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了一趟东北的公交车之后见人就说瞅你咋地

kds宽带山

发布时间:18-10-1308:07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你说你瞅我干哈 他说我瞅你咋地

自从宽带山的办公室不允许唱歌之后,号称“长宁张学友”的小李就准备辞职。他甚至放出豪言“除非允许我在办公室里开一场个人演唱会,否则公司将会失去一个综合型人才”。领导考虑再三觉得小李的要求并不过分,于是批准了小李的辞职申请。

小李原本并不是这么爱唱歌。自从上次去了一趟东北回来之后整个人开始变的呜呜喳喳,我问他是不是拥抱了热情的铁岭还埋葬了记忆的哈尔滨。他神秘莫测地冲我笑了笑“我去了一个叫大屁股沟的地方,那里有蹲屁股岭和擦屁股岭”

小李说这里并没有治好他的痔疮

我想起小李前段时间刚刚到东北的时候,一下车就发了个朋友圈,定位是:小猪崽子沟

有个东北的朋友跟我说过比东北话更好笑的,是东北的起名艺术。东北人不是在起名,是在进行艺术创作。而他本人来自一个叫做老母猪岭的地方。

东北人取名的随意,像极了前女友对我的态度

真正的行为艺术,就是“起自己的名,让别人寻思去吧”。

在东北,只要起名的速度够快,整个东北的山头,都能承包。

随手搜一下,会看到:张家山、周家山、方家山……就算山头被占了也不要紧,还可以叫老陈家后山、老肖家后山

以你之姓,冠它之名,随意就完事了

当附近的山头都被村里的村霸家族命名之后,没被命名的山头反而更容易被人记住。就问你“吓一跳山”这个名字有没有让你吓一跳。

老外:Where am I? ——“Mother fuck Mountain”

一些更诡异的地名,仿佛就是为灵异悬疑小说提供素材而取的。能活着从这些地方走出来的人都是真正的汉子。

这些名字听着比铜锣湾霸气

小李说能从那些地方出来算不算汉子他不知道,但是能在东北当面黑东北人还能活下来,那才算真汉子。

中国人向来喜欢地域黑,从早些的黑上海人到前段时间黑河南人。但是现在,已经很少有说上海人小气排外,说河南人爱偷井盖的主题帖。但是一直黑东北仿佛成了全国人民的共识。

所以说地域黑的范围只会越来越大,受害对象从原来的一个市到一个省,黑东北直接一下黑三个省。

这垃圾的大数据时代

21世纪初,孙红雷形象的“东北人都是黑社会”开始灌输在全国人民脑中,好勇斗狠成了这一时期的东北人的代名词。

“来东北信不信我砍你”。

“在东北,能动手就别吵吵”

“你愁啥?瞅你咋地!”吃蟹真的是上海人的灵魂寄托

小李说他有一次在公交车上发生了几个东北大哥群殴一个外地人的事情。被打那男的操外地口音,上车时人比较多被挤到,嘴里一直在嘟囔,还辱骂东北人。

一套军体拳打的小伙子头皮发麻

小李说他敬佩这小伙子,敢爱敢恨,一往无前,为了地域黑舍生忘死。在全中国“社会人”最多的地方还敢这么嚣张的,除了尼古拉斯赵四只有这小伙子了。

“东北人都是黑社会”的印象与很多东北人的打扮有很大关系。尽管东北没有那么多黑社会,但东北却有“社会人”文化——假装自己是混社会的,并以此为荣。

在东北,经常能看见打扮像混社会的人物,其规范形象为牛高马大,或许瘦成鱼刺。发型通常为炮子头(半寸、圆寸、盖儿头、秃头),颈部有饰物多为金链子(分外粗大的那种)、佛珠、玉坠等,臂膀上带着纹身。然而只要一泡到水里十二公斤重的大金链子会浮在水面上。

这画面就像一双筷子夹起一块土豆

仔细一打听,很多人并不是真正的混混,就是喜欢装“社会人”。

小李从东北回来后,表示东北其实并没有人们口中说的那么乡土和落后也没那么多黑社会。一群人犯过的过错不应该有整个地域的人来背这个黑锅。

因为每一片土地上,都生养着不同的人,个人不能代表全部。

但是东北人的热情还是影响到了小李,所以他现在喜欢一边吃着大蒜一边唱歌。——“可把我给能坏了”小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