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动启航!国内轨道最长、坡度最陡的长寿缆车归来了

上游新闻

2018-10-22 12:53重庆晨报上游新闻官方帐号
关注

它纵贯在长寿城内西岩观旁,两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故障,使它不得不停下脚步。此后很长时间,人们担心,这个出生于1964年的它,是否因此离人们远去?

2018年10月1日,长寿因它全城沸腾,看望它的家乡人应接不暇。这天,它归来了,齿轮再次转动启航,并且,换上粉红的新衣。

当我们提起它的名字,你不一定熟悉,但你一定会受它感染,并为山城有它而感到惊喜。它的名字叫“长寿缆车”。

长寿缆车老照片

一份请示 一份报告

有关长寿缆车的技术改造,自两年前启动以来,一直牵动长寿人的心。人们把它视作“长寿记忆民生工程”。

实际上,这次技改之前,长寿缆车虽交通功能在减弱,但因人们生活所需,并未停运。

2016年初,长寿区交委向长寿区政府递交了一份请示,文中内容令人不忍,其中说明:“2016年1月26日下午,重庆永恒缆车有限公司发现缆车在运行中出现驱动轮异响,在自查无果情况下,向我委要求其立即停运。1月27日,四川一力安通索道工程有限公司受邀到现场检查,认为驱动轮于1989年安装使用,使用时间已长达27年,长期受力较大导致轮体出现多处裂纹,同时端面跳动超过3.5毫米,随时存在解体安全隐患,必须立即停止使用。1月28日,重庆质监部门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相关专家,也对缆车进行实地勘察,同意先前检查结论。”

由此,长寿缆车停下疲惫的步伐,进入修养期。

恢复运行的长寿缆车

长寿人左盼右盼,两年后,一份激动人心的技改报告,呈现在人们眼前:“2018年2月13日,长寿缆车技改整体完工;5月6日、7日,国家索检中心派员至长寿,对驱动机进行型式实验和安全验收;5月26日,国家索检中心向国家市场监督总局上报《特种设备生产许可证》申请,8月20日,通过申请并获得该证;8月16日,长寿缆车土建基础安全检测结果为合格;8月30日,国家索检中心再次进行综合检测,结果为合格,长寿缆车恢复试运行……”

正在运行的新长寿缆车

就这样,今年国庆前,长寿区政府、区交委向大众给出明确答案——长寿区政府投入450万元,对其关键设备全部进行技术改造、更新更换,长寿缆车今年国庆正式恢复运行。

长282米 高110米

长寿缆车老照片看得出当时缆车周边环境

地面缆车,是重庆这座山水城市独特的交通工具,长寿缆车与正待复苏的望龙门缆车,及已从人们眼中消失的两路口缆车、临江门缆车、储奇门缆车一样,由着相同的特点:依山而建、靠缆绳上下、穿行于江边、交汇于山腰。

但不同的是,经国家索检中心专家鉴定,长寿缆车属目前国内轨道最长、坡度最陡、运行最久的地面客运缆车,是重庆缆车的杰出之作。

上周,我们乘上了长寿缆车1号车,对于错过缆车体验的年轻人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弥补遗憾的旅程。尤其两辆缆车在山间相汇并擦肩而过时,恍如一部时光机,令时光倒流。

曾经缆车运行图片

根据当地地方志、交通志记载,这处缆车始建于1964年2月26日,同年10月15日正式通车营运。它采用“鱼腹式”轨道建设方式,由中国有名的桥梁专家茅以升设计,长282米,垂直高度达110米,可谓山城奇观之一。

另据记载,长寿城长期建于长江岸边的铜鼓山下(今长寿河街),但长寿城无城郭,易攻难守,曾三次毁于战火。基于此,至清朝嘉庆7年(1802年),该城从河街迁移到铜鼓山上的铜鼓坎处。于是,凤山之上,成为县城,长江之滨,成为河街,是商业码头。

所以,长寿缆车由于自然条件的特殊性,成为长寿城内与河街之间的主要交通工具。时至今日,也充当着不可小觑的交通作用。

起建:群众自发投工投劳

李师傅通过老照片讲述长寿缆车的历史

“起建之初,那些参与缆车建设的元老级人物,大部分已过世。”李献忠是维护长寿缆车运行安全的老技工,已退休,72岁。他曾参与襄渝铁路建设,上世纪70年代初,转岗来到长寿缆车站。

有关这处缆车起建的过往,他从过世的老技工口中,做过一些记录。

他说,由于上世纪60年代左右,长寿河街商业氛围浓厚、居住人口较密集,加之不通汽车,长寿城上、下交通长期局限,人们爬坡上坎出行困难。为此,当年的长寿交通部门,组织本地技术骨干、地质勘探专家等人员,特意前往主城两路口、望龙门等索道现场研究学习,并成立了长寿缆车筹建指挥部。

李师傅当年在检修缆车时的工作照(左上一)“考虑到建设资金有限,当年的长寿交通人想出一个办法,去广而告知修建长寿缆车这件事,发动人人参与建设。令人振奋的是,反响强烈,不仅当地学校、单位、企业等各方积极响应,长寿各方群众自发参与,可以说是全城全面投工投劳。大家一致认为,有义务、有责任去参与这件事。”李献忠说,长寿缆车建设工程开工后,其建设关键性技术,由专家和专业技工把关,而基础设施建设,由群众分担。

当年将轨道路基换成混凝土时的施工照片

共同劳动期间,没谁提要求,没谁叫苦,打地铺、吃饭、洗衣服等日常生活,大家有商有量,不分你我。李献忠说,就是这股团结的力量,使得长寿缆车的建成不再是梦想。建成后,当年的长寿第二搬装社抽调了十几个人,迅速把缆车站管理工作布置下来。

可想而知,这处缆车所带来的莫大便利,幸福了一方人。但随之而来的,便是不计其数的安全维护和修护,一切需要人的力量来改变。

最早的缆车都是用的木质枕木

李献忠记得,长寿缆车自运营以来,大型路基改造工程不低于3次。尤其是最初,采用传统枕木作轨枕,这种老木材虽专为缆车轨道走行及设备承载作铺垫,弹性好、绝缘性能也不错,但长此因缆车运行频繁、运力大、摩擦系数大,木材自然出现不理想的消耗状态。李献忠说,在钢筋混凝土路基替代之前,每一根轨枕的更换和修复,都需付出巨大的人力来实现。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想象的难。

辉煌时期持续20年

曾经的长寿缆车上入口

我们从长寿区交委了解到一组数据。长寿未通高速公路前,长寿缆车年运量高峰曾达980万人次、日高峰曾超过3万人次,至今运送客人已超过20亿人次。

其最辉煌时期,为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除了方便本地人,还接应了不少在河街一带活动的船运人员,以及依靠船运做农肥、粮食、榨菜、化工和金属产品为生的商人。其中包含梁平、垫江、泸州、邻水为主的商客。那些年,长寿缆车为本地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曾经排队乘坐缆车的居民

李献忠说,刚到缆车站那会儿,工作人员三班倒,缆车站人山人海形毫不夸张。上世纪70年代,每辆缆车的承载量最少80人左右,最多达到百人以上,最快每3分钟发一班。

“这为有限的检票、售票、操作、维护等人员,带来极大的安全管理压力。”李献忠说,为了安全起见,哪怕站上人员想上厕所,也要找好顶岗的人才能去。

曾经的缆车工作系统

通常,夏季清晨5时30分开班,冬季清晨6时开班,收班时间统一为晚上11时。据说很多时候,虽然缆车站收了班,仍有部分群众赶不上缆车。

黄蓉是长寿缆车站现任党支部书记,1989年高中毕业进站工作,最早就是缆车站的检票员。她说,当年她才18岁,工作精力充沛,即便如此,检票也检得手软。

曾经的长寿缆车车箱

站票从起初上行3分钱、下行2分钱,到上行5分钱、下行3分钱,再到上行1角钱、下行5分钱,直至上行3角钱,下行2角钱……黄蓉说,检票就像“采茶”,乘客人挨人,争先恐后把手举得老高,场面壮观惨了。

黄蓉参加工作那时,站上就要求员工说普通话,她说的川普,经常把乘客逗笑。后来,很多岗位她都积极担任,跟她一样的女同事,把整个青春奉献在了这里。

听退休老职工描述,上世纪70年代时期,站上就为员工供应开水,聘请炊事员专门做饭,算是福利很不错的单位。员工冬天可以领到烤火费,夏天有清凉饮料,据说缆车站旁还养过大肥猪。

现上千居民靠它出行

市民在缆车上拍照

“2006年12月,长寿全面开通公交客运方式,各条高速路接着提供出行便利,船运功能随之弱化。人们的生活集中地,也逐渐从长寿河街搬至长寿城内。”长寿区交委运输科科长李文峰说,他也是河街人,他和家人后来也搬到了城内。长寿缆车的功能,在2007年间,有了明显减弱趋势。

走访期间,我们眼前的长寿缆车,将长江两岸的秀美风光,定慧寺的流风余韵,三道拐的古风遗貌,尽收眼底。它不但重新归位,甚至可以描述为重返年轻。

新开通的缆车有先进的控制系统

它的操作系统稳定性更高,监控系统更智能化,车窗更换为大车窗,车站墙面和角落处,专门装点了齿轮、发动机、管道等工业元素,既流露出工业气息又不失时尚感观。在车行道沿线,有意增设了雕塑、彩绘、景墙等多种怀旧氛围。有趣的是,两辆缆车的车身换上了粉红色新衣,曾经白色加墨绿色、白色加蓝色的横条外衣造型,至此留在影像中。

眼下,单面一趟缆车运行时长为3分钟左右。恢复运行后,每车限运乘客50人,每天运行时间为早晨7时至晚上10时30分。

市民乘坐新缆车

李文峰告诉我们,目前,长寿缆车主要服务于河街多个社区3000人左右出行,它的存在依然重要。也是当地交旅融合的一种新尝试。目前,当地政府采取以购买公共服务予以补贴的方式,支持群众免费乘缆车出行。据统计,今年国庆期间,长寿缆车单日运力最高峰,达到17000余人次。

它的成功改造和修复,意味着什么?是否意味着,那些已从人们视线中消失的出行工具,将在不久后,被人们唤醒,并逐一、再次融入我们的生活?

全新的长寿缆车:

缆车运行中

缆车运行中

缆车运行中

缆车运行中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首席记者 李琅 文 记者 钱波 视频/图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