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靠边站”?汇丰:未来的十年属于新兴市场

百度新闻

18-10-2022:13

随着美联储不断表态坚定推行加息路径,美元走强的趋势仍在延续。对于今年不断贬值的新兴市场货币而言,黎明前的漫漫黑夜似乎还没有到尽头。

汇丰银行在近期发布的报告中,展望了2030年的世界经济版图,提出新兴市场国家在未来十年中将会成为世界经济的主要推动力,而全球经济体都将面对消费升级和政策转换带来的风险和机遇。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传统发达国家的GDP已经进入长期低速增长的阶段,而新兴市场虽然波动性更大,但仍然保持了高速的增长势头。

(部分经济体GDP增长情况,来源:世界银行

未来仍属于新兴市场国家

虽然在目前来看,世界经济还要看美国的脸色,其主导的”三座贸易大山“使得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又度过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年份。但汇丰认为,从长期来看新兴市场国家仍存在着巨大的潜力。

根据汇丰银行《世界展望:2030》,未来几十年内世界经济仍能保持接近3%的增长,而70%的增长将来自于新兴市场国家。美国将会退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印度将会超越德国和日本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到2030世界经济增长仍能维持在3%,来源:汇丰)

汇丰预测,到2030年:

1、全球GDP将会比2017年提高40%,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增长率都会有所减少,但新兴市场国家占比将会提升;

2、在过去10年,新兴市场国家贡献了全球经济增长的50%,而到2030年这个比率将会达到70%;

3、到2030年,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孟加拉和越南将会占据发展速度最快六席中的五个;

4、新兴市场国家人均GDP与发达国家仍会有不小的差距,到2030年大约不到15%(目前约为10%);

5、非洲在未来十年,每年将会增加2.5%的适龄工作人口,而欧洲同期每年将会减少0.5%,非洲大陆的劳动力增长将会冠绝全球;

6、富有的西欧小国将会遭遇挑战,汇丰预计到2030年奥地利和丹麦会掉出世界前三十,而挪威则会掉出前四十;

7、科技发展一定程度上能抵消劳动力减少的影响。在类似于韩国、德国、新加坡和日本这样劳动人口减少的国家,机器人的使用量将会是全球最高的。

8、在拉美国家,像墨西哥和秘鲁这样拥有良好地理环境和相对强健人力资本的国家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9、随着各国经济的发展,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贸易会增多,同时多边贸易协定的数量也会增长。同时这些国家也渴望获得更大的影响力。

汇丰认为,随着这些国家的发展,经济增长的动力会越来越来自于国内市场,而他们对于发达国家市场的影响力也会增加。同时在未来十几年里,新兴市场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危机,甚至是难以预测的政治事件。但这些国家仍将会在满足国际市场需求的同时逐渐提升自己的重要性。

中产阶级崛起

汇丰指出,如果按照Homi Kharas在布鲁金斯学会提出的定义,中产阶级人均日收入购买力平价水平应该相当于2011年的11至110美元。根据这个定义,中产阶级的规模将会在未来十年里持续增加。

(中产阶级将成为“大多数“,来源:汇丰)

当然,汇丰指出中产阶级本身只是一个概念,根据定义的不同数量也会出现较大的差别。但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收入层次获得提高的人群在满足了生存需求之后,将会在娱乐消费(在统计中被列为“其他“)上投入更多。对于交通运输业的利好也不容忽视,因为有更多的人会拥有私家车和私人飞机。

(收入层级与消费比例关系,来源:汇丰)

汇丰预测,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食品价格将会在整体通胀水平中占据重要的地位。随着新兴市场国家消费越来越多的服务,这些国家中的“赢家“将会从商品提供者转型为服务提供商。

逃不掉的政策风险

对于2030年的预测,汇丰表示其中潜在的假设是这些国家能够不断改善经济上的瑕疵,避免战争以及维持参与全球贸易,但这些只是潜在政治风险的一部分。

汇丰指出,在预测经济增长最快的六个国家中,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和孟加拉也是最容易遭到环境问题困扰的国家。

(经济增长与环境问题息息相关,来源:汇丰)

对于新兴市场而言,随着经济的发展,转型也成为了摆在眼前的问题。这意味着像德国、日本和韩国等这样的机器人出口国将会受益,同样受益的还有那些能提供旅游、教育和金融服务的国家。

对于发达国家而言,本国经济增长的放缓将会是最大的挑战。尤其是那些高负债的西欧国家将会面对更多与老龄化相关的支出。对此很多国家的应对方式是提高退休年龄。英国会在2020年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6岁,六年以后提升到67岁;西班牙政府在2011年批准的改革将会在2027年将退休年龄从65岁提升到67岁。当然,提高退休年龄是一个非常缓慢的事情,对于财政的影响也会非常缓慢。

(增加65+人群就业能缓解欧洲国家的劳动力缺口,来源:汇丰)

在过去,移民被认为是解决劳动人口不足的最好方法。但近几年的情况显示,大量接纳移民可能会造成政治局势紧张。目前有很多国家已经将移民门槛限定为特定的技能人群。但汇丰预测未来试图移民的人数仍会持续提升,主要原因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均GDP仍会有较大的差距(前文预测到2030年,新兴市场国家的人均GDP为发达国家的14%)。

汇丰表示,对于许多发达国家来说,目前的重点是消除收入不平衡,以缓解这个问题在政治和经济上的重大影响。但考虑到许多政府在次贷危机以后的累积了庞大的负债规模,这将会成为各国在政治上的一道选择题。

来源:WEEX

转自综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