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江湖儿女》:她是大嫂,她也是她自己

名图故事说

发布时间:18-09-2713:33

电影才看了一遍,只能说整体的感受,如果有机会二刷之后想再完善下细节写一篇影评。

首先说看完第一遍,我自己考虑的几个细节

1. 二勇哥是郭斌杀的。二勇哥作为一个成功转型的房地产商人,让郭斌心中有所羡慕,当二勇拿出一叠外汇券拍在郭斌面前时,郭斌不能忍受了,时代变迁,郭斌从一个大哥变成了一个收钱办事的小弟......要知道在江湖上,义远远重于钱,看过王朔小说应该知道,当年北京胡同的流氓们,钱都是小事,规矩和义气才是底线原则。

所以郭斌发现想继续当大哥,得赚钱,赚钱比打架好使。所以后来二勇哥死后,兄弟们吵吵着要调查,郭斌认定是小混混们干的,不愿深究。

2. 巧巧到最后对郭斌也是有情的。这点,我是从背景音乐推断的。郭斌走后,背景音乐出现了“邦、邦、邦”一声一声的巨大噪音。这个音乐强到观影人觉得难受的程度,然而出影院,我跟朋友说,他居然没听见......这个噪音我觉得是一种象征,就是巧巧的精神崩塌。

剧中还出现过一次,大约是在巧巧入狱时,我已经记不清了,这个音乐标记了坚强的巧巧遇到的人生绝境,绝望,无助,信心崩塌。她本以为斌斌能咽下这口气,好好地跟她一起生活。可是没有,他咽不下这口气,他只能是强者,不能示弱。他甚至丢下了一沓钱,巧巧气的直拍桌子,心高气傲的斌斌不愿亏欠谁,即使这个人是巧巧。

我想说的:

关于柔软和坚强

巧巧是一个可柔可刚的人,这样的人我叫坚韧。斌斌当大哥时,她是顺从的大嫂,斌斌潇洒的抽烟,她插空也抽上一口,大概从巧巧眼神迷离的吐出第一个烟圈开始,我就喜欢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又懂事,可是骨子里有想法,她是大嫂,她也是她自己。

后来无数的细节,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太有范了。跟斌斌跳舞,枪掉地上了,她当时生气了,可是她没有发作,皱着的眉头停滞了几秒钟,然后又开开心心的跳舞了。

她父亲喝了大半瓶汾酒,在广播站起劲,她腾地一下拔了电源插头,下一秒,没有骂自己的老父亲,而是温柔地摸着老父亲的肩膀,说,爸,回家吧。我猜也许她见识了太多的苦难,每个人都很难,要温柔地对待他们。

当然,导演设置的巧巧的人生巅峰时刻大概是在皇冠车外开那两枪的时候,或者是在公安局里再一次重复“是我的”的时候。然而我觉得这个特别大的史诗般的场景其实有一点点俗套,因为可以猜得到,甚至连台词都可以猜得到。

让我感动的情节其实不是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态度。而是小事。因为面对大是大非,人可能被激发出一种崇高感。就像是一般人的男朋友在车外快被打死了,女朋友也会挺身而出吧。

感动我的情节,一是她一定要见到斌斌。可以想象一个刚出狱的女人从小三的嘴里知道自己男人和面前的女人苟且在一起。一般女人大概是嚎啕大哭,死缠烂打,闹得所有人不得安生。她很痛苦,但是她强忍着痛苦,跟面前的女人说,我要听斌斌说,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女人有多强大,她在第三者面前一点都不输。她信任自己的男人,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男人可能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可是她还是想亲眼见到自己的男人。见到斌斌后,她放低姿态,一再挽留。她说他去哪她都可以跟着。我年轻的时候其实特别瞧不起这种被甩了还死乞白赖不肯放手的女人。

我甚至给自己定了规矩,如果男人变心出轨,那必须头也不回地潇洒走开。到现在才觉得那时候真是年轻,只知道要强,不知道低头。现在才明白,要强容易,低头难。斌斌后来说了自己的心里话,他咽不下一口气。因为他一直都是大哥,一个大哥怎么做普通人?

他因为要面子不去接巧巧出狱,因为要发达所以跟家燕搞在一起。巧巧说,“从此我俩没有关系了” “你说不出来的话,我替你说”,可是她自己也是多么可怜,她只能去听一个陌生人唱的情歌寻找安慰。是呀,她的斌哥变了,不是那个侠肝义胆的斌哥了,她又能怎么办呢,人生很多事,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你没法他的气,只能哭一场再默默地往前走。

第二个情节,就是巧巧和徐峥的那场戏。徐峥在火车快到的时候跟她说了实话,她淡淡地说,“没关系的”。她心里还藏着之前的痛苦,但是她又敞开胸怀,付出真心了。

一个吃过苦的女人,和没吃过苦的女人是不一样的。见识过苦难的人,见到一点点希望,就会努力地去拥抱,对于别人的欺骗和背叛也充满怜悯,在满目疮痍的生活中,努力向前一点点。可是这样一个真诚坚韧的女人,遇到的都是保守,怯懦,退缩的男人。

其实也是,真正生活中,像巧巧这样充满人格魅力的人也不多吧。绝大多数都是斌哥和徐峥吧。所以巧巧并没有埋怨,她悄悄地收拾东西下了车,她走了两步,猛一回头,眼中充满期待,可是生活又打了她一巴掌。她在那个夜晚,独自走在星星照耀的戈壁滩上,也许她望一望辽阔的星空,苍茫的大地,就重新有了希望呢。

我认同的别人的说法:

关于时代背景:

“《江湖儿女》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赵涛的表演能力终于爆发,也不仅仅在于6种不同的影像介质拼插出的历史乐高,更在于它所留下的阐释空间无比巨大。

比方说,通过对斌哥帮派与巧巧父亲两条线的并置,影片所提供的“共同体衰亡史”叙述得到了富有深意的拉伸,因为片中的大同帮派,其实和我年少时在一座内地重工业小城混的帮派一样,是计划经济解体时期大型厂矿工人社群的某种变形派生体,帮派情义架构的支撑物除了关二爷和港片,还有产业工人的集体精神遗产。

这种以工人社群为依托的特殊类型帮派在1980-2000年间的中国是一种现象级的存在,它和电影史上经典的以流民、族裔为依托的帮派完全不同,它需要在计划经济时代工业社群记忆彻底蒸发之前,由一个科长级别的影像书写者把它变成意义宇宙中的鲜活囚徒。”

其实我挺好奇,巧巧这种小地方生长的人究竟是如何得到这种情深义重,知进退,懂分寸的价值观的。我生活中其实没有遇到这么完美的人格,我觉得这是一种浪漫的理想主义人格,她有时候那么真实接地气,有时候觉得是悬在上空的人,够不着。也许正是因为这种浪漫,让人觉得有一点点失真,有一点点缺憾。

返回顶部