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树堃:我的琴半生| 曹氏提琴

琴界弦乐曹氏提琴

发布时间: 18-11-1411:07广州琴界弦乐器有限公司官方帐号

曹树堃:我的琴半生

在“我们的理想,我们的家”第10届中国星河湾大会即将启幕之际,让我们共同描绘心中关于家、理想、生活的美好模样,让理想不止于“小家”,众人携手在星河湾成就“大家”。

本次,我们一起聆听国际著名制琴大师、广州星河湾业主曹树堃讲述他的理想家生活。

02:16

从1977年接触小提琴至今,曹树堃已经做了四十余年琴。他今年六十二岁,竟有超过一半的日子与小提琴一起度过。他生于民间音乐世家,爷爷拉二胡,父亲是萨克斯手,而他则拉了多年二胡。一次偶然的机会,对音乐天生敏感的他报名参加了小提琴制作学习班,从此与制琴结下了半生的缘份

“不是我选择了小提琴,而是小提琴选择了我。”

如今,曹氏提琴蜚声国际,在国际比赛中的成绩多次超过古董琴。曹树堃的理想生活早已实现。与小提琴相伴多年,他为自己走过的人生做了一个标注:我的琴半生

打破传统的人

小提琴最早的记载出现在Jambe de Fer于1556年出版的《音乐摘要》。16世纪,随着文艺复兴的发展,意大利小提琴制作技术日渐成熟,顶级古提琴相继问世,“斯特拉迪瓦里”以及“瓜内利”两大后世鉴赏的标杆也相继诞生。

时隔多年,古提琴的技艺现今早已失传,但不少西方制琴师对古提琴的执念依旧。他们甚至会运用最先进的科技手段,从声音、材料、工艺、油漆配料等各方面,对意大利古提琴进行全方位的分析,并运用到小提琴制作中。但无论如何模仿,在小提琴的比赛上,古提琴总是独领风骚。业界认为,对意大利古提琴的模仿和复制是绝对不可能的。

打破这个说法的,正是曹树堃。

1986年,曹树堃第一次以制琴师的身份,参加美国提琴协会主办的“第七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当各参赛者的作品放在台上展览时,一名美国琴商指着中国参赛者的小提琴大声说道:“中国人做的小提琴不好。”这句话让年轻的他奋起反驳:“有些是非常好的。”

在这场拥有“提琴界奥斯卡”之称的比赛中,四位来自中国的青年制琴师共获五个奖项,曹树堃更是荣获音色奖第一名,裁判们称赞他的琴“音色优美、圆润,表现力丰富,是难得的佳品。”

这,是他来到美国学习制琴的第二个年头。

时光练就的技艺

1999年,英国小提琴家奈杰尔·肯尼迪在与旧金山交响乐团同台演奏《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时,手中价值百万美金的古琴“瓜内利”突然断弦,代替旧金山交响乐团首席演出的沃尔克将自己手中的曹氏仿古提琴施华”递了过去,肯尼迪顺利拉完了第一乐章。事后,他致谢曹树堃,并称他的琴“已经可以与‘斯特拉迪瓦里’、‘瓜内利’等古琴相媲美了”。

“断弦事件”令曹树堃在美国名声大振,知名小提琴演奏家帕尔曼克莱曼、奥利维拉、殷兆基、盛中国、黄滨等都对“曹氏仿古提琴”赞赏有加。

“被演奏家所认可带来的满足感,是得奖远不能比的。”曹树堃说。让世界一流的演奏家收藏并欣赏他的琴,是他的一个心愿,他也一直在为此而努力。

要成为制作小提琴的“大匠”,需要具备很多条件。工艺是最基础的,方法理论也很重要,还得懂音乐……但在这么多条件中,经验的积累是最必不可少的。

“我从事了四十多年的小提琴制作,拆小提琴就拆了几千把。”曹树堃笑言,哪怕自己一年做十把琴,四十多年下来,也做了不下四百多把小提琴了。但谈到自己所做过最满意的琴,他觉得还是近十年来的作品。

曹树堃看来,古提琴之所以受到大多数人的尊敬和喜爱,是因为琴的声音会发展,“那些古老的名琴也是经过了很多年的发展才达到了今天这个水平,因为琴是木制的振动体,木头越风干,出来的声音越通透,很难复制。”

“酒越老越醇,制琴也一样。”

为此,曹树堃做新琴时会尽量选用很老的木头,用和老琴相仿甚至更好的手工及技艺,制作出可媲美古提琴的效果,但时间的力量是无法人为添加的。

“想要小提琴达到最好的状态,还是要靠细心的弹奏和保养,这个过程甚至长达一百到几百年。”

十年以前所做的那些小提琴,如果再回到他手里,他同样会依循这样的思路,用新的方法去理解它、整理它、改造它,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目前,有六、七把重新改造的小提琴正在宁峰、盛中国、吕思清等国内外著名小提琴家手里,发挥着它们应有的价值。在专业方面,曹树堃已经得偿所愿。

星河湾更有家的感觉

1990年,曹树堃回国,在广州番禺创办了自己的品牌“曹氏提琴”。彼时,他已在美国成家立业,并在硅谷开设了一家琴行,但他依然选择回国创业,为了心中割舍不下的那份家国情怀。

“我在番禺生活了三十多年,这里的环境、消费等所有的东西我都非常熟悉。”提到番禺,曹树堃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里是我的一个家。”选择广州星河湾置业,也是因为这里更有家的感觉,“我是看着星河湾一点一点盖起来的。”

除了情感上的偏好,星河湾还从另一面吸引着曹树堃。“这里的环境、建筑都是典范。”曹树堃认为,如同制琴一样,星河湾的建筑把人文和艺术融入其中,是用匠心造就的产品。

“我们为什么能把一个产品做得这么好,并且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同?匠心很重要。”

匠人以“技”养“身”,更以“心”养“技”,曹树堃选择在星河湾居住,便是匠人与匠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目前,曹树堃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每年只有两三个月在中国,但他依然认为家是最重要的,“有子女、有事业、有家庭的生活才圆满。”

回顾自己的琴半生,他觉得很幸运,“享受着两种文化,两个地方(这里和美国)都是家。”至于后半生,琴依然是主角,但他也希望能在理想生活中加入更多元素,比如拾起过往的爱好,继续写作、出书,“完成年轻时候的文学梦”。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