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现代学:新巴比伦帝国的阳谋,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柔雅观历史

百家号18-09-2816:00

与人是环境的产物一样,国家和民族的发展也是由其周围的环境决定的。就在英姿勃勃的约西亚王振兴犹太教的同时,在犹大王国的东南方正悄悄地崛起一个新的帝国——新巴比伦帝国。本是游牧民族的迦勒底人,在其首领那波帕拉萨的带领下,建立了一支强悍的铁骑军,公元前630年趁亚述帝国内乱之际,取得了现今伊拉克巴格达地区—古称巴比伦尼亚—的控制权,于公元前626年自立为巴比伦王,将现今巴格达以南约50公里的巴比伦建为首都,为了与古巴比伦国相区别,史称新巴比伦帝国。

当尼布甲尼撒成为新巴比伦帝国的国王时,新巴比伦帝国更是如日中天,成为中东地区甚至全世界最繁荣的城邦王国之一。为了显示自己的文治武功,尼布甲尼撒下令修建了历史上著名的三大工程:重建首都、重修巴别塔和新建“空中花园”。这位国王将巴比伦城重新规划,利用幼发拉底河畔,用一座大桥将新城和主城连为一体;同时为这座每边长22公里的方城,修筑了8.5米高并可容4匹马拉战车奔驰的巨型城墙,全城安装了100扇铜铸大门,使首都巴比伦成为壮观无比的堡垒式城市,被诗人荷马誉为“百门之城”。

“空中花园”更是享誉世界,被后世称为世界第七大奇迹:为了自己钟爱的来自伊朗高原的王后赛米拉斯不再受思乡之苦,尼布甲尼撒国王下令召集了几万名能工巧匠,从遥远的伊朗高原运来石头和泥土,在巴比伦城中修建了每边长125米、高25米的大假山。这个假山共高7层,每一层都铺上了隔水的柏油柳垫、两层砖石和一层铸铅,再在其上铺培肥沃的泥土并特别设计安装了螺旋泵原理的提灌设备用于浇灌,层层种植了采自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这些五彩缤纷的花木层峦叠嶂,远远看去宛如开放在天空一样,因此被称为“空中花园”。

他还重建了巴比伦通天塔,在这座高达90多米的当时世界第一高度的巍峨建筑上,与他美丽的王后观赏空中花园与全城的景观。在尼布甲尼撒统治下,国家富强,商业繁荣,新巴比伦帝国威名远扬,被人们美誉为“天堂的门户”。然而,拥有天堂美景的尼布甲尼撒国王并不满足,他那鹰一样的眼睛已看透了位于现今叙利亚的亚述帝国的空虚和衰弱。他开始积蓄力量,谋划着侵吞这个昔日的强敌和它的众多属国。与此同时,西方的埃及帝国进入到第二十六王朝的中兴时期,尼哥二世法老继续执行其父普萨美提克一世全力发展贸易的国策,不仅领导了第一次环绕非洲的航行,还打通了尼罗河一红海运河,只是因为担心可能发生水位变化又将其放弃了。

但他的这两大历史功绩却极大地促进了埃及经济的发展,坚固着古法老敏锐地观察到东南方向的新巴比伦帝国的野心,对于正在迅速没老埃及的强国国基落的亚述帝国及其属国的未来归属,他也开始筹划起来。。尼哥二世而不幸的犹大王国正好夹在埃及帝国和亚述帝国之间。这个上帝给犹太人的“应许之地”,其实并不是流淌奶油和蜂蜜的宝地,而是布满丘陵的狭长的小国,在战略地位上,既是埃及到亚述的通道,又成为新巴比伦帝国与埃及帝国争霸的中间战场。这种战略上的不幸地位给犹大王国的外交路线增添了额外的烦恼。

特别是约西亚王被埃及尼哥法老杀死后,犹大王朝就分成了亲巴比伦派和亲埃及派的两大政治阵营,每一方都能找到历史与现实的依据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但在正义性下却又都显露了弱势的苍白;联某抗某的争论永无休止,也没有任何第三方高明方案的提出。就在这种对亡国灭族抱着深切担忧的弱族精神的反复折磨之中,大部分犹太人似乎都已明白,他们注定要成为两个大国争霸的牺牲品,一股浓烈的悲剧气息开始笼罩在耶路撒冷上空。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