这两年有所缓和,但是大环境依然如此,据很多同行讲,在天津相声界,一个包袱用五年的现象比比皆是,固步自封,不求上进,只想混口饭吃的思想根深蒂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