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电影神作打败了国庆档所有电影?

壹娱观察

百家号10-0911:52

2018年国庆档过去了,影片质量不佳缺乏爆款,这是观众对国庆档电影整体印象,总票房19.03亿元,相较于去年整体票房更是下滑了28.3%。即便是内地综合票房较去年提前了47天突破500亿元,但这个惨败的国庆档还是让影视行业倍感焦虑。

观众审美素养在提升,选择的内容越发挑剔,对影片的内容口碑诉求也更加明显,《无双》就是例子。博纳影业于冬之前曾信誓旦旦的表明《无双》将是国庆档的赢家,在今天看来也并非哗众取宠。“发哥”回归正常戏路,“港味”十足的《无双》开启逆袭之旅。第三天凭借高口碑排片率升至第一,坐稳了国庆档的头把交椅。

而《李茶的姑妈》之后,开心麻花无法开心起来。往年“国庆档”霸主的开心麻花,这次砸了自己的招牌。首映日,口碑如过山车般疯狂扑街,截止目前5.24亿票房,12.6%排片率,完全不必拿出来和之前两部喜剧电影做任何比较。

而《影》则是稳中有升。张艺谋虽然近年饱受争议,风格却依旧凛冽始终走在国产电影创新前沿。“黑白相间,水墨交融”的视觉体验为影迷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整体票房4.64亿,虽不及《李茶的姑妈》,但排片率升至第二,市场对张艺谋的期望并没有减退。

“小人物”已经成为电影语言表达中的核心,无论是《影》中那不会在史书中留下任何笔墨的小角色,还是《李茶的姑妈》里希望攀附有钱姑妈的“穷小子”李茶。电影里每一个“小人物”都不甘愿被命运束缚,这也是能唤起普通观众心里共鸣的情感契合点。

今天所讲的意大利魔幻现实主义电影《幸福的拉扎罗》,同样是国庆档期的“小人物”,这部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最佳剧本奖的作品,从9月底在网络上正式有了下载资源,到十一期间微博上口口相传,至今在豆瓣已经有8263个人看过了,评分8.6分似乎难以展现其神作本质。

扁平化的时代,大家都在用脚投票,有人出游、有人死宅,国庆档票房滑坡的背后,需要思考的是,没有去电影院的人去了哪里?他们在看什么?高口碑的《幸福的拉扎罗》或是就是这个国庆档的注脚之一:电影无界,好电影是公认的,他们没有走进电影院,但他们同样享受着好电影的润泽

《幸福的拉扎罗》即将到来

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主人公往往都是普通人,每个普通人往往都是英雄。

曾经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深刻的影响了中国电影导演们,无论是第三代导演谢晋,还是第六代导演贾樟柯、王小帅等人。谢晋曾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打着手电在电影院里看《罗马11时》,后来写下数万字的学习札记,《啊!摇篮》的成功探索,也是成功借鉴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而贾樟柯这代电影人则更是,贴给《小武》的自然光、长镜头的真实感、非职业演员等标签,也都可以追溯到《偷自行车的人》。

但近年来的意大利电影在中国市场上没有获得好成绩,2016年的意大利悬疑电影《完美陌生人》破天荒的收获了5350万票房,这样的数字也能创下了意大利主创电影在内地最高票房纪录。这背后是,高口碑的《爱在记忆消逝前》仅收获了655万票房。意大利电影在每年中国内地上映的仅在3-4部,票房也仅徘徊在百万单位。

魔幻现实的《幸福的拉扎罗》是否引进正式内地还未知,但马上开始的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节上,这部意大利电影将在内地首映,10月份在北京举行的欧盟影展上,《幸福的拉扎罗》主创团队也将现身中国电影资料馆。

从政治故事到宗教隐喻

2017年,马丁·斯科塞斯与巴西制片人罗德里戈·特谢拉成立了新兴电影基金会,用来修复经典影片、扶持独立电影人。而斯科塞斯用这个名义担任制片人头衔的是一部叫做《幸福的拉扎罗》的电影。当他看完这部影片后,难掩激动之情,毅然决然联系上导演希望成为影片的执行制片人,即使这部电影早已拍摄完成。

导演阿莉切·罗尔瓦赫尔与马丁·斯科塞斯

凭借第三部电影《幸福的拉扎罗》,意大利80后女导演阿莉切·罗尔瓦赫尔拿下了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最佳剧本奖,此前她的第二部电影《奇迹》也拿下了当时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西方媒体甚至已经把这位年轻女导演列入“大师”行列。

在这部影片中,你很难想象,已经废除了奴隶制几百年后20世纪末的意大利居然还存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村民们还无偿的为侯爵夫人种植烟草,忍受着剥削,并且将之视为理所应当。

《幸福的拉扎罗》影片的第一个灵感来自于罗尔瓦赫尔在高中时看到的一篇文章中的小片段,那是发生在意大利历史上的一件小事,关于那些处于特权地位的人利用地位而来剥削他人。影片中的侯爵夫人实际上在意大利是一个非常常见的人物,电影最早出发点是要拍一个政治故事,但后来善良的“拉扎罗”来了。

“考虑到故事(特权剥削)的普遍性,我们决定稍稍转变一下。就想到一个天真无邪的角色,他很纯粹,纯粹的善良。但他不是我们通常在电影中看到的圆弧人物,他永不会改变,即使身处一个正在改变的世界里。这就是他成为永恒的方式。”阿莉切·罗尔瓦赫尔说,“而且”她还强调,“拉扎罗”的到来使电影呈现出了一种魔幻和宗教色彩”。

这部影片里充满了宗教的隐喻,拉扎罗名字是根据《圣经·约翰福音》中记载的人物拉撒路命名。在《圣经》中他病危时没等到耶稣的救治就死了,但耶稣一口断定他将复活,四天后拉撒路果然从山洞里走出来,证明了耶稣的神迹。

而坦克·雷迪是意大利诗人夸多·塔索叙述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长篇史诗《被解放的耶路撒冷》中的人物。这种宗教、幻想元素的痕迹在阿莉切·罗尔瓦赫尔的电影里随处可见,不仅是她的电影特点,也是意大利国家的特点。

“我来自一个非常具有魔力的地方。在意大利,小说和现实之间的界限很模糊。我们是一个小事实都可能变成传奇的国家,反之亦然。这就是为什么当我给我的角色命名时,我经常引用文学或艺术的参考。他们的名字就是我的幸运符”。阿莉切说。然而,阿莉切·罗尔瓦赫尔却不是来自宗教家庭,没有受过洗礼,甚至从未踏进过教堂。但意大利是一个天主教文化浓厚的国家,阿莉切依然会保有一定的宗教敏感性。

令人沉醉的一剂迷幻蒙药

在这里就像很多西方国家一样,意大利面临着很多移民问题,罗尔瓦赫尔每天都会读到很多耸人听闻的关于外来移民的新闻。

“对于移民人们存在着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不只源于外来的移民,同时也有来自意大利国内的居民在城市间的移动,在我的戏里,有警察去问村庄内部的居民为什么不试着穿过河,他们说,他们充满了恐惧,他们不敢过河,这和报纸里报道的故事非常相近。”罗尔瓦赫尔说。

当村民们被警察接引走出村庄,去往新的生活,人们全都忘记了带上拉扎罗,而可怜的拉扎罗其实在之前已经失足掉下极高的悬崖。没有人在乎他的去留或是死活,因为在他们面前受到了“主的恩赐”引领他们迈向新生活。

拉扎罗从悬崖上摔下的镜头被视为影片最壮观的一幕,影片的“魔幻”元素就此展开。然而拉扎罗也就像他的同名同姓圣拉撒路一样,似乎已经死了却又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甚至为了寻找好友雷迪他穿越了时空。

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已经变老了,那些被排挤到边缘的佃农们不得不被迫欺诈他人而谋生。现代社会不受剥削的美好生活破灭了,在山村的时候,虽然饱受剥削,但是他们不会为生计忧愁。

善良的拉扎罗不在乎时间已经流逝,他只试图找到好友雷迪,并让他再次过上富足的生活,因为此时银行已经摧毁了坦克·雷迪整个家族财富。拉扎罗独自来到银行,希望银行把财富还给雷迪,他懵懂的看向四周,所有人惊慌的看着他。在得知他口袋里只有雷迪曾经“赐予”他的武器时,所有人开始用最粗暴的方式攻击他。

之前淳朴的村落相比在这样的现代地狱里,导演向我们抛出了彻骨的问题,拉扎罗的善行值多少钱?导演罗赫瓦切调制出了一种意大利阶级斗争、民间故事、圣经寓言、流行文化和丰富的电影史脉络的迷幻蒙药,使人沉醉。

《幸福的拉扎罗》的内容获得了公认,豆瓣人气影评人seamouse称赞:“穿越的友谊在糟糕现实前不堪一击,贵族的瞒骗代代遗传,圣音却逃出教堂加冕于拉扎罗头顶。一出舒缓魔幻的传奇故事,渐入一个注定的悲剧”,他把这部电影排在了年度最佳位置。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